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性正文

结婚:一场家庭和地域文化大考

huazhu 女性 2021-10-08 09:18:16 43 0

总而言之,来自不同地方的人能顺利结婚,是一件相当不易的事。

如今,大多数年轻人恐怕都会认为,爱情与婚姻完全是个人化的决定和体验。我也曾持有上述观念。不久前,我和飞步入婚姻,当我回顾我们的婚恋过程后发现,它既有着自由恋爱的自主性,又深受地方传统的影响。总而言之,来自不同地方的人能顺利结婚,是一件相当不易的事。



作者 | 玉容清婉

家族长辈的“本地人执念”
“我们不同意!你找个理由和他分手!”这是我的父亲得知我交往了外地男朋友时的反应。
我的家乡在Y城,这里与河南省相接,婚嫁观念受传统农耕文化影响,较封闭保守。人们普遍认为,结婚的最佳对象是当地知根知底的熟人。如果孩子们毕业后留在外地工作,父母也会建议他们找一个Y城人结婚,给出的理由相当实用:“两口子过年能一起回来”。我在外地念大学时,耳畔就充斥着这样的教诲。



《欢乐颂》剧照



飞的家乡在D城,这里与内蒙相接,历史上属于半游牧、半农耕文化,婚俗开放包容,飞几乎没有听过结婚要找当地人的说法。
我和飞在大学里相遇并互生好感后,我一开始拒绝了他,理由是“父母要我找当地人”。飞当时表示只是接触看看,于是我抱着不结婚的目的展开了恋爱。如我所料,我的父母知道了飞的存在后找我进行了严肃的谈话,他们希望我趁着感情不深和飞分手,接受相亲。对此我很抗拒。
我的父母见我没有改变,便从家族中“搬救兵”。我的婚恋问题很快成了家族中最受关注的问题,亲戚们见到我都会问:“那个男娃是咱们Y城的吗?”当他们得到否定的答案后,表情不约而同从惊讶转为不满。如果我的父亲正好在旁边,他就会求助:“你们好好劝劝她,还是要让她从咱们本地找(对象)。”
我的姑妈是家人们推举出来的家族事务理事人,她对我的婚恋问题格外挂心。她得知了飞的非本地身份后,特意登门劝说。她吓唬我,如果我不分手,只能孤零零地嫁到外地,听凭夫家的摆布,“他们打你,我们都不知道”。在我的姑妈的眼里,女孩子未经世事,很“憨”,要听家长的话。
姑妈见我不做反应,便不辞劳苦派出她的女儿、我的表姐开导我。表姐结婚多年,也是嫁了Y城当地人,她向我举了好几个实例,都是女同学远嫁后不幸的。她说她的同学a嫁到外地,婚前对夫家了解有限,婚后才发觉嫁了一个“妈宝男”,她在家中孤立无援,“眼泪都哭干了”。再比如说,她另一个远嫁的朋友b,因为不能忍受公婆对她冷言冷语,选择在生育后全力赚钱,虽然赚了很多钱,但日子过得很劳累。



《三十而已》剧照



我的小姨则作为我母亲家族的理事人出面给我讲道理,她试图从情感角度劝我回心转意。她说女孩子嫁到外地,回娘家的次数很少,“你和你的娘家就越走越远了,你难道想和你的爸妈分开吗?可能一年甚至几年才能见一次。”
“本地人好,本地人好!”我的多位亲戚都这样劝我。但是本地人为什么好,他们给不出答案。如果我坚持询问,他们都会回答说:“肯定的!肯定是本地人好!”在他们心目中,这是一个类似1+1=2的问题。
家人们的苦心在一定程度上触动过我。好在我平时都在学校,远离家人,几年过后,我和飞在相处过程中已经积累起了足够的信任和感情。
但毕业后,我和飞一起到北京工作,我一直不愿步入婚姻,特别是对远嫁持有负面印象。飞的工作很忙,也一时没有在结婚问题上分心。
我俩是被家人们催婚的。在Y城的传统观点来看,一个孩子找到工作后,就应该在一两年内结婚。此时,我的父母虽不想接受飞,但态度有所缓和,多次询问我的结婚打算。飞的父母也时刻挂心着飞的婚事。这一阶段,父母们秉持着这样的观点:你的结婚对象不一定是他(她),但你最好快速结婚。



《亲爱的,热爱的》剧照



在父母们的催促下,我和飞到了必须见家长的环节。此时,我和飞产生了较大的冲突。飞曾趁五一、中秋、春节等假期多次去我家拜访。但我的父母按照Y城当地“女方父母所应有的态度”,极少露出笑容,不留飞吃饭,飞提出离去时也不做挽留,他们想用冷淡的态度彰显对女儿的爱惜。飞根本解读不了这层含义,只产生了“热脸贴了冷屁股”的受伤感觉。
我的情况也不乐观,我因为害羞,婉拒了飞的父母的见面邀请。于是他们制造了一次“偶遇”,出现在了我和飞约会的商场里。当时飞的父母带着大墨镜,神情很像侦探,以至于飞认出他们时,诧异地打量着他们的装束。
当我把这件事讲给我的父母后,我的母亲撇了撇嘴,翻了一个白眼,我的父亲则皱着眉头不停抽烟。他们认为飞的父母很冒失,不够尊重我,进而开始质疑飞的家庭的品性。我听完,心里不由得也咯噔一下,产生了一些认同。
这个环节各自的“委屈”,我和飞一开始都选择了适度隐忍,但免不了在吵嘴时翻旧账,在指责对方父母,维护自己父母的激烈争执中,我们甚至产生了分手的念头。虽然最后我们还是选择和好,但这个阶段,我们依然没有理解这些行为背后的家庭文化背景,只是为了感情做出妥协。
当时,我的亲人们从经验层面,已经预判我和飞可能继续发生冲突。后来我发现,到提亲、订婚等仪式上,双方的冲突之频繁,超出了每个人的预判。

没有媒人的提亲


“没有媒人,咱们好多话只能厚着脸皮说……”一说起媒人,我的家人们都面色凝重,因为我和飞之间并没有媒人。
在Y城,媒人不仅可以为适婚男女牵线,还负责在双方家庭之间沟通嫁娶规则,如仪式的繁简、彩礼的多少、婚房的标准、生育抚养孩子等重大事宜,是双方达成共识的重要角色。
在Y城,一个媒人需要思路清晰、口齿伶俐、办事妥帖,才能让婚事办得双方都满意。一个“不行”的媒人,甚至可能成为不幸婚姻的导火索。我知道的一门婚事中,有两户人家要说亲,但女方父母不舍得独生女儿出嫁,一直不肯答应男方提亲。
男方请的媒人为了尽快促成婚事,在女方家脱口说出“婚后小两口生两个孩子,其中一个孩子跟着女方姓”,显然是讨好女方,女方家庭以为这就是约定了,结果事实却并不如此。后来因为二胎的姓氏问题,两家僵持不下,到了大打出手的地步。



《东京白日梦女》剧照



在Y城,媒人一般是由男方家庭付钱去请的,但飞的家庭对此没有一点概念,所以他们没有请媒人。我的父母认为这是“拖延”,并怀疑我未婚先孕,失去了婚事主导权。我的姑妈尤其着急,多次问我媒人及提亲的时间。我回复她说:“飞可能不知道,我这就让他请媒人提亲”,我的姑妈却又大惊失色,拦住我说:“哪有女子催男方迎娶的道理?哪有自己给自己做媒的道理?”她还告诉我,“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三媒六聘才是“正规人家”的嫁娶规则。
在家人的灌输下,我默认了自己需要严格遵守Y城的婚俗和道德标准,也就没有与飞沟通。结果,我们在家故作沉稳等了两个月,飞家还是毫无动静。我的父母由此认为,飞并不想娶我,为了安抚我,他们甚至提出要给我找一个远胜过飞的男朋友。在这种氛围里,我也认为飞在拖延,越来越不满。
我当时完全不知道,我家在进行这番丰富的心理活动时,飞的家人也焦灼地等待我释放提亲信息。经过“偶遇”引发的风波后,飞的父母变得谨慎至近乎木讷,因为害怕再次冒犯Y城的习俗,搅扰了儿子的婚事。



 《逃避虽可耻但有用》剧照



直到我和飞有一次吵嘴,我质问他,为什么不积极找媒人,为什么不在乎结婚,是不是想把情侣关系拖黄了……他才猛然了解到Y城的提亲规则,并快速告知父母,准备行动。而那时,我还有些后悔,因为感觉是自己主动发起了提亲程序,有些惴惴地问他:“这属于我催你娶我吗?你会认为我不矜贵吗?”他听完后哈哈大笑:“Y城竟然讲究这一出!”他表示自己在与我恋爱结婚的问题上从未退缩。
而我把提亲的消息告诉给父母后,我家的气氛多云转晴。我的姑妈快速释放出谅解的态度,表示可以为飞这个外地人打破常规,临时充当飞的媒人。在我姑妈的主导下,我们两家把提亲、订婚两个环节综合为一个,只举办了一场小型宴会,避免飞和他的父母多次往返Y城。我姑妈想用这种方式表达出我家的厚道与诚意。

难以启齿的彩礼


结果,在举办订婚宴之前,我们家在彩礼问题上再次陷入难以启齿的境况。一般来说,两家人需要沟通好彩礼、新房、领证时间、婚礼、三金等重要事项。
“如果他们家骗婚,咱们家现在就悔婚!”我的姑姑看到彩礼时,斩钉截铁地说。
彩礼是订婚时最关键的一个要素,Y城地区的彩礼形式一般是现金,分两次付,一次是订婚当天,一次是结婚当天。彩礼的金额有几个通行标准,可根据男女双方家族的社会地位、财力等因素调整。也就是说,彩礼数额是需要商量的。



《我的前半生》剧照



彩礼谈判全由媒人承担。这里有个背景是, Y城很多人认为,两个家族有了姻亲关系,就是“一家”了,一家人之间是不能算经济账的,所以彩礼一般由媒人这个外人往来说项。我姑妈虽然临时充当了飞的媒人,但她首先是我的近亲,我订婚后也就成了飞的“家人”,所以她不能也不愿出面谈判彩礼问题。当飞的父母向她询问彩礼数额时,我的姑妈按照Y城女方的标准答案说:“这应该问媒人”。
姑妈的回答让飞为难,他找不出第二个相识的Y城家庭,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询问我和我的父母。当他第N次问我的母亲时,得到的仍是一个标准回复:“咱们两家就要结亲了,彩礼都是次要的,咱们之间不说这个。”飞的母亲对此很着急,抢过电话追问:“我准备了xx万,够不够呀?”这碰到了我母亲的红线,她回复说:“哎呀,多少都行!”挂掉电话后,她面带怒色地说:“飞妈怎么能这样问?!我们是嫁女儿,不是卖女儿。她一点也不懂。”
飞也逐渐烦躁,向我抱怨说:“你们Y城真是麻烦,最终要收钱,为什么要遮遮掩掩的?”“收钱”这个字眼,令我感到冒犯,大为恼火,和他冷战了好几天。
好在几天后,飞打来电话,向我陈述无法得知Y城婚俗的难处,说:“我不认识Y城的媒人,彩礼只能拜托你告诉我,谈彩礼不代表你没有体面”。这是在谦和地向我请求答案了。我被说动,提示他说:“Y城市区的彩礼数额大多是八万八、十万八、十二万八,但是我的家族中的姊妹的彩礼高于这个数字,你如果有能力,最好按照我的家族中的旧例给付。”
飞对此感到不解,我进一步向他解释说,金额低于族中旧例,会损伤咱们这个小家庭(包括我和他、我的父母、他的家族)的名誉,而高于旧例,则会妨碍未出嫁的姊妹择婿。飞接受了,表示会循例提亲。不过出于对彩礼仍抱着矜持态度,我没有讲更多的话。结果这又出了麻烦。
在订婚宴上,飞的母亲主动拿出一张十万元的银行存单,作为第一笔彩礼,存单户名是飞。我的姑妈接过存单,向我递了一个眼色。当时订婚宴上一片欢声笑语,我还不明白这个眼色的含义。
但宴会一结束,我姑妈就问我:“彩礼为什么不是现金?哪怕是一张存单,户名也应该是你”。在她看来,飞拿出这样的存单,有骗婚嫌疑。她表示,不讲名誉或非常贫穷的家庭会用这样的方式骗娶女子。说到激动处,她忽然拉住我的胳膊,压低嗓音问我:“没有怀孕吧?”
她的猜测让我哭笑不得,Y城的逻辑是:女子未婚怀孕,会在三四个月的时间里显出孕肚,是一桩丑事。有些男子会借此拖延、抵赖彩礼,使得女子在没有彩礼的情况下自愿出嫁。
我没有怀孕,但对这张存单也抱有疑惑,第一想法是找飞解惑,结果我的姑妈再次阻拦了我。她说,我已和飞结亲,不要张嘴讲彩礼,她给我支了一招,就是回京后立即取出彩礼,将这笔钱存到自己名下,如果飞有半点迟疑,娘家就给我撑腰,支持我悔婚。
不过,即使到了这个地步,在他们看来,彩礼仍然是不能言说、难以启齿的事项,甚至一度成了家人的焦虑来源。原因是,订婚宴后不久,我回到北京,因工作繁忙,没有及时取存彩礼。
他们对此的解读是,飞可能在我孤身一人的情况下,用花言巧语或者威逼利诱等手段使我放弃彩礼。他们多次打来电话,要求我和娘家“说实话”。在他们的经验中,有不少女子受男子蛊惑的案例:男子为了抵赖彩礼,在订婚后私下用悔婚的说法恐吓未婚妻,一些痴情或懦弱的女子会出于挽回男子的目的而瞒着娘家人放弃彩礼。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他们向我反复讲解课女子收取彩礼的正当性,并表示必要时将立即飞来北京支援我。

成功结婚的前提


为了使家人放心,我很快取出彩礼存入自己的账户。当我把这个消息告知给家人时,他们要求我发送截图证明,并要我告知飞在取钱时的脸色。但实际上,这件事我和飞都没有太在意,我告诉他们,“飞很正常,好像没有什么特殊的举动”。
在我的家人们看来,彩礼、婚姻、男子的品性关乎着女子一生的幸福,再谨慎也不为过。而飞的心理活动显然脱离了Y城的经验,以至于他们听完我的话,在电话里愣了几秒钟。随后,他们肯定地表示:“飞好着呢,飞这个孩子挺好的呢!”第一笔彩礼的顺利解决,终于让我的家人对飞产生了足够的信任。



 《生活大爆炸》剧照



如今,在经历了恋爱、订婚等一系列环节后,我和飞在6月结为合法夫妻。我们的家人在和飞的相处过程中越来越认可飞的为人,再也不会因为一点行为差异,就引申到飞的人品。如果有不了解情况的人,他们还会主动解释:“咱这是个外地娃。”在Y城,“咱”只限定称谓亲熟的人。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