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正文

听姐姐说话,就是比看妹妹跳舞快乐|原创

huazhu 娱乐 2020-06-27 02:40:50 10 0

作为一个审美里姐含量比较高的人,乘风破浪的姐姐我当然不能错过。(今天更新了!)

谁不爱看姐姐们呢?姐姐比妹妹有趣太多了。历练过的姐姐连眼神都不一样,女性的规训感被云淡风轻地消解了,她们更敢表达自我。

成熟女性是很美的。姐姐比二十岁出头颤颤兢兢的少女更舒坦、更自由,有各种各样的形状。少女的美总是被审视的,她们落力去自证,不敢冒出一丁点儿女性审美规范的边框,不然周边的警报雷达就此起彼伏。

少女弱弱地问前辈:别人说我这样不适合做女团,我怎么办?

姐姐们不一样。美有很多种,姐姐清楚自己是哪一种。至于别人说什么?姐姐们翻个悠长的白眼,“都不知道是什么人来评判我。”

根本不需要看姐姐跳舞,看她们说话就足够快乐。宁静向来爱谁谁,很多粤语区以外的观众现在才认识郑希怡。

郑希怡身上有旧一派港星的习气——港星以怼人功力闻名,看怼人语录我可以乐一下午。郑希怡和怼人大王应采儿是闺蜜,哪怕是当年摔下楼生死存亡的事,都能被她们讲成段子,心酸的快乐源泉。(可翻b站get采访)。

钟丽缇穿上裸色的、人鱼尾巴体操服,女人们都知道那衣服写着她的名字。她从来不是清瘦的类型。早年她一路被雄性审美定义为性感尤物。到了四十岁,她的性感变得更自觉且自由了。

候台候得太久了,姐姐整个人瘫成钟丽蹄。芒果后台逐渐马尔代夫化。这儿是姐姐们的后花园。姐姐们带着自己的化妆师、自个儿的华服,上台成就自己。


所以杜华按照娱乐工业的白瘦幼规则来给姐姐们打分时,一切显得怪异起来。杜华是被芒果单拧出来的娱乐工业霸权,有最顽固、“正统”的女团审美。女团审美要好看、要苗条,要“整齐划一”,不能太张扬,不能“太优秀”。歌唱得太好了,不适合女团。

杜华本身,就是被设计的隐藏的姐姐。

杜华是81年的,和金莎只差两岁,没人看出来。总觉得杜华老气横秋,该四五十了吧。乘风破浪的姐姐有配套的深度访谈节目《定义》,第一期的采访对象就是杜华。

《姐姐》毕竟还是个综艺节目,少不了表演的成分和训练生情绪作祟。但在访谈里有了易立竞加持,姐姐想藏什么东西,只怕也藏不住。至今宁静、杜华、万茜、张含韵、王丽坤、金莎的访谈上线了。


请易立竞来采访,摆明就是不想让姐姐们过得太过舒服了。易立竞向来不留情面,看人贼准,每个问题都pia一下打在鼓点上。

杜华28岁就创建了乐华,至今10年,旗下有一批流量爱豆:孟美岐、王一博……可她说每天都会收到几十万条辱骂的私信。不管爱她恨她,她确实在商业上成功了,她是年轻的女企业家,掌握娱乐工业的女人。偶像是董明珠。

她挑条件好的年轻男女,将他们放进工业容器里,形象改造、舞蹈训练、表情管理、媒体应对。杜华说,她的成功是可复制的。她花在艺人上的心思比小孩更多。

你也不能说她恶毒,但就是爱不起来,她就像你生活周围的霸权制家长,拼命给小孩报补习班,每天打鸡血乖小孩才能有好未来。不去思考娱乐工业本身,也不会想偶像的复制是去除个性和人性的。

在多元化的姐姐里边,她分明是个异类。


姐姐们当然不服杜华。谁需要你来指导我成功的秘诀?姐姐们能走到现在,莫不都有两道板斧,都不是按她的套路走。当然杜华的存在是有用的,提醒了我们多元的审美有多难得,姐姐们才被映得高大。

年轻人不识宁静我还挺惊讶的。年轻人不看电影了吗?米兰是中国电影里一代男女的性感启蒙。放到这年代,她的路子也少见。宁静太清楚自己魅力在哪。


宁静说,巩俐演的秋菊她演不来,但是要排号我也肯定是前几。她是比较野的路子,皮肤也比别人黑,因为在贵州时更接近太阳。宁静包揽了好多释放天性、有爆发力的大女主经典角色。

宁静以前确实不太容易让人喜欢。太直也太虎了,爱得罪人。可到今天,宁静突然变成全民羡慕的对象。谁不想拥有与人撕的底气呢。姐姐们早就明白,如果自个儿不争取,后果也得由自己承担。成熟女人是不好糊弄的。


不是每个女人都能有宁静的运气。比如说王丽坤。

因为第一期开口抢别人的歌,王丽坤成为网友的“鉴婊”对象。我以前没怎么看过她演戏,但看易立竞采访王丽坤,她是个小心翼翼,甚至有点怯懦的女人。

她不擅自我表达,自信感不足,不懂得怎么应对媒体,职业要求她为自己制造话题,可她偏偏过份被规训了,总怕行差踏错惹人口舌。

正好是宁静的反面。

王丽坤不是一开始就选择了“不宁静”,她的怯懦是几次反抗失败的结果。有次她觉得剧本逻辑不太对,开会时说了实话,制片人当场反驳,“你以前是拍谍战片的,逻辑性太紧密了,这个不需要”。还有一回,剧组都要杀青了,身为女主角的她却不知道,她被删了好多戏份,整个剧组都在瞒着她。


娱乐圈本质是名利场。有资源、名气、实力,才有话语权。像王丽坤,哪怕运气不俗,有点美貌,表面一帆风顺,实则有各样挫败。最戳心的是觉得自己实力不够,没能成为真正的“姐”,又不是那种能张罗的性格。王丽坤才是当代社畜的写照。

反倒是两个是从微时走甜美路线的女人,张含韵和金莎,非常意外地让我发现她们的清醒和可爱。

张含韵才三十出头,是里头年龄很小的,可她出道有15/16年了。因为《酸酸甜甜就是我》红遍大街小巷。可至那以后她就是酸甜女孩,观众觉得她永远停留在十五岁没有长大。可她根本就不是这性格,也不喜欢这标签。可她根本没有话语权。


以前她谨小慎微做别人眼中的张含韵,30岁以后,她能理直气壮地说:“其实是可以这么活的,根本没人在意你怎么活。”

金莎坦诚得让我惊讶。她三十七岁了,还是小甜甜女孩,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女人或甜或飒,可以照喜欢的样子活下去。

她不像外表看上去那么脆弱,有时间的智慧。陷入过丑闻,经历职业断崖、过气期,在大街上商演,最好的资源不会自动到来了,她自己花钱来请音乐人,存钱录制新歌。


这些女人,比起男性,要接受娱乐工业和社会更残酷、严格的筛选。可看她们起起伏伏,我觉得,女性的力量要比想象的更强大。

她们当中有红过的、有半熟的、有过气的、也有正在上升期的,有很多人蛰伏了很多年了。未必抱着成团和第一的想法而来,有一些仅仅是觉得,我太需要这个机会了。同时她们也有一份自由:不好意思,太多人告诉过我该怎么做了,不适合我,我只想做我本人。

《姐姐》并不是女团节目。较真的杜华才输了。人们没想在大龄女青身上寻找妹妹们的复制品,看姐姐们的火辣让我快乐,可这不是我看姐姐的主因。姐姐让我们这些女孩和女人,有了往中年走去的笃定和勇气。

30岁会变成什么样呢?我们不可能回到20岁了,但往后的生活,你想活成什么样,我们可以自己选择,姐姐才是希望和真实的可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0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