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活正文

二十不惑的明日之子,最大的本钱是输得起

huazhu 生活 2020-08-13 01:24:32 66 0

明日之子乐团季,迎来中期结业。


或许,对少年有大把时光的羡慕,只是被生活锤打得疲惫不堪、不敢再去试错的三十岁成年人的借口。不管三十岁、四十岁,还是五十岁,我们都可以拥有二十岁一样敢于从心、敢于推导倒重来接受捶打的勇气,“输得起”的人生本不应该被年龄限制。


《三十而已》大结局之后,为今年踏入三十岁的第一批90后,留下了庞杂而焦虑的巨大余音。


二十岁时以为时间很漫长结果而立之年眨眼就到了,仿佛学生时代还没准备好就忽然发现自己身在考场的噩梦。更可怕的是,梦醒不了。


“二十岁的时候,一切都是向前看,没什么不敢拼也没什么不敢放弃的,可到了三十岁,大家都开始着急买房子存金子生孩子,这些东西都有一个统称叫后路。”


在《三十而已》里,顾佳道出了二十岁和三十岁的不同。


三十岁的成年人,生活的安全感来自固定资产和很好的职业规划,做事要权衡利弊,还未行动就已经想好退路;


二十岁的少年则不然,热爱做梦之余,最重要的是有不断试错的资本。


也因此,看了这个夏天的《明日之子乐团季》之后,网友纷纷被热血高校的少年圈粉,就好像喜欢二十岁那个热血的自己一样。



分分钟追出中二热血番的感觉。


憨憨“强哥” 闫永强,带唢呐吹流行乐;18岁,娃娃脸,1米9大高个,“微笑鼓手”鞠翼铭,改编《创造101》主题曲点燃全场;外形可爱的张嘉元是个话痨,张嘴渣子味;顶着狗啃刘海的杨润泽被称为“奶拽”,顾名思义又奶又拽……


他们有的上台紧张到手抖、有的技术还不那么熟练,他们青涩,带着傻气,却是新鲜的,真实的,有自己的棱角。



“憨憨”闫永强,一上台吹起唢呐就像换了一个人。


王小波的《黄金时代》里,主人公王二说过:“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那时候,二十一岁的王二正在上山下乡,前途谈不上光辉灿烂。所谓黄金时代,并非年少轻狂青春正好,而是因为他还敢想。


在这个时代,三十岁的人大多还没有王二那么倒霉,但很多人已经不太敢想了。


也正因此,二十岁才被衬托得那么美好。



困惑之年,原来才是最好的时候


二十岁的烦恼或许并不比三十岁少,对生活有很多困惑,对未来充满不确定和迷茫,只想赶快成熟起来。只是当我们到了三十岁,回头看时,才发现二十岁的年轻本身就是资本。


二十岁的少年,有一腔不需要经过价值衡量的蛮勇。比起衡量利弊,更多的是随着自己的心意去做选择。


从《明日之子》第一季返场的实力学员廖俊涛,一直是老明日心里的“意难平”。2017年的夏天,廖俊涛因为在淘汰赛中主动选择挑战人气最高的学员被淘汰,又在今年夏天重新回到《明日之子》的舞台。


不后悔当初的决定,是从心;以更好的姿态回来,是追逐梦想的坚定,也因为年轻而更敢于试错。



再回到舞台,廖俊涛唱哭坐在教师团的好友周震南。


在节目中,学员们也是凭着一腔不怕试错的自信在闯关。在三人组团时,鞠翼铭坚定地选择了唢呐闫永强,出乎教师团的意料。


而最新一期节目里,“延迟赛跑乐团”获得观众支持得以继续走下去,鞠翼铭和闫永强却都选择了拆团。


尽管自信满满地说着“万物皆可行,我是鞠翼铭”的小鞠很快被打了脸,但觉得不合适便敢于推倒重来,不是每个人都玩得起的。



坦率地说分开,不是所有人都做得到。


也正如节目的“高校”设定,校园和职场最大的不同,便是校园是个容错率更高的地方。跟着自己的心意做选择,不怕错,在“困惑之年”一往无前,是少年所拥有的资本。


或许他们的音乐还稚嫩,对未来暂且也没有太过明晰的设想与规划,甚至一个一意孤行的选择,就可能会让他们的梦想之路更加坎坷,但正如“柚子”张旸说的,“即使被拍在沙滩上,也要龇牙咧嘴”。



借橡皮不用还的少年友谊,又回来了


“在社会当中个体做久了,每个人中间都会隔着一个东西,但是来到《明日之子乐团季》,我就有一种初中的时候,借别人橡皮不用还的那种感觉。”


年龄稍长一些的“胡总”胡宇桐,说出了我在嗑这届明日之子时的感觉。明日之子堡垒里的少年友谊单纯又奇妙。


杨英格和“同桌”李睿洋的一拍即合、气运联盟的队员们选择相信胡宇桐、胡宇桐则因为歌单与自己相近,在组四人团时选择了马哲……


少年时交朋友,始于“看对了眼”,深于有共同的音乐喜好和目标。



杨英格因身体原因退赛,最舍不得的是伙伴们。


在渐渐习惯了为人脉和利益交朋友的成年人眼里,少年友谊是无比美好的。


这种美好也包括伙伴之间的摩擦和笨拙的处理方式。随着年龄渐长,我们更懂得包容,也更习惯成年人之间熟练的疏离和克制,和朋友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少,反而怀念起少年时的笨拙。


不知所措的沈钲博和鞠翼铭选择逃跑暴走,让人好气又好笑。



因成绩差心态崩溃,鞠翼铭开启暴走模式。


但无论是之后坦荡说要分开的鞠翼铭、闫永强、赵珂组合,还是在磨合中,渐渐愿意打开自己的沈钲博,大家都在相互碰撞、在分分合合中做出不同的选择,找到最好的状态和更真实放松的自己,获得力量和成长。


印象很深的一件事,是沈钲博用歌曲《有可能的夜晚》来形容和廖俊涛的友谊,“让蜡烛代替所有灯,让音乐代替话语声,此时无声胜有声”。


这让我想到日剧《小森林》里,吉子和好朋友因为吵架不欢而散。第二天,吉子在雪地里散步回家,在门口碰到了抱着一锅咖喱等着的朋友。两个人会心一笑,不愉快就消解了。


少年友谊,总是在摩擦与“无声胜有声”的和解中更加坚固。


联欢会上,大家模仿身边的伙伴、穿着大号儿童动物服走秀、放开地跳舞唱歌玩闹,扔纸条表达喜欢的心情,真实且快乐,真正诠释了节目口号“有一群伙伴,比啥都浪漫”。



学员们在联欢会上放开玩闹。



二十不惑,反正还有大把时光


在最新一期节目里,部分学员们再次拆散重组。分分合合的赛制引起一票议论。反对拆散重组的网友觉得赛制不合理 ,主分的网友担心心水的学员被拖累。


而这些,说白了都是网友们自己的想法。


就像明明已经得到支持可以走下去的“延迟赛跑乐团”,面对乐团是否继续走下去的问题时,小鞠还是勇敢说出自己的选择“我想拆”;经历低谷的小智、张旸、杨润泽毅然决然共同携手面对之后的赛程。



低谷之后,水果星球更松弛融洽。


淘汰和重组,就像生活中、职场里我们每个人都会面对的离别和重启,都是人之常情。在分分合合,不断试错中,也才能找到更好的状态。


至于有人说分分合合的赛制违背了“有一群伙伴,比啥都浪漫”的口号,未免对“伙伴”的认知有些狭隘。伙伴可以是队员,也可以是对手,尽管分开,伙伴也依旧是伙伴。


明日高校也确实给学员们提供了一个更宽容友爱的环境,教师团平等的交流方式和鼓励,给了他们更多做梦的勇气。


闫永强连连挫败后,在教师团的鼓励下又重新出发;张旸在情绪不稳之后反思自己,领悟到“所谓好的乐团,是1+1+1=1。每一个1,他们都是要去削减自己的光芒,然后去把自己的某些部分交付给自己信任的人。”



“唱作教授”邓紫棋:音乐会鼓励面对离别的人,丰富你的音乐故事。


面对离别和淘汰,萨木哈尔依旧可以大笑无悔。就像学员王舜禾说的,“解散”两个字,对他来说意味着开始。


明天又是新的起点。



来自草原的萨木哈尔,临别赠语依然有草原儿女的豁达。


在联欢会上,朴树听到那句“来啊,快活啊,反正还有大把时光”的歌词,说他很感动,满眼对少年朝气的羡慕和喜欢。


但还在少年时候的学员们,只把这首歌当成跳舞的BGM,像少年时代的我们,身在最好的时候而不自知。


王小波在《黄金时代》里说到二十岁的美好,而它的后半段是:“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现在,三十岁的成年人,似乎总是一边说着想做的事情不受年龄限制,一边又躲在舒适区,想尽力避免被生活锤打的疼痛感,羡慕少年的活力无限。


但或许,对少年有大把时光的羡慕,只是被生活锤打得疲惫不堪、不敢再去试错的三十岁成年人的借口。


不管三十岁、四十岁,还是五十岁,我们都可以拥有二十岁一样敢于从心、敢于推倒重来接受捶打的勇气。


“输得起”的人生本不应该被年龄限制。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66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