首页 娱乐正文

奥斯卡欠他很多座奖杯︱原创

huazhu 娱乐 2020-07-08 17:33:20 52 0

如果把电影的配乐当作一场高考,那么埃尼奥·莫里康内(Ennio Morricone)一定就是那个让阅卷老师印象深刻的宠儿:


“哇!这篇作文写得真不错!是谁写的?”“不知道啊,名字密封着呢。”


没错,从《海上钢琴师》、《天堂电影院》、《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再到“镖客三部曲”、“往事三部曲”,这些电影中的不少配乐可能早已静悄悄地躺在你的歌单里——


可是,提到莫里康内这个名字,你可能会感到些许陌生。


事实上,不论是悠扬不羁的西部曲调,还是舒缓柔和的意式旋律,这些在影史中留下浓墨重彩的电影配乐,都出自这位电影配乐大师之手。


在10年前的一段采访中,莫里康内被要求说出三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思考许久后,他说:


“《教会》中的《奉行在人间,如同在天上》、《美国往事》中的《黛博拉之歌》,以及托纳多雷的电影《幽国车站》、《海上钢琴师》、《巴阿里亚》三选一,或者三个都选。” 


是啊,莫里康内的电影配乐,足足横跨了半个世纪的电影史。光是一首乐曲,怎么能代表他的一生呢?





02:56


视频剪辑:新周刊APP 孔大吉


“没有任何电影配乐


可以挽救一部烂片”


2019年末,4K修复版《海上钢琴师》上映。


这可能是我们在电影院离莫里康内的音乐最近的一次。



《海上钢琴师》的导演是朱塞佩·托纳多雷(Giuseppe Tornatore),在这之前,他们已经合作过了《天堂电影院》、《天伦之旅》、《幽国车站》。/Karol Rogoz


莫里康内很喜欢《海上钢琴师》。


一生都住在船上、天赋异禀的1900,让他想到了八九岁就会作曲的莫扎特,因此小男孩第一次出场的画面,就是在深夜弹奏莫扎特的曲子。


斗琴的片段名垂青史,而《Playing love》则成了导演的最爱。



他说:“(1900)从来没有下过船,因此,我必须写出与众不同的曲子。这样的曲子,必须是出自一个才华横溢,但又不懂其他音乐的人之手。”


不过这并不是莫里康内第一次出名。


早在56年前,“镖客三部曲”就让他声名大噪。



1964年,莫里康内为导演赛尔乔·莱昂内的电影配乐。有趣的是,莫里康内看到导演的下嘴唇后,立刻认出了他是自己的小学同学。


当时默默无名的两个人,就这样拍出了《荒野大镖客》。


电影上映后,莫里康内和莱昂内去电影院观看,两人出来还吐槽:“太难看了……”



没想到,这部电影让他们一战成名,两人趁热打铁推出的“镖客三部曲”,成了意大利西部片的标杆。后来莫里康内配乐的“往事三部曲”,也奠定了莱昂内的影坛地位。


王家卫在拍《一代宗师》的时候,就致敬了“往事三部曲”中的《美国往事》。


他坚持使用了莫里康内的两首电影配乐,一首是出自意大利电影《教我如何爱上她》的《La Donna Romantica》,另一首则是《美国往事》中的《Deborah‘s Theme》。



王家卫说,《一代宗师》就是民国往事:


“《一代宗师》为什么不叫《叶问传》,或者叫《宫二传》,因为这就是一个民国的往事,它是一个武林的往事,所以我会用那个音乐。”


由王家卫监制,朱塞佩·托纳多雷执导的莫里康内纪录片——《50年一瞬间的魔幻时刻》(原名《音魂掠影》),原定于今年上映,这或许也是他留给我们的最后一个礼物。



“往事长存,心中有过。”/王家卫


如果让我评奖的话,


我两年就应该得一次奥斯卡了


“我一生都在创作,一个作曲家在创作时考虑的不是这首曲子可能得到什么奖项,而是如何把它做好。我不认为好的音乐能够拯救一部烂电影,但一部成功的电影能为音乐提供被聆听的机会。”


莫里康内的作品质量和地位无需赘言,但在冲奥的路上,他确实留下了很多遗憾。



在莫里康内的创作生涯中,他获得了大大小小近90个奖项,其中5次提名奥斯卡最佳原创配乐,包括《天堂之日》、《教会》、《铁面无私》、《豪情四海》和《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但均未获奖。


相反地,他在1995年和2007年,分别获得了威尼斯电影节和奥斯卡的终身成就奖。这当然是常人难以企及的成就,但对他来说,这只是一个带有安慰性质的奖项罢了。


最让他不甘心的,是1986年那次奥斯卡。他为电影《教会》所做的原创配乐,输给了《午夜旋律》中的爵士配乐。他认为对方胜之不武,电影中有一半的音乐都不是原创,这是对他奖项的一种“盗窃”。


当时的《电影原声》,也认可了莫里康内这部作品的地位:“这部配乐作品之于莫里康内,如同尼罗·诺塔之于《教父》,都是20世纪最重要的电影旋律。”



“如果让我评奖的话,我两年就应该得一次奥斯卡了。”


2016年,莫里康内终于凭借昆汀的电影《八恶人》配乐,获得了奥斯卡金像奖。这份迟来的奖项在他心中仍然弥足轻重,“那是很大的成就感,很高的荣耀”。


除了奥斯卡,莫里康内也还有不少遗憾。


导演库布里克的《发条橙》,原定由莫里康内配乐,却因为档期、地点不合而无奈错过;导演马力克的《细细的红线》,也因为合约时间到期而错过;他对导演贝托鲁奇的《末代皇帝》很感兴趣,但却始终没有得到邀约。


他爱看中国电影《红高粱》,也佩服《卧虎藏龙》的配乐,却始终没有机会与中国导演合作:“中国电影的叙事语言很有意思,可惜没有导演向我提出过写电影配乐的邀约啊!”


作为一名作曲家,莫里康内在年轻的时候,还为自己写过几首曲子,灵感来自当时意大利一些诗人、作家的作品。他还记得一位业余诗人有一首很美的诗,写山、写景、写河,而这些美好的事物一直住在人们心里。


“但这些曲子都没有演奏过,我想应该永远不会演奏了吧。”



作曲家埃尼奥·莫里康内



假设一百年后,你的名字出现在一本百科全书上,你希望如何被定义?他沉默了一会,微笑。然后只说了一句:作曲家。


莫里康内在他长达91年的生命里,留下了近500多首部电影音乐。这些作品都享誉国际,中国还有一个名为莫里康内爱好者(Morricone Fans)的网站,至今仍在更新他的资讯。


昆汀说:“莫里康内是我最爱的作曲家,没有之一。我收藏莫里康内的唱片,比猫王和披头士还多。”


大提琴家马友友说:“我永远忘不了莫里康内以‘能量、空间和时间’来描述音乐。这也许是我耳闻的最简洁而精确的描述了。我们会真切地想念他。”



莫里康内也是作曲家们的业界标杆。


日本作曲家坂本龙一,曾经为导演贝托鲁奇的《遮蔽的天空》配乐,当时导演对前奏不够满意,希望能够重新作曲。


坂本龙一说时间太赶,改不了。但是导演说:“莫里康内就可以做到。”


听到这一句,坂本龙一也被激励了,当下就用30分钟重新编好了曲子——这部电影后来获得了金球奖最佳配乐。


莫里康内这一生影响的,除了业界知名的导演和音乐人,更多的是像我们这样的普通观众。


我们或许不知道,他的配乐在技术上做了多少高超的处理,又融合了多少让业界人士啧啧称奇的元素。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看电影时,当属于他的音乐响起的一瞬间,那些旋律是多么的惊艳、灵动,让人深有共鸣。



他的名字可能是陌生的,但他的旋律已经深入人心。


我的朋友Bob Vi,在大学毕业后加入了轻摇滚乐队,还和朋友建立了自己的音乐工作室。对他来说,莫里康内的地位无需多言。他永远都记得在初中看电影时,听到莫里康内音乐的那一刻:


“莫里康内为《海上钢琴师》写的《playing love》,我第一次听是在初中。那时的注意力不在音乐,而在画面上。但,你无法忽视那一段音乐,它就像跳出来的精灵,带着你一起走入画面,让我不单单能以主人公的视角去听去看,而是把自己融入到那个瞬间。


去年《海上钢琴师》重映,我开始从音乐的角度去听1900的内心。莫里康内对1900的挖掘是深刻的。每一个音符的轻重,跟1900的思绪都息息相关。在那最美的一刻,仿佛漂浮着的空气都静止了。莫里康内呈上的音乐,搭配托纳托雷的写实又不失浪漫的画面,视听盛宴也不过如此。”


坐在我对面、年龄成谜的同事胡同,也是莫里康内音乐的爱好者。


他第一次看《荒野大镖客》,已经是在20多年前了。而片中经典的口哨,至今仍是他的手机铃声:


“直到昨天以前,我都不知道埃尼奥·莫里康内,甚至昨晚有朋友说他的唱片可能会涨价,我才知道这个人可能与音乐有关。


不过这丝毫不影响《黄金三镖客》的口哨声,和悠长《美国往事》的旋律,这些曲子盘踞在脑海十数年之久,甚至不用准备,就能轻松地吹出哨声。这个旋律,已经变成了我肌肉记忆的一部分。当然,还有《海上钢琴师》,那似乎是一种更高级的旋律,尽管不朗朗上口,但却丝毫不影响音乐的价值。


虽然这样的比较并不合适,但我始终认为,和汉斯·季默的渐进式的配乐相比,莫里康内更能挖掘出音乐里细腻的情感与隽永。


这或许才是音乐最为重要的特质,当然我也遗憾莫里康内的逝世,但作为一个作曲家,还有什么比自己的音乐永远地流传更为幸福的呢?”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5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