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正文

耿直的宁静,从来不玩人设丨原创

huazhu 娱乐 2020-06-27 02:35:26 12 0

“当然我不会愿意去抠像,但如果资方用三个亿砸我,我说好的,随便抠。”

“我演戏已经演够够的了,我不想在生活中再去演自己。”

“哪有什么冻龄,洗了脸大家都是黄脸婆,尤其是演员。”

金句不断的宁静,微博也是她的秀场。/@宁静

“我就是一线,不信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一下啊。”

“还要介绍我是谁?那我这几十年白干了!”

如果将这些年来犀利的“静言静语”摘录下来,估计能出一本爆款畅销书——《宁静语录》。


上周,万众期待的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以下称为《姐姐》)开播,“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宁静也赫然在列。

不同的是,别的30+女星是去参选女团,而我们的“静静子”则是来挑选女团的。


27岁就拿遍了金鸡、百花影后等国内顶级表演奖项,是宁静的底气;

即便她“难搞”、直言不讳,却总能怼得一针见血,给人酣畅淋漓的爽感。

宁静的肆意人生,尤其让当代女性羡慕。


粉丝为宁静做的应援图,可谓影后“等身”了。

没有穿衣自由的中国女性,连在炎热的夏日穿个吊带衫出门都要接受道德审判;

如同杨丽萍这般国宝级的成功女性,还得遭受“女人没有儿女就是失败”的生育绑架;

2020年了,社会依旧对30+的女性充满着异样的眼光和先入为主的标签:“你必须结婚” “30岁前必须生孩子” “你必须兼顾家庭和事业”“你还是一心一意当家庭主妇吧” “30岁了身材走样很正常”……

每当这些时候,谁不希望身体里能迸发出一个“宁静”,将这些不着四六的指手画脚怼个痛快?


宁静的直爽敢言,让不少隐忍的女性羡慕不已。/视频截图

“我不出名的时候

脾气比现在大一百倍”

不少90后认识宁静,不是因为她的影视作品,而是因为她参加的真人秀《花儿与少年》。

在这个真人秀里,宁静被剪辑成了时不时飙脏话被消音,动不动喊苦喊累说不去的任性“老美女”。


同为90后的我,当时的确被静静子凶怕了。

殊不知,在90后出生的那个年代,宁静已经是叱咤中国影坛的影后常客。

宁静是美人胚子,大眼睛、深眼窝、挺鼻梁、有着傲人身材,小时候常常会被街坊邻居围观:“这小孩怎么长得这么好看。”然而,宁静并没有从小就要成为明星的梦想。

宁静小时候喜欢画画,只是因为旁人随口一句“学表演吧”,就放弃了美术学院,考入了贵州艺术专科学校表演系。但仅仅学习了两年,宁静就觉得自己不适合表演,果断退学。


宁静的绘画作品。闲时,宁静会在家作画。

后来,宁静成为了一名“广漂”,在珠江电影制片厂做动画师。

1990年,宁静考入了上海戏剧学院模特班,因为一条广告被庄红胜导演一眼相中,成了电影《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的女主角,也成了上海电影制片厂的一名职业演员。

但是,宁静一直觉得自己不适合演戏,只是因为“我觉得除了干这个,其他的干不好,索性就在这个圈子里混了。”

显然,宁静出色的表演天分是“老天爷赏饭吃”,但也离不开她对自己的苛求和努力。


知道自己不会演戏的宁静,也知道自己很会唱歌。

为了拍摄甩鞭子的戏,被抽到脸肿;拍翻车戏导致腰部骨折,不得不休养半年;因为拍戏环境恶劣,她被冻得患上肺炎,为了赶进度还拔掉吊针继续拍摄,落下得长期服用抗生素的慢性病。

“用生命在演戏”的宁静,是典型的体验派演员,不着痕迹的表演,总让人看着看着就陷入,留下许多值得细品的经典角色。

她是《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丰腴而充满朝气的米兰,一颦一笑都牵动着少男们的情愫。


她是《红河谷》里敢爱敢恨的藏族少女丹珠,展现出少数民族女子独有的野性美;

她是《黄河绝恋》里,在壮阔的黄河壶口瀑布边张开双臂的飒爽女军医;

她是《孝庄秘史》里唯一的大玉儿,从17岁演到50岁,将少女的楚楚动人、妇人的艰难隐忍、中年的进退权衡都演绎得淋漓尽致。


多年以后,大玉儿和多尔衮这对CP依旧让人意难平。

吃瓜群众可能会觉得,手握这四个爆款作品的宁静,自然有资格“暴脾气”“耍大牌”。

面对这种评价,宁静直言不讳:“我不出名的时候,脾气比现在大一百倍。”


网友说,不少演员靠着知名导演的一帧画面,就够吃一辈子。/《功夫》

宁静坦言,自己从小就有很强的对抗性,“几乎跟班上每一个人都打过架”。

拍摄《炮打双灯》时,宁静酝酿了一下午情绪,导演何平却宣布收工。“哎呦,一下我的火就上来了,我一下就什么都乱骂了。”


也只有宁静,能霸气从容地说自己是“女王命”。

姜文称她是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会爆炸,面对脾气火爆的姜文,宁静也是想怼就怼,姜文也只得向她求饶:“在别人面前,给我点面子吧。”

对宁静的了解越多,就越清楚,那些所谓的“暴脾气”,不过是宁静的真;她也不是不懂人情世故,只是不屑于“装”。


尽管暴脾气,宁静还是“心眼蛮好的”。

48岁的宁静,开始长大

宁静的前半生,活得肆意张扬,一直遵从自己的内心,做出自己的选择。

90年代的中国影坛,宁静可谓占了半壁江山,正如她接受访问时的霸气回答:“90年代,除了巩俐,所有的大电影都是我一个人在拍。”

然而,正值事业巅峰的宁静,与《黄河绝恋》的男主角保罗·克塞坠入爱河,火速结婚生子,隐居美国。可惜的是,这段轰轰烈烈的爱情只维持了不到5年。


在综艺节目《饭局的诱惑》中,宁静坦言自己一生中最后悔的谎言,是对前夫保罗说的“我爱你”。

重新复出的宁静,面对当时不景气的电影业,丝毫没有“掉价”的顾虑,毅然接拍电视剧。

如今,“不想演那些不适合的戏”的宁静,也“贪玩”地上各种综艺真人秀露脸。

《花儿与少年》让我们认识了“暴脾气”的静姐,也让她陷入舆论漩涡,第一次体会到真人秀的威力:“我曾经很红,但从没这么火过。”

面对制作组的“恶意剪辑”,宁静觉得自己玩得起:

“他(节目组)觉得我这个面最能够表现我,他一定有他的想法,我不想干涉别人。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人家节目卖什么?卖你们都是和谐吗?卖你们都像部队一样特别有集体精神吗?”


宁静说自己当时穿着高跟鞋一天要走二十多公里,因为太累,所以才会火大。

猝不及防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后,宁静也开始学着“长大”了,正如我们在《姐姐》里看到的,如今的宁静变“乖”了。

她会主动和伊能静寒暄:“你好瘦哦!”“你状态好好哦!”尽管寒暄完毕,她就想赶紧逃离。

比赛突然出现了此前没有提及过的评委打分环节,宁静坦言:“我以前真的要发火的,现在没有了,因为我签了合约。”而说着这番话的她,此刻正梳着“金发哪吒头”。


静姐这是在COS哪吒?/@Hasana小千

《姐姐》的初舞台,一直喊着很困、很累的宁静,在看到压轴出场的吴昕时,她是第一个高声欢呼的人。

在训练的时候,爱美的她不愿意换上“那么丑”的队服,但为了表演时效果更好,她上台前还是主动申请,换上了她嫌弃的队服。

看到队友被感动哭了的时候,她甚至会检讨自己:“为什么我还不哭?”


为了节目效果,宁静穿上了“难看的”队服。

不难发现,静姐的心中一直住着一个小孩。

那个小孩会偶尔撒娇噘嘴,想要却又怕输;

那个小孩太爱美了,找不到镜子的时候,随手抄起一把刀就可以当做镜子; 


爱美的宁静,时刻要确认自己在最佳状态。/视频截图

那个小孩最讨厌跟别人一样,她希望所有人都能第一眼就关注到她;

那个小孩非常贪玩,总是出现在一些跟她的“江湖地位”不太搭的场合。


尽管接受访问时,宁静对成团的兴致不高,但后来当她Get到了女团的魅力后,立刻“真香。”

性感与清纯、直爽与体贴、温柔与泼辣、善良与尖酸、包容与挑剔,各种矛盾都在这个叫宁静的女人身上共存,迸发出奇妙的化学反应。

其实,宁静对自己的总结才最到位:“你看到什么就是什么,你认为宁静是什么样的人,就是什么样的人。”

我想,这正是我们爱宁静的理由。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