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活正文

纸吸管,想说爱你不容易

huazhu 生活 2021-10-08 09:16:06 46 0

吸管或许是最富有娱乐性的餐具之一,它让人们在进食的过程中,找到童年的回忆。

奶茶店的塑料吸管不见了,大概是因为年初开始的“限塑令”。

朋友照例买了两杯季节限定,我们取了饮料,拿了吸管往外走。在原本很简单的插吸管环节中,我们都表现出从未有过的不从容,对准一个点,反复戳上三四次,奶茶撒了一手。
而真正的考验尚未到来,纸吸管不止散发着一股档案袋气息,在喝了两口之后,一粒或许超过规格的椰果卡在了管中,终止了愉悦的摄入。我们站在街上,憋足了气,连吸带嘬,最终也没将管道疏通。此时的我大脑一片空白,不由得想起人类与吸管之间的种种往事。
《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剧照
人类已知的第一个吸管,是由5000年前的苏美尔人制造的,考古学家曾在他们的墓穴中发现了一枚嵌着珍贵蓝色青金石的金管,不止如此,那上面检测出了发酵液体的残留物,由此推断,这个吸管的主要用途是饮酒时避免喝到酒液中的酒泥和沉淀。
阿根廷人也有类似的发明,他们会把一根带有过滤金属罩的管子伸入饮品中,用以过滤马黛茶或是香草茶的残渣。这个装置被称为“Bombilla”,几经发展,随后被几乎免费的小麦秸秆取代。但是很快人们又发现了秸秆的不足,在饮用热茶时,植物吸管在浸泡后很容易软化,产生令人不快的青草味,影响茶本身的味道,于是人人兜里怀揣一根“Bombilla”。
马文·斯通(Marvin Stone)是现代吸管的发明人。他通过观察发现吸管可以将或过冷或过热的饮品微调至适饮温度,于是,他从烟卷中获得灵感,用涂有石蜡的马尼拉纸做成最初的量产吸管。
这种纸吸管既不会断裂,也没有怪味,半公分左右的直径刚好可以防止果核卡在管中,8.5公分的长度不止可以调节温度,还能让饮者轻松地将杯子放于桌上,免去了频频端杯的动作。
图 | pixabay
我们今天常见的塑料吸管是在二战后开始普及的。它造价低廉,很快便受到了餐饮从业者的注意,随着汉堡、薯条等廉价快餐流入各个国家,使用吸管也很快成为了喝碳酸饮料的“最时尚方式”。吸管解放了双手,也让生活变得快速起来,人们可以带着各类饮品出街、出游、上班、加班。
吸吮是人类的本能,在各国饮食文化中,都有可吸的食物,例如亚洲人挚爱的面条和汤包,例如欧洲人喜欢的奶冻布丁和牡蛎,即便没有吸管,人们也会撅起嘴唇,让口腔形成管状,将美味吸入。由此可见,吸管或许是最富有娱乐性的餐具之一,它让人们在进食的过程中,找到童年的回忆。


《司藤》剧照


我起初对吸管的记忆并不太美好,大概是因为它是一种感冒药的附属品。细小的管子把10毫升的药液导出,直通嗓子眼,避免了苦味与味蕾的大面积接触。最初的美好记忆是一款名叫“摩奇桃汁”的饮料。我们常常把饮料藏匿在课桌下面,上课的时候,偷偷插上管子,轻微俯身低头去吸吮那瓶并不含什么桃子的调味饮料,纤细的管子仿佛把一颗颗水蜜桃送到嘴里。偶尔有人吸到空瓶,发出声响,也会招来老师的惩罚。
第一次见到中号吸管,好像是在90年代中期的麦当劳里,它的作用是吸入冰水混合物,比如奶昔。第一口奶昔的滋味,令我极为震撼,它的质感充实,浓郁,甚至有些油腻。
那时,我们还常常玩一个游戏,卷起吸管的两端,把管中的空气压缩到中间,用力一弹,发出“啪”的一声。不过这很不环保,多年后,麦当劳的奶昔下架了,吸管也更换了材质,再也弹不出声了。


《二十不惑》剧照


90年代末,吸管又变粗了,这要归功于台湾夜市的奶茶。收入微薄,依靠街头绘画讨生活的涂宗和,以粉圆为灵感,创作出了这种新式的饮品。
那段时间,如同黑洞一般的粗吸管,把糯米珍珠、龟苓膏、蒟蒻、椰果、西米、水果粒、谷物碎全囊入杯中,带给人一种充实且快乐的感觉。糯米小球改变了红、绿茶的风味,似乎也承载了更多的年轻文化。曾经我们的熟悉的茶、糖水和零食,在粗吸管统治的奶茶中得到了一种重生和延续。


《终极一班》剧照


不过好景不长,塑料制品对于生态环境侵扰的新闻越来越多。根据联合国统计,每年被丢入海洋的塑料垃圾估计约为800万吨以上,相当于每分钟都有一辆装满塑料的垃圾车向海中倾倒。在海岸线、海洋表面以及海床上所积聚的垃圾中,塑料所占的比例达到60-90%。还有数据显示,中国一次性吸管每年会产生至少三万吨塑料垃圾,占全部塑料垃圾的十分之一。
于是,年初国家发展改革委和生态环境部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被业界誉为“史上最严限塑令”。随后,奶茶店中的塑料吸管被替换成了纸吸管、PLA(聚乳酸)吸管和PLA+PBS吸管。


图 | 视觉中国


郑王栋是纸吸管的发明人,他本是商业设计所的学生,在看到了海龟鼻子插入塑胶吸管的画面后感到极为震惊,于是发明出了取代传统塑料吸管的折叠纸吸管。这个设计也让他在2016年获得杰出工业设计奖 IDEA 铜奖。
PLA具有可再生性,也较易降解,用起来和传统塑料吸管差别不大,但PLA吸管的成本较高,由于材料的特性,保质期短,所以并没能成为一些商家的优选。而纸吸管,招来不少吐槽,除了回收后大多被焚烧和掩埋之外,大部分的抱怨集中在它的味道和实用性上,纸的材质面对水的不堪一击,似乎成了它最大的软肋。在即将到来的冬季,越来越多的热饮,将要让纸吸管面对更为严峻的考验。
比起塑料上百年的降解周期,纸制品被自然分解的时间只需要数月,尽管纸吸管遭受了太多非议,但是这一轮讨论也让不少人开始认识到了环保的重要性。有人为吸管的未来提供了以下出路,你会怎么选择呢?


有人为吸管的未来提供了以下出路,你会怎么选择呢?(单选)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