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正文

哪个中年企业家,没当过一次“懂王”

huazhu 财经 2020-09-18 14:17:45 53 0


企业家的嘴不放炮,互联网的水就不热闹。/《中国合伙人》



说狠话放厥词,可以说是企业家的必备技能之一。毕竟大话不像谐音梗,说了就要扣钱,万一熬住了时间的考验,还能显得自己特别高瞻远瞩。


一天只睡4小时,能不能更快走向成功?这个问题比较难验证,毕竟每个人对睡眠的需求不同。但相信大多数人都认同,睡得越少,脑子不好使的可能性就越大。


最近,“4小时觉主”张朝阳又出圈了。直播过程中,他撑着沉重的眼皮,以每秒3-5次的眨眼频率缓缓说出了以下高论——


“一般女孩上了高中数理化不行,不是脑子不够用,而是因为老被人看,觉得比枯燥的数学公式有趣,就没心思学,所以一般女学霸里长得好看的不太多。而男孩小屁孩中学没人看,所以就去研究数学了。”



此言一出,国内互联网举ID哗然。短短几句话,竟能踩中性别歧视、学科歧视、相貌歧视、成绩歧视等多个大坑。上一次这么无差别冒犯全体中国人的,也就某臭名远扬的借贷广告了吧。


一时间,吃瓜群众竟不知是张朝阳本人的状态更值得同情,还是搜狐的现状更堪忧。一个观察不一定对:一个企业家如果只能靠言论出圈,公司的业务八成不太行。而在这场靠说瞎话博眼球的比赛里,奋力奔跑上垒的远不止张朝阳一人。



说最彻底的“厌女”话


做风口浪尖的企业家


如果搜狗CEO王小川也看了张朝阳的直播,或许会大摇其头。毕竟他本人就是一个非常有原则、非高知女性不看的人。早在2014年,他就在综艺节目上坦陈自己对女性差生的厌恶。



但是也有例外。什么样的女性差生能吸引他呢?汤唯那样的。



你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敢于在访谈节目中,充满自信、毫不遮掩地说出“(女生)成绩不好那是不入我眼的,那是坏人”。真想问一句,他对男性是否也一视同仁?


但你再看看俞敏洪,就知道为何企业家们如此在意女性的学识。


早在两年前,他就发表过“中国女人挑选男人的标准是要男人会赚钱,至于良心好不好不管,所以中国女性的堕落导致了国家的堕落”的言论,轻而易举点燃了整个互联网,还惊动了BBC。



作为一个教育者,他可是煞费苦心。遥想2016年广州的一场线下演讲中,他侃侃而谈,言语中尽是对中国式母亲的不满。言之凿凿的样子,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在家庭关系中受过什么苦头——



“中国妈妈容易情绪失控,一半都不合格。”“母亲对孩子的影响要远大于父亲,但中国合格的母亲不到一半。”“中国教育最大的失败,是从来没有教育过一个女性以后怎么当妈妈。”


虽然吧,老俞也不是尽说瞎话,比如建议各省份都查查冒名顶替入学者,比如谈王振华案时坚持从重处罚,但是一离开专业领域,稍微涉及性别,就难免在翻车的边缘疯狂试探。


相比之下,李国庆就显得很坦然了。在他眼中,女性没有学识高低的区别,通通都是玩物。在刘强东因涉嫌强奸被捕时,李国庆还站出来为他说话,无视法律的存在。



毕竟这可是个“能跟90后、00后无障碍沟通”“聊十分钟就可以让90后或00后在我怀里哭泣”的神人。别说姑娘们在想什么了,是个人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可惜了,另一位俞总——俞渝打破了他的幻想。在那场“摔杯为号”的访谈之后,俞渝在他的朋友圈留下了千字长文,罗列那些与他有关的龌龊事。但撕破脸后为了利益又不肯离婚,还要力证“感情未破裂”,逼得李国庆痛斥“离婚冷静期”的不合理。



可笑的是,即便是难得一次为女性居多的弱势一方说话,也仅仅是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堪比脱口秀的荧幕调侃只是一种自我美化,因离不了婚而扬言杀妻或许才是他真正的底色。


然而,俞渝并非天生的“李国庆克星”。即便是她终于痛下决心要将李国庆踢出局了,两方对峙的时候也忍不住细数自己为家庭的付出。两位身价上亿的公司老总,仍对“洗没洗过袜子”的问题耿耿于怀。



丢不丢人啊。/《进击的梦想家》



在世界听你说话之前


先拿员工练练手


说狠话放厥词,可以说是企业家的必备技能之一。毕竟大话不像谐音梗,说了就要扣钱,万一熬住了时间的考验,还能显得自己特别高瞻远瞩。


比如罗永浩说“失去灵魂的苹果会疯狂地抄袭我们”“(手机)如果低于2500元,我是你孙子”“水粉色系列就是臭土鳖喜欢的颜色”,但后来没听说苹果有啥抄袭锤子的迹象,老罗为了销量也放弃了价格和颜色的坚持。


比如李国庆说“如果没有我,中国出版业会非常的惨淡”“当当要跌破16,我就找驴踢我的脑袋”“(京东)不懂战略又不懂事”,但如今京东还活得好好的,当当的股价却打脸了。


残酷的是,正因他们失败了,群众的记忆才更深刻。



不打脸,枉为当代企业家。


但对外输出失利,并不妨碍他们向内部输出。在企业家成为演说家的路上,自家的公司就是免费的舞台,员工就是不按头听都浪费的观众。


年会就是一个极佳的宣讲机会。去年年初,电商平台有赞的CEO白鸦不仅公然声援并推行“福报”996制度,更发出了不少令人震惊且不适的言论,包括——


裁员、取消团建费用、考察价值观的比重高于业绩、95后不勤劳、请假超3天要CEO审批、讽刺一离职就旅游的行为、不允许将工作和生活分开、建议取消保洁、不允许有饭堂、有需要再申请商业保险等。


这一桩桩一件件,字里行间尽是“我给钱我最大”的傲慢,让人感觉有赞不是花钱买劳动,而是花钱买命。而口出狂言者仍沾沾自喜,觉得出圈就是一件好事。



而年初刚靠疫情圈了一波同情的某连锁品牌老板,则因为自己的一番“996算个啥,我们是‘715、白加黑、夜总会’”的言论,获得了网友“求倒闭”的“祝福”。



该言论已被删除。


餐饮行业难,这位老板便站出来哭穷,说自己工资发不出,还因此得到了银行的贷款。可谁知大家刚打算捧一捧人场,那边就忙不迭开始涨价、收茶位费、开新品牌,逮住这一拨送上门的韭菜使劲割。



不是岁月造就了偏见


是偏见靠岁月日渐壮大


企业家爱说胡话,十有八九是群众惯出来的。


普通人很容易对王侯将相产生无理由的崇拜。这王侯将相,放在当代语境里,则可以替换为有足够资本可以撼动社会规则的资本家。


因为他们是人群中的极少数,因为他们达成了绝大多数人望尘莫及的成功,因为他们能获得书上新闻里都不写的行业秘辛,所以他们随便说句什么,群众都很难不把它当做金科玉律,谁让他那么成功。


正如海底捞张勇所说:“如果你的企业规模足够大,其实你愚蠢点也没关系,因为大到一定程度时,规模是可以帮你掩盖愚蠢的。”更何况,只要企业的资本力量足够大,让所有异见都消失也不在话下。



这种或许就是资本也掩盖不住的愚蠢吧。


但到了这个资讯极度发达的时代,每个人可以在社交平台上各抒己见,部分个人自媒体逐渐获得了比官媒更甚的体量。多重观点的碰撞之下,企业家那套小圈子里的话术,就开始慢慢行不通了。


舆论环境的势利,更加重了这种落差。掉队的企业家,和芸芸众生又有何异?人是很容易找到优越感的,尤其是面对失意者的时候。


于是人们在李国庆说“俞到豺狼”时哄堂大笑,说他比脱口秀大会更值得看;对罗永浩的直播举起放大镜,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喷的机会;在俞敏洪批王振华案的时候翻出新东方教室奸杀案,指责他说一套做一套……


但是老总们并不会因此而克制自己的表达欲。只是苦了官微皮下,每每老总按捺不住了,他们就又要出来加班擦屁股。



逼得官微割席也是绝无仅有了。


但你说是企业家的身份让他们更敢于发言吗?也不尽然。毕竟“男人们总是那么普通却又那么自信”,而在男企业家更容易被看见的社会环境里,“说大话”和“企业家”之间就更容易画上等号。


换句话说,企业家们并非一朝翻车。毕竟男人至死是少年嘛,观念还是过去那一套,不过是年纪大了腰包厚了,愿意听他们说话的人更多罢了。



当年以性命相逼、要求系花和自己在一起的故事,老俞丝毫不遮掩,还被拍到了电影里。或许这也从侧面证明了,老一辈企业家在性别平权意识上的认知近乎为零。/《中国合伙人》


当他们还年轻、尚且籍籍无名的时候,不小心绊一跤,拍拍衣服就走了。成名后绊一跤可不得了,那是要被拍小视频上传到社交平台,隔三差五被拿出来回味一番的。



这你就不懂了,要企业家放弃吹牛,比登天还难。/@顾硬硬


换个角度看,或许他们也知道自己说话不招人听了,所以才选择往雷区里拼命蹦跶,努力给自己和企业挣点热度。这么一想,又觉得他们胡说八道的样子格外感人。


毕竟,把脸皮看得重的人,是很难挣到钱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5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