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性正文

这年头的工作女狂人,美丽不掉线

huazhu 女性 2020-10-04 14:14:28 123 0

| 永 远 别 对 生 活 冷 感 |


看鲁斯·巴德·金斯伯格的就职演讲,被一种力量感击中,她穿着饱和度极高的套装,像一把锋利的刀搅进凝滞的水潭。


让我想起很多年前的《律政俏佳人》,威瑟斯彭穿着粉色套装走入一片黑压压政客之中。格格不入,却闪闪发亮。



▲ 逆流而上

在80岁的时候,RBG终于成了一个世界级的偶像。



人们模仿她,从她标志性的眼镜框,或典雅或先锋造型的耳环,当然,还有她各式各样的领圈。



电影里的律师形象或许经不起推敲,可放到现实世界之中,Ruth的现身让我在想,职场里尤其是男人主导的行业里,女人是需得像男人一样做派,还是应当自由展露自己的女性特质。


问题可能有点过分解读,但在过去,作风刚硬的厉害女人在职场里披靡,不符合男人臆想中温温柔柔的样子,就被称作是“男人婆”说你不够“女”。


奇怪的是,现在风向变了,太“女”也开始被人吐槽,作为一个女人只要不是八面玲珑,各方面处理的妥妥当当就逃不了被指摘。


说起来还是设限太多,理想的社会模型和生活本身总有调和不了的矛盾,唯一能做的,是把自己当成个体,女性特质本身是不需要回避的。


这也逃不开历史原因,毕竟以往人们总拿女性特质打压女人,早期的西方女权主义者便有意识的回避女性特质。首当其冲的自然是“我不要美貌”。


连现在漂亮的女演员想拿奖,都得试试“毁容式”演出。




▲ 查里兹塞隆凭借自毁式《女魔头》赢得奥斯卡


所以说,尽量让自己不被禁锢罢,如果你想,无论在任何情境下,刚软皆可,别用不舒适的方式武装自己。


RBG被当成icon便理所当然,这样的女性值得被佩服,有自己的信念,同时保持极有品质的个人生活,未曾向外界声音屈服。



我看她的纪录片,Ruth热爱色彩,哪怕穿黑色的法官长袍子,也会配不同的领圈、耳饰胸针,精致得一丝不苟,身板虽小,却叫人无法忽视。




说话也从来是慢声细语,再多不满,佩戴表示异议的项链圈,一切尽在不言中。



▲ 看起来很尖锐的这款,表示反对意见


她很幽默,开玩笑说自己在康奈尔念书的时候,第一学年没有约会过重复的男孩儿,借以讽刺学院男女比例的不平等。


男政客恶狠狠地说她老妖婆,形容她“臭名昭著”,但Ruth压根儿不在意,甚至觉着RBG的缩写很酷,像是说唱歌手一样。


算是同行后辈的Amal Clooney也同样是不少女孩儿心里的偶像。


我之前在威尼斯电影节见过克鲁尼夫妻俩,乔治克鲁尼是极有风度的帅气,但我觉着,国际人权律师Amal的气场压倒明星丈夫。



英国皇室婚礼的时候,小报的标题也都是人权律师Amal和她的丈夫。



爽朗和自信的笑容身姿,很有感染力量。乔治克鲁尼曾经夸赞老婆:“她手上在办11个案子,还要去哥伦比亚大学教书,竟然还有精力想要穿哪条裙子。不过看她这个样子也挺让人着迷的,因为她的品味真的很好。”





因为律师工作的原因, Amal 被拍到基本都是各式各样的职业套装,飒爽却并不格式化,为真实生活中的职场女性提供了极佳的穿衣范本。





观感是时髦的精英女郎,穿衣讲求质感和得体,搭配上使用有设计感的基本款式,如果秋冬穿大衣,里头就是一条one piece显得精炼,穿裤装也都是往利落方向靠。




还特别懂控制身上的颜色,一般不超过三个,鞋子或者包包一定走顺色路线,视觉上足够清爽果敢。


最特别的一点是,她并没有为了强调干练,刻意弱化自己的女性气质。


之前有杂志说她,“在这个从办公桌到餐桌都穿着一样的衣服,红毯上穿宽松运动裤都习以为常的时代,Amal Clooney 是唯一孜孜不倦地为每个场合都精心打扮的女士。”


我一向喜欢不为潮流所动的人,Amal身上有老派的职场女性气质。


你看,工作女郎不全是板着脸的冷酷形象,角力的方式也有很多种。外在亲和知性,一样有致命杀伤力。


作家阿迪契就是这样言语温和的魅力女人。听她讲话,简直如沐春风。她是公认当代最有影响力的女权主义者之一,扭转了不少人心里对女权的刻板印象。



给美国女子学院韦尔斯利学院做毕业致辞,说自己年轻时为了看起来成熟一点,学会了用口红和眼线,并告诉女孩儿毕业可以多买几只口红,这会让人在黑暗时刻稍稍打起精神来,开玩笑讲唯一值得浪费时间的方式是网购。



她不会咄咄逼人,尽管很早就开始去研究种族性别这种大议题,见识到了很多不公,却保持着沉着、落落大方的姿态。


每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会认真装扮自己,就说学院致辞那次,阿迪契说黄色眼影可能太过分了,于是佩戴了黄色格纹的头巾,对应这一届的毕业色。




鲜艳的头巾,极具民族风情的印花和夸张的首饰,都给阿迪契增添了有神秘色彩的智性美。



▲ TED演讲《我们都该是女权主义者》现场


在我看来,这是知识女性出于尊重展现的得体,阿迪契通过自身表达了观念,你不必因为是feminist而得表现的像个疯女人(刻板印象),你只需要成为你自己想要的模样,过自己觉着舒适有质量的生活。


就像她在《亲爱的安吉维拉》提到的,你可以成为你想要成为的任何人,女孩子可以喜欢蓝色,去玩男孩玩具,却也不意味着她就要回避自己的女性特征。



女作家里狄迪恩也足够特别,八十岁的时候还可以上阵给CELINE拍广告,时髦气质让人服气。



▲ 很多人可能是通过时尚反向认识这位女作家


狄迪恩的写作之路是从时尚杂志开始的,但她搞得定严肃文学,且依旧美丽。



通常人们觉着搞文化的不应该太注重外在,美丽是物化女性的手段。


但在狄迪恩这可不成立,她有张淡薄的、看穿一切的脸,穿衣走合衬的极简路线,有风格且不盲从,老早就明白精髓了,翻看照片,会觉着这个女人被时尚之神开过金手指。





▲ 无所谓年龄,穿衣一直很气质


文字上也隐着女性独有的色彩,不吝于剖白自己,怀疑、不安、懊恼,各种丧而冰冷的情绪毫不掩饰,算不上克制理性,偏生如此,那些被男性视角所排斥的渺小,柔弱和害羞的情绪成了她写作的武器。



▲ 桌面枯枝有侘寂感

我看她的《奇想之年》,讲述丈夫去世后自己的一段路程。



▲ 狄迪恩和丈夫约翰


读的时候,有被握住双手的感动,这样的情绪你不能期待一个纯理性特质的人去表达,我愿意听到破碎的话语,因为人人都有脆弱的时刻。况且这里头,自有独居的优雅和体面在。


有些时刻,知晓有这样一些女性icon在,会感到拥有跨越时间地点的精神支持。或许有一天,我们不用再把女性特质拎出来讲,她只是简单的存在着。


内容编辑:小李Linus,读狄迪恩会上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