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正文

探索汽车之外,才是汽车设计师的未来

huazhu 资讯 2020-10-19 18:26:58 126 0

文/钱雨朦


邵景峰认为,把既有的设计或酝酿中的作品,与各个部门进行沟通,并且结合社会各个方面的热点,去洞悉未来的走向,是避免设计“过于高冷和过于庸俗”的方法。


“年轻的同事告诉我,说直播可以翻车,越翻车越有人看。”


在接受《新周刊》采访的前一天,邵景峰参加了在上海举办的抖音创作者大会。他的身份除了是上汽集团技术中心副总设计师兼全球设计总监,更是一个刚刚起步的抖音博主,邵景峰自嘲:“我折腾半年,才1500个粉丝,参加的人都是几千万粉丝,播放量上亿。”


在3月的第一次抖音直播中,邵景峰和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交通工具专业主任王选政“隔空对话”,并透露了上汽荣威即将在新能源领域有“大动作”。那场直播,他极富娱乐精神,久违地拿起画笔,在两分钟内完成了一张汽车手绘草图。


从业21年,邵景峰获誉无数。如今,他有了一个最特别的称号——汽车设计界最能直播的火箭总监。在邵景峰看来,新媒体时代就是要大胆参与,把汽车设计带到更多普通人的面前。


R SPACE,是个例外


邵景峰在直播中透露的“大动作”,就是R标——上汽乘用车中高端纯电汽车品牌。


一年多前,7支上汽内部团队,9支国际顶级设计高校团队,组成16强参与新车标的角逐。500多份设计方案,经由上汽乘用车超20次、上汽集团6次评审把关。最终, 90后设计师杨丽蓉设计的R标LOGO脱颖而出。


R标的形态借鉴了篆书中的“人”字,杨丽蓉和伙伴们秉持“少物性,多人性”的手法对字母进行设计形变,以理性结构表达感性。


有意思的是,与不断打磨的R标一同诞生的,除了搭载高端新能源技术的新车型,还有一幢“例外”的建筑——位于上海陆家嘴滨江公园的R SPACE。


这幢两层的“网红打卡”空间里,有着8月刚刚上市的R标首款旗舰轿车ER6,更有着多种黑科技:绘制图案的机械手臂,机器人咖啡机,最新的GoPro、Bose音响和华为电脑……而与饿了么、Bilibili、小红书等互联网品牌的各类跨界活动和行业对谈,也在此展开。


之所以说R SPACE是个例外,是因为设计师们以LOGO为出发点,走出自己熟悉的领域,探索了更多关于未来空间和社会万象的关联。


“超出LOGO设计的要求,他们把一个充满科技感的城市展厅画了出来,就连工作人员的制服或者礼品周边都一起设计好了。”回忆起2月初见到的那张R SPACE草图,邵景峰觉得,这群年轻的设计师,在大家的脑海里种下了诸如电影《盗梦空间》一样的未来蓝图。


其实,在上汽设计中心,邵景峰一直鼓励手下的设计师们走出办公室,走到各个部门里,了解自己设计的汽车,到了不同的工程师、建造师,甚至是销售人员手中,是如何一步一步成型和推广的。


这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作为服务设计师的杨丽蓉。


学服务设计的她其实一开始并没有预料到自己可以做汽车,但来到上汽,她发现一切并不简单:“我其实是在做设计生态环境,比如在做‘国潮’的设计策略的时候,我们会通过图文、视频、音乐等感性形式传达给设计师们,形成一种设计情绪。然后再跨出设计部,传递给其他部门的小伙伴,比如市场团队、品牌团队,将这种情绪变为一种统一的品牌情绪。我们也会直接去到4S店,直接面向一线销售人员与消费者。“


杨丽蓉觉得,设计应该是胶水,把公司不同的职能模块给粘合在一起,又在这个过程中碰撞出新的实践,这些新的实践又不断“反哺”设计本身。


在设计中有一类叫DBA(Design by Accident)的原则,意思是灵感来自于事故或者说意料之外。无论是落地成真的R SPACE,还是在日常工作中将设计师送到公司的各个部门,邵景峰希望自己所带领的团队,可以突破限制,大胆参与更多领域的工作,遇见“意外”,从而激发更多的灵感。



设计师,不能停止对生活的思考


在这不同寻常的大半年里,邵景峰和他带领的上汽设计中心,也经历了长久的“居家办公”。只不过,这群来自海内外的精英设计师们还是停不下来,甚至比往常更忙碌。邵景峰给他们出了多道“作业”。


“设计战疫”海报设计大赛和口罩设计大赛在“云”上开启。无论是生活中的细枝末节,还是通过网络关注到的疫情现状,设计师们拿起手中的画笔,通过线条色彩记录当时的想法。


对于习惯了汽车设计的精密性和系统性的设计师们来说,平面设计似乎只是“降维行动”,但参与这样的比赛,会在更大的范围内激发大家对生活的思考。“设计始终还是要来源于生活。”邵景峰说。


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副以测温枪为素材的海报。在作者的巧思下,测温枪与经典电影《无间道》相关联,突出战疫情的志愿者和逆行者们的不易。疫情之下,人们的生活习惯也会跟着改变,测体温这样在日常情况下被人们忽略的动作,在特定时期,成为了最具安全感的存在。


而除了疫情期间的系列活动,邵景峰还将这种对生活的洞察融入到了团队日常的工作和学习中。他带领的设计策略团队,被称为“上汽设计军师联盟”,设计师们需要通过一个个具体而微的项目,去预判未来生活的发展方向。


“因为艺术和设计很抽象,你很高深或者高冷,就会有距离感,但与此同时又不能太庸俗。”谈起成立该团队成立的初衷,邵景峰认为,把既有的设计或酝酿中的作品,与各个部门进行沟通,并且结合社会各个方面的热点,去洞悉未来的走向,是避免设计“过于高冷和过于庸俗”的方法。


比如,最近设计师们在研究热门的“二胎”话题。二胎必然带来家庭结构的改变,而在出行过程中,家庭成员位于汽车的哪个位置,其实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随着二胎家庭的普遍和老龄化趋势的加剧,未来的汽车,必然更加需要考虑到孩子、老人群体具体而细致的出行需求,这些也会带动汽车设计的变革。


“设计不是设计美,美不是最终的目的,设计是要解决问题。”邵景峰认为,解决问题就要深入到问题中去,或者是关注相关的社会事件,去发现问题。


当然,除了与工作团队一起打开生活的“缺口”,多年来,邵景峰一直活跃在高校,作为业界导师,带学生们了解汽车设计,指导学生们的毕业作品,“大学生或者说是未来这一代,他们怎么理解汽车设计和生活,这其实是一个缩影,很多创意的火花,都会在沟通中迸发出来。”


如今,立足于学生群体的上汽设计国际挑战赛已经进入第八年,邵景峰是其中最活跃的身影,他期待来自世界各地的声音,期待新兴一代与中国汽车设计的碰撞。


汽车设计师的高光时刻:车,在路上奔驰


邵景峰的抖音视频里,有两个以“偶遇”为主题的作品。他带着家人出门,在路上,女儿最喜欢和他一起数遇到的荣威车,“又一辆荣威呀!”


在上海的街头,天天都能遇到自己团队设计的车。就是这样普通的事,成了邵景峰眼中的“高光时刻”,女儿也因为父亲是汽车设计师的身份,而感到自豪。


作为一个走出校门就扎进汽车设计的人,邵景峰对“中国汽车设计”这几个字深有感慨。


最初,邵景峰在上汽大众工作,他主持设计的上海大众桑塔纳 VISTA、NEEZA 概念车、LAVIDA朗逸等都大获成功。与此同时,邵景峰也在思考一个问题:在合资企业,消费者究竟是在买我设计的产品,还是买产品背后的品牌?那时,相比较风头正旺的合资品牌,自主品牌还处于打基础的阶段。


2011年,邵景峰离开上汽大众,出任上汽集团乘用车公司技术中心设计总监,走出所谓的“舒适地带”,想要在自主品牌里创造汽车设计的更多可能。


2016年北京车展,全球首款互联网汽车荣威RX5发布。作为荣威“律动设计”理念的第一部量产车,这款车型获得了市场的青睐。


RX5的成功,在邵景峰的心中算是另一个“高光时刻”:“其实一开始荣威的品牌力并没有很强,当售出量达到这个级别的时候,你会知道,这是一个优秀的作品,设计师的成功是与作品相伴的。”


如今,无论是焕新的荣威、不断突破的MG,还是初出江湖的R标,邵景峰带领的上汽乘用车设计团队,已经将一件又一件的作品呈现出来,并赢得来自市场的关注。相应地,上海这个繁华之地,也逐渐变成中国汽车设计的高地。


而谈到自主品牌的设计定位和未来趋势,邵景峰认为需抓住互联网。正是由于互联网的发达,来自中国的品牌可以第一时间获得来自市场的反馈,知道当下的消费者们喜欢什么,不断做出策略性的调整。


R标顺应了这样的需求,“消费者对电动汽车的需求都在不断变化,今年,我们推出独立的标志和车型设计,以及独特的营销体系,这是整个战略的变革。”


与R标相关的词语中,总会提到“新势力”、“国家队”。的确,当突破传统零售模式的R-center城市中心店出现,当直营交付模式在市场落地开花,R标已经不仅仅代表中高端新能源车本身,更在于抓住当下的机遇,以新时代的“国潮范儿”,去展现自主品牌的自信与力量。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有人质疑中国是否可以有属于自己的汽车文化,邵景峰认为,包括他在内的中国汽车设计师还很年轻,还需要有更多的摸索和实践,而乘着“国潮”而来的R标,无疑是这些行动中的一大步。


事实上,积极地探索汽车之外瞬息万变的世界,也许应是所有中国汽车从业者的共同命题。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