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正文

我月薪5000元,每天在8000万元豪宅的视频里醒来|原创

huazhu 财经 2020-06-27 02:38:40 15 0


“我不想努力了。”

当年轻人敲下一句丧意满满的感叹时,他们未必真的在承受焦虑的折磨。直白的艳羡,不过是柠檬精大型表演现场的其中一种姿势。

陆家嘴的企业家豪宅、深圳的无敌海景房、苏州的私家园林,透过网络视角,人们从北上广深逛到美国日本,看遍那些“壕无人性”的富人居所。

在B站,1.6万条带有“豪宅”标签的原创视频汇聚成一个特别的合集,每天都有观众前来主动“受虐”。

带逛豪宅。/曲玮玮

“如果一个女人住徐汇滨江半个亿的豪宅会怎样?”“95后女生独居,带你参观上海1.2亿豪宅!”“深圳1.5亿的房子长什么样?”,诸如此类的标题能换来上百万的播放量。截至目前,“豪宅”频道的累计播放量已达1.5亿次。

月薪不足5000元却爱上了看5000万元的豪宅?天文数字并没有把年轻人劝退,社交平台里、视频网站上,更多关于带看豪宅的视频正在源源不断地被制作和观看着。


做梦素材不嫌多

观众就是冲着这样的悬殊来的。

从五百万到一个亿,房子越是贵得离谱,越能满足想象。

大面积、大视野,进口建材、智能装备,司机、管家、私家电梯,目之所及皆是奢华,普通细节也要高价。不要被留言里的“打扰了”迷惑,对于“一个水龙头就顶我一个月的生活费”这样的现实暴击,人们乐于接受。

观众愿意花费时间稍作停留,正是因为内容符合期待。直接点,大家点进来不就是要看这些的么。


是金钱的香气。/小艾大叔

播放量排在前列的豪宅视频通常有一些共同特点。比如,房子的价格一定会放进标题。千万、亿级别的数字搭配中心地段的名称,最能简单粗暴地“豪”出画面感。而夸张的设计和内部装潢则支撑起视频的主体。百年历史的橱柜、数十万美元的餐桌,视觉冲击与荷包刺激,两者缺一不可。

打开弹幕,连串的问号和“啊啊啊啊”是飙升的血压最直观的呈现。


贫穷限制想象力的同时,也限制了大家的词汇量。

那些最受欢迎的豪宅,普通人别说买不起,就连看都看不起。陆家嘴8000万元的,可以提前一周预约看,来的时候出示一下两千万元的存款证明就可以了;7000万元的,拿购房资格得先过一道面试关。面对遥不可及的黄金屋,就算真的被赠予随便逛的机会,站在别人家那土耳其月亮石的地板上,再镇定也会暴露局促。

在屏幕前围观的感觉就不一样了。

看着博主走进豪宅时那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人们感受到一种浅薄但有实感的快乐。弹幕里,有“震撼我全家”式的真诚羡慕,也有“泳池太小了”的戏精式嫌弃。不论用哪一种角度发言,都能引发共振。在打开视频的那一刻,人们实现了短暂的“云平等”。

眼前所见只是自己的做梦素材,千言万语汇成一句“有钱真好”。当接受了这样的设定之后,在线看豪宅反而成为一种另类的生活调剂。


但爱看豪宅不是独属于年轻一代的新娱乐。有钱人的住房,向来都是吸睛话题。

观察类综艺,第一个镜头总是社区鸟瞰,观众一边看明星们如何处理家庭关系,一边扫描明星的家居布置;素人的出国游VLOG,落地后少不了先来个酒店Room Tour,人们一边听博主自言自语介绍行程,一边研究她这次住的是丽思卡尔顿还是文华东方;美国时尚杂志Vogue的短视频系列“73 Questions”,借着采访的幌子去拍大明星的家,一个套路撑出一档长命栏目,拍了6年,到现在还有人看。

相较于中介带路式的专业看房,那些不着痕迹的生活画面往往更具吸引力。


2016年,记者和Taylor Swift聊写歌,在她位于比弗利山庄的家。/Vogue

财富故事越浮夸

越让人着迷

实际上,让大家记挂的并不是那些遥不可及的房子。

比起豪宅,人们更热衷于想象豪宅背后的人生。

游戏博主做游戏讲解没人看,一年半之后终于爆红,却和游戏无关。一条“家里人给我买了套1800万的房子”的视频,带来600万播放量和20万涨粉。在此之前,这位博主的视频播放量长期徘徊在5万附近。认真搞创作还不如心血来潮的炫富,对比之惨烈,让既往的努力都显得有些滑稽,颇有痴心错付的意味。

“大部分人未必喜欢游戏,但所有人都喜欢钱”,对于这样的现象,网友的反应很直接。点击率证明,没什么游戏能比看有钱人摊牌更有趣。


有钱人的烦恼。/布鲁Sir

无名博主原来是实力青年,自媒体做不好打算回家接手公司。占地400平也好,望江望海也好,引人羡慕的其实不是豪宅,而是想躺就躺、想拼就拼,说放弃梦想就放弃梦想的自由。

房子和房子之间的区别从来不是重点,人生和人生之间的才是。而“有钱人”,本身就是挑动人敏感神经的关键词。

赌王何鸿燊离世,咀嚼了几十年的家产争夺战的王国成立史再次被拿出来复盘;“金小妹”凯莉·詹娜涉嫌伪造公司市值,被福布斯移出富豪榜,但卡戴珊家族发家路径的瓜永远有市场;“星女郎”黄圣依参加综艺,婚姻故事和资产纠葛又成为抢手的娱乐圈复习资料。


是否属于白手起家,一直是凯莉·詹娜的争议焦点。/Forbes

马伊琍的房产版图、刘嘉玲被传在朋友圈叫卖的汤臣一品,财富素材不会陷入滞销,因为没有人不爱看离奇的人生故事。不论对素人暴富,还是明星家底,人们总有种无法自制的窥探欲望。

“说实在的,我想看看有钱人的房子长啥样。”Aha视频《陪你上班》栏目,李雪琴体验搬家公司工作,给网红米璐搬家。两万块的搬家费,李雪琴听了撇撇嘴,米璐觉得还可以。她和米璐聊前男友送的首饰、聊3个亿的阶段目标,谈话却一直被师傅的电话打断。李雪琴对镜头抱怨,“我师傅可认真地要搬这个家了,但观众只想看我俩在这聊八卦”。人间真实,莫过于此。


米璐表示不希望透支身体,打算赚够了就休息。/《陪你上班》

除了看有钱人怎么“豪”,人们还爱看有钱人怎么“穷”。互换人生,是财富故事万试万灵的反转玩法。

Discovery频道的真人秀《隐姓亿万富翁》(Undercover Billionaire),把富豪扔到光秃秃的工业小镇,只给他100美元和一辆卡车,让他徒手创业。借厕所洗漱、住最便宜的旅馆、刷马桶、吃泡面,富豪最后用90天完成从穷光蛋到百万公司总裁的华丽转变。


富豪吃泡面。/Undercover Billionaire

观众积极收集金句,乐此不疲划重点。互换人生的故事之所以迷人,是因为它把远在天边的变得可以接近。看着别人快节奏脱离贫困,跌倒站起升级打怪,屏幕前的普通人也瞬间有了勇气。

富豪的经验当然并非全是鸡汤,但鼓舞总是来得过于轻易,看客常常模糊了生存游戏和生存实况的界线。


金句合集成为热门短评。/豆瓣

没有买豪宅的钱

但有过豪华人生的坚持

豪宅的特点最后都能用一个“豪”字归纳,而豪宅视频观众的共同点则逃不出“穷”。

观看豪宅视频的,不少是刚刚进入职场的年轻人,很大一部分甚至还没有固定的收入来源。人们把豪宅视频当成许愿池,尽情投掷幻想,同时也用“我膨胀了”填充屏幕,以自嘲彰显理智。

但现实是,大多数人都是时刻在清醒和冲动之间来回横跳。

躺在出租屋里在线看豪宅,不代表对生活品质的要求就会因此放松。

迷你洗衣机、迷你冰箱、单人火锅电磁炉被称为“独居三件宝”,墙纸、绿植、单人沙发是维持生活格调的重要物件。据蛋壳公寓2019《租房调查报告》,32%的独居男性会为自己配备智能音响和游戏机,自带科技属性。而女性则更在意家用电器和各种小物件,对于地毯、遮光帘和香薰的需求分别占67%、55%和47%。

人们一边对“房子是租来的但生活不是”之流的陈词滥调嗤之以鼻,一边在消费上加大力度。


谁不想享受更好的居住条件呢?/图虫创意

从刚毕业时合租的逼仄次卧,到呼吸顺畅的带独卫主卧,升级以快为上。为了获得“整租自由”,一线白领的房租花费可以占到收入的50%,甚至80%以上。

在商家品牌的潜心培育下,及时行乐成为公认的价值,延迟满足信用大减,“金钱买不到快乐”的说辞已经难再给人安慰。全国31个省市的12万家奶茶店、卖到断货的《动物森友会》,热爱生活的人不会缺席任何一次潮流。在对自己好一点的付出上,人们甚少手软。

消费主义紧随其后围追堵截,局中人尚未察觉还乐在其中。没有买豪宅的钱,但又不放弃过豪华人生的坚持?现实总会给人当头棒喝。

2015年,日本电视台深夜综艺《月曜夜未央》对东京23区进行了一次街访调查,一位在世田谷奋斗的女士对于自己住在富人区的事实非常自豪,“这地方很贵,可不是你想住就能住的”。因为三句不离“Rich People”,被冠以“富婆姐”的称号,火爆日网。


姐就是Rich People。/视频截图

五年之后,节目组再次回访,背景却切换到了湘南藤泽。当年说“别的地方没法比,完全不在一个档次”的那个富婆姐,挥别繁华回了家乡。

问及原因,富婆姐笑笑回答,“住那里太贵了,对我这种平民派Rich People来说,还是有点难以承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