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活正文

年轻人,你干嘛喝这么多酒|原创

huazhu 生活 2020-07-31 20:01:04 18 0

休·格兰特拿着“剧本”来到查理·汉纳姆的豪宅。他把自己当做一个侦探,而非趁人之危的老流氓,只不过仍旧摆脱不了金钱的诱惑,休把敲诈查理的金额定在了4亿美金。故事开始,休絮絮叨叨,查理一脸沉静,忽然,休被一瓶价值1500镑的威士忌的魅力吸引,整个故事,休都没有离开那瓶限量版的40年格兰花格1976。


这是盖·里奇从《两杆大烟枪》痞子到《绅士们》的演变。《秘密特工》,跌入凡尘的亨利·卡维尔小酌的是尊尼获加的黑方,这酒的确不贵,胜在品质始终如一,老餮们会把它作为口感坐标。


盖·里奇有一套自己的行事方法,他善于利用威士忌,将这套方法强加给人,比如汉斯·季默,好莱坞金奖配乐大师。“我们先是一起看样片,然后再一起豪饮威士忌,再然后,我们才讨论刚才那些地方需要怎么做。”


电影圈里,喜欢威士忌的人不在少数。马修·沃恩在《王牌特工》里暴露了他对大摩的钟爱。“1962年的大摩,洒出一点都是罪过”。


无法证明是罗马征服了希腊,还是希腊文明借助亚历山大大帝在欧亚大陆上生根,威士忌也在众多的电影里,从苏格兰展开了全球巡回之旅。



这种在阴暗的角落,和橡木桶共同抵御海风和冰冷空气的迷幻之水,在电影里毒贩、赛车手、绅士、经理人、特工这些角色的衬托下,润物无声地影响着年轻人。


威士忌似乎是流浪汉的朋友,也可以是布鲁斯或者成功者的伴侣,标签就这么被订下了,开始喝威士忌的年轻人,变得越来越多。


威士忌这种东西,和一个人的成长发育是有关的,甜是味蕾觉醒的第一个感受,小孩喜欢吃糖,没错吧。


酸是第二重的发育,就像年轻人的青春,酸酸甜甜的就这么度过了。


接着是辣和苦,一股成熟或者说中老年的味道,只不过现在人们愿意用成熟来偷换概念。


对于这一点,年轻人再聪明也不济事,威士忌里百味陈杂,没有广阔的胸襟和体悟能力,是无法享受到调酒师的良苦用心的。



但威士忌的品饮方式和味觉体系有章可循,就算是喝不出来,只要在词汇中夹杂烟熏、松木、油脂、花香、可可味甚至海盐的味,就没人会试图否定你。


年轻人强闻博记,做到这一点不难。但我仍然认为,这并不是年轻人越来越爱消费威士忌的原因。


社会给人的刺激有正负两面,在情绪里,会以激素分泌的形式出现。当激情、欲望、五音五色让人开始感到逐渐无趣的时候,更深层和更持久的快感需求就会出现。


成熟或者说中老年人也并不是迷恋那一杯酒,而是当酒精进入身体的时候,一方面能短暂麻痹神经,另外会刺激多巴胺释放,这种脑内分泌物牵引着人的情欲、感觉,它传递兴奋和开心的信息。


和那种浅层、短暂的愉悦不同,体内甚至不会对这种愉悦产生抗体,所以酒精终究是人们短暂逃离现实生活的任意门。


这实际上和中产迷恋跑步一样,跑步释放的内啡肽,也会让人感受到深层的愉悦。


喝酒和跑步,看上去就成了都市人的标签之一,只不过标签背后,是无尽的生活压力。



至于为什么是威士忌,大抵是它充满了故事,无论是酒本身,还是喝完以后。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