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正文

传销解救师:我们的目标是早日失业

huazhu 财经 2020-10-19 18:52:09 75 0

文 马路天使


当提到未来的职业规划,小耿开玩笑说:“别人的工作目标都是希望越做越好,越做越大。我们不一样,我们的目标,是消灭传销,早点退出江湖。”


都说当局者迷,传销解救师的工作就是打破当局者的迷雾和幻想。/Unsplash


小耿是一名“传销解救师”,顾名思义,他的工作就是解救那些被骗进传销组织的人。


6年前,他也曾误入传销。


2014年,即将大学毕业的小耿接到了高中同学的一通电话:“我在广西这边做一个工艺产品项目,前景还不错,机会很多,你要不要来?”


面临毕业的迷茫,小耿想都没想,连夜买了去南宁的车票。后来的故事,和所有的“进传销”故事一样,他被成功“洗脑”,以为自己真的出人头地了。



通往“梦想”的列车,却驶向了骗局。/Unsplash


半年时间,他凭借自己出色的口才,成功发展了20多个下线,“事业”如日中天。幸好最终家里人委托了他现在的师傅老李进行“解救”,他成功逃离了传销组织。否则,他也不知道自己后来会遭遇什么。


后来,小耿决心跟着老李一块,做传销解救工作。许多解救师都是像小耿这样,在传销组织里呆过很久,一方面对此深恶痛绝,另一方面对传销内部了如指掌。


小耿说,传销界一直都有南派和北派之分。


北派传销源自东北,操作手法粗暴,往往会限制人身自由;而南派则更软性,不限制人身自由,全凭洗脑。



但是不管南北派,都会被集中在一起进行上课洗脑。


针对南派和北派的不同特征,小耿团队有不同的解救策略。


由于北派的策略一般就是把人“控制”起来,所以解救师要做的事情,就是摸到传销据点把人拉出来。小耿说,一般他们会和警方合作,根据警方捕捉到的定位,在小区和街道范围内进行具体的摸排。


这几年来,小耿总结了一些摸排经验。


一般如果是传销组织,他们就会每天买一大堆便宜青菜,不买肉;他们出行一般是三个人一起,起到互相监督的作用;


一般传销人员看起来健康状况不太好,由于天天吃得清汤寡水,营养严重不足,又缺少户外活动,他们的脸色看起来有些病态,而且神情恍惚,衣冠不整。



由于传销组织没有所谓的固定收入,所以底下的人一般生活条件极差。


此外,那些屋子里早上6点准时亮灯、 晚上10点准时熄灯的屋子,也非常有嫌疑。如果是传销组织,路过的时候,偶尔还能听到他们上课的声音,伴随着不时传来的掌声。


小耿说,有一些比较极端的传销组织,还会使用暴力,每一个窝点都配备了一名打手。这时候更要格外小心。去年他们在解救一个受害人的时候,就有队友暴露了身份差点被打。


遇到南派,小耿和团队们要做的就是“反洗脑”。



传销组织的核心,就是洗脑。/《华尔街之狼》


由于团队的人,基本上都是当年“入坑”的人,所以对于传销的“洗脑”套路了如指掌。


“一般大家都是被亲朋好友介绍来的,刚来那几天,他们会给你展示豪车;请你吃一两顿大餐。然后以参观的名义,把你的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让你被金钱冲昏头脑,没有时间去思考。”


与此同时,熟人和经理开始大谈发财致富的可行性。小耿说,这些可以赚大钱的项目听起来可能不一样,但其实万变不离其宗。


他们会说,“现在直销的机会非常大,国家为抵制外货、防止资金外流才有了这些机会。但是这种机会如果每个人都知道,容易引起混乱,所以表面上是不宣传的。”



赚快钱的幻想,让人失去理智。


由于传销组织洗脑一般离不开财富、梦想、家人等,所以反洗脑也要从这些点出发,从“内部”打通。


“听说你最近在做一个不错的项目,想了解一下”,小耿和同事们见到受害人会先表现出对“项目”的兴趣,让对方对你感兴趣。


除此之外,小耿还要对受害人进行背景调查:性格,学历、家庭背景、为人处事等等。


总结下来,小耿发现的,入传销的人,多是些家境不好学历不高,急切地想要出人头地、改变现状的人。


于是小耿会站在受害人的立场上表示理解,一般家人都是受害者的软肋,对小耿来说动之以情很重要。除此之外也要假装羡慕项目的美好前景,让对方放下心防。



拉下线是传销赚钱的唯一途径。


紧接着,最重要的步骤来了。这时候小耿开始谈起自己的也有相同的经历,包装出一个“晋升”的过程,再慢慢摊开自己失败的经历。随着这些不断的交谈,那些关于传销的致富谎言,就会逐一被戳破。


这些年来,小耿跟着老李一起解救过上百个受害者。


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个年轻女孩被解救出来没多久,又进去了。后来他们才发现,这个女孩家里有4个兄弟姐妹。在家里排行老大的她,几乎很少感受到父母的照顾。但是在传销组织里,那种梦想的召唤,让女孩感受到强烈的“归属感”。


小耿明白,很多问题,其实不单单是“被骗”那么简单。“因为这份工作也看到了各种各样的人间冷暖,挺感慨的。”



成为百万富翁,是受害者“出人头地的诉求。


小耿说,目前传销解救师这个群体仍旧属于非常小众的群体,事务一般都是朋友介绍朋友来的,收入也不多,一般1次收费1万到2万,但是这个过程可能长达1个礼拜到半个月,赚不了多少钱。


有时候到家里比较困难的,小耿和团队也尽量少收费,“做这行主要目的不是为了赚钱”。


当提到未来的职业规划,小耿开玩笑说:“别人的工作目标都是希望越做越好,越做越大。我们不一样,我们的目标,是消灭传销,早点退出江湖。”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