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正文

人设崩塌的年代,虚拟偶像才是“天菜”

huazhu 娱乐 2020-07-29 21:09:50 18 0

他说,陛下我叫达拉崩吧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


再说一次,达拉崩吧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


误,以上不是“米米麻利哄”的魔法,只是周深演唱的《达拉崩吧》的歌词。


《达拉崩吧》讲述了一个勇者智斗恶龙的故事。


和这首不按条理出牌的神曲一起出圈的,是背后的原唱之一洛天依,她有着中文互联网第一虚拟偶像的称号。


顾名思义,虚拟偶像就是借助数字技术呈现出来的形象,围绕他们,关于真人偶像的人设、作品、故事和社会互动,都可以产生。


出道八年的歌姬洛天依,是一个设定在十五岁的少女,性格里综合了文静与冒失,偶尔有些固执,对认准的事情不放弃。洛天依在B站拥有超过194万的粉丝,视频播放数超过2400万。


主营音乐之外,洛天依会出现在晚会节目,和真人明星互动,出现在李佳琦等人的直播间,现场带货。甚至,你用的各类商品上,也会出现她的身影。



洛天依和关晓彤一起“自拍”。


在中国,以洛天依为代表的虚拟偶像已有约三十位。作为本属于二次元世界的歌手、网红,他们正在打破次元,走到大众文化和消费市场中。


而反观当下,各类真人偶像频频“翻车”。对于品牌来说,虚拟偶像似乎正成为一片“安全”的沃土,对一次次伤心的粉丝来说,虚拟偶像似乎也离理想的生活和人设,更靠近一些。



业务能力


让音乐实力派“望而却步”


这是一首很普通的歌。


咱们来普通地动次打次吧。


这段“普通”的介绍来自《普通Disco》的投稿者ilem,洛天依背后的创作者之一。


ilem被称为P(Producer)主,他们借助日本YAMAHA公司开发的VOCALOID语音合成软件创作歌曲。通过一遍一遍地调整参数,最后机械合成的声音,会产生和谐但又是常人无法企及的效果。


被奉为B站神作的《普通Disco》,曾被李宇春和汪峰翻唱出圈。两位歌手界的实力派,都表示过翻唱的难度,各类高音和不换气的操作,洛天依“手到擒来”,但换到真人翻唱,就必须减慢速度,不断改编。


戳下方


原版《普通Disco》


VS


汪峰改编《普通Disco》



虚拟偶像界,从来不缺神曲,初音未来和她著名的《甩葱歌》应该是很多人的童年回忆。她也是世界上第一个使用全息投影技术举办演唱会的虚拟歌姬。


2019年,B站举行的BML-VR全息演唱会,首次实现了初音未来和洛天依的“同台”献唱,在接近万人的台下,粉丝们高呼“有生之年圆满了”。


何以如此疯狂?


ilem早先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就表明,官方给爱好者提供创作所需的工具和基础素材,创作的成果由爱好者自产自销,圈子里的人既是生产者,也是消费者。


这种消费,不止于音乐,更加涵盖小说、游戏、Cosplay、漫画等领域。



如今,创作者们正在走出自己的世界,与知名音乐人合作,虚拟偶像们也出现在各个场合,和真人歌手合作,推出惊艳的舞台。这种双方的互动,是市场希望看到的“共赢”。


比如,虚拟偶像能够帮助真人歌手拓宽年轻听众市场。薛之谦曾和洛天依合作《达拉崩吧》,19岁以下的听众对他的认知度会明显提升。



可想而知,在5G技术逐渐普及的当下,虚拟偶像一定程度上赋予了音乐产业以活力,圈层的打通也会让更多二次元少年,走向外面的世界。



代言卖货、社交达人


他们才是最强KOL


如果说,洗脑神曲带动了虚拟歌手的出圈,那以此为原点,从音乐到更多产业,从个人到团体,从线上到线下,虚拟偶像搅动的是一盘品牌创新的棋局。


上个月,618年中大促,初音未来进入淘宝直播。她一度打败各大流量小生,成为了人气担当,与之相关的联名产品得到热卖。



而在先前落下帷幕的选秀节目《青春有你2》中,爱奇艺打造的国内首个原创潮流虚拟偶像厂牌RiCH BOOM出现,与女孩们同台竞技。


区别于传统“养成系”的虚拟偶像,RiCH BOOM主打Z世代们所追捧的“潮”,六位成员是风格各异的时尚弄潮儿,还成为青岛啤酒、农夫山泉广告片中的主角。



当然,在更高的次元上,由仿真虚拟偶像塑造的全新生活理念正在兴起。在CG技术的帮助下,他们的外表走出“二次元”的平面感,进入到现实生活中,让人一下子无法区分。


比如日本CG公司Modeling Café在2018年夏天推出的仿真偶像imma,她在2019年成为了窦靖童和绫濑遥的“新朋友”,她们一起完成了SK-II广告片的拍摄。


这家鼓励女性打破外界限制的品牌,一向敢于尝试前卫的形式,借助虚拟偶像,传达出突破次元的“焕新”力量。


有意思的是,点开imma的社交媒体,她展现的是一个与真人“意见领袖”没有差别的生活状态,早晨健身打卡、以路边的花为背景自拍、惬意地享受brunch……


只有#我好像是CG#的tag在提示着人们,这是一个成熟的包装团队在背后,引领着一种更加理想的生活方式。



imma拍摄乐町广告。



虚拟偶像,


从人设中来,到哪里去?


不得不承认,在这个“不太平”的2020年,更加不稳定的是粉丝们的心态。


无论是轰动圈内外的肖战2.27事件,还是原地自曝的仝卓事件,真人偶像的不稳定因素,随处可见。


今天恋爱了,明天被偷拍了,原地不动还会“被热搜”,品牌在筛选代言人时,可谓需要费尽心思,做好风险评估。


与之形成对比,虚拟偶像的世界,就不存在这样的“烦恼”了。一个由粉丝共创的少女形象,是经久不衰的;一个在社交媒体上秀出光鲜的虚拟网红,是不会翻车的。


与此同时,也有人会疑问,虚拟偶像也太假了吧,哪里有“人气”呢?


这就涉及到“人设”的建立。


以虚拟偶像绊爱为例,她人工智能的设定是外表,却经常在粉丝们中间扮演“人工智障”的角色。在与粉丝的互动中,绊爱喜欢接触新鲜事物,从英语汉字到电影,都想要了解,迷之自信的行为,却经常收获“打脸”的效果。


在二次元圈内,这叫“萌点”,而在圈外,则是品牌合作时主打的“卖点”。这是粉丝经济里的核心,也是粉丝文化中最戳中人内心的调剂品。



粉丝与绊爱的互动经常是“以黑为乐”。


而回到真实的偶像世界中,前不久,出身于AKB48的日本艺人渡边麻友,宣布因为身体原因,退出演艺圈。在AKB48的庞大体系中,女孩们以“陪伴宅男一起成长的普通女孩”为人设,进行各类活动。


渡边麻友作为偶像,在业界多番被人称赞,她认为自己的工作就是让人感受到梦想和希望,但面对“你成为偶像失去什么”的提问中,她曾坦言,失去的是“作为人的感情”。


一边是虚拟偶像以屹立不倒的人设,成为真人粉丝追捧的对象;一边是真人偶像在努力经营自己人设后,放开一切,回到普通的自我。


这些现象,同时存在于当下的消费社会中,跨越国界,也跨越次元。


所以,真真假假似乎已经不能成为评判追星与消费的唯一标准,无论是在虚拟世界里找到自我认同的价值,还是在现实中抓住推着自己前行的微光,这个过程,已经能够让多方满足。


最终的结果,还是交还给未知的未来吧。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