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性正文

这年头还敢结婚的,都是酷女孩

huazhu 女性 2020-10-19 18:54:36 58 0

| 永 远 别 对 生 活 冷 感 |


问一个严肃点儿的问题,“你还想办婚礼吗?”


换作从前,大多人肯定还是要的,不过现在,旅行结婚听起来更好玩。


但如果问,“婚礼还想穿婚纱吗”,大概率没人拒绝。让人抗拒的从来不是美好仪式,只是那些无法忽视的繁琐过程罢了。


每一年的黄金周都有点婚礼季的意思,这些问题便轮番上演。以前我是陪家里人,关注点只有酒店餐食够不够味。


近几年到了年纪,陆陆续续也收到了自己名头的请帖。这说起来也奇怪,明明大数据称,红男绿女结起婚来费劲得厉害,偏巧身边走入婚姻殿堂的朋友是接二连三。


事先说明,我还挺喜欢参加婚礼。可不晓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婚宴被各种诟病,抛却世俗层面不提,我真心实意认为这该是场爱情的宣告。



▲ 《喜宴》


喜宴不能全是做给别人,里头多少得揣着自己细密承载的心思。从互念的誓词,“till death do us apart”,到头纱被掀起的那一刻,互换戒指、亲吻,情意绵长。


别管司仪说多少无聊尴尬的俏皮话,人声鼎沸哄闹,但凡看到新娘出场,瞬间满心欢喜。


在那一会儿,周遭慢慢消声似缓慢定格,其余种种也都没那么重要了。对婚礼仪式我残留天然的向往,也旁观了同龄好友的婚礼,双方都十足用心,有安静、悠然的仪式氛围。



▲ 放一张朋友@Viola小可有电影感的婚纱照,还是身边人上阵充当摄影师


我通常在意的尽是新娘的婚纱、花艺设计、伴手礼这些“华而不实”的环节。


朋友说她会把手捧花晾成干花保留,多柔软美好。我想正是这些细节,无论世俗礼仪无论多冗长繁琐,才得以让人保持一丝憧憬。


毕竟对我们女孩来说,结不结婚是一回事儿,穿什么样的婚纱又是另一回事儿,不可混为一谈。



▲ 婚纱可甜可酷


新娘子的婚纱裙,往往是造梦般美丽,再干脆利落的女郎,兴许幼时也有些泡影愿景,像蛋糕一样洁白、层层叠叠的,满目蕾丝海洋最为甜腻可人。不信回头看小时候拍的蓬蓬纱裙照片,指不定要为彼时品味感到汗颜。




▲ 《蓝白红三部曲》白


就算长大了,日常穿衣多极简,挑婚纱的时候免不了还要为精美华丽的礼服心旌摇荡一下。好在现代新娘拿得定主意,知道自己要什么,穿婚纱的不全是甜姐儿。


我自己是不大会尝试太繁复、夸张的造型,但不得不说,任何一款婚纱,配上浓情蜜意的笑容和眼睛里灿灿光点,都美得不可思议。


或许,穿婚纱这件事,是全世界唯一令热心动的催婚方式了。就算不是Vera Wang,也逃不开Vivienne Westwood。




欲望都市电影版里,婚纱攻势来得汹涌。Carrie从20人的简单派对不知觉扩张成200人的大型婚礼,不正是为了匹配那件极美的西太后嚒。



说来有趣,饰演Carrie的Sarah Jessica Parker在自己的婚礼上,却是出人意料地选择了黑色素面的婚礼裙。



在时尚圈,婚礼上穿着设限没那么多,吸烟装、标新立异的礼服,并不显得奇怪,谁都想要刻骨铭心,哪怕不止结一次婚。


Sarah穿的Morgane Le Fay,是件只有褶皱装饰的简约礼服。那时她想着黑色会让他们的婚礼低调一些,成为只属于他俩的婚礼。


照片里她像一只神秘黑天鹅一样,靠在丈夫的臂弯中,笑得肆意。



后话是Parker遗憾自己选择了暗黑系的婚纱,她觉着应该像穿着洁白,天真烂漫地走向自己的归宿。


但鉴于她和丈夫时至今日的恩爱,这听起来更像是甜蜜的抱怨。况且欲望都市里的婚纱换装已然满足了一切幻想。





同样色彩上不走寻常路的,还有蒂塔范提斯。在和玛丽莲曼森的婚礼上,她大胆的穿了一身光面紫罗兰色的婚礼裙,实在符合她妖冶前卫的形象,论哥特,这对前夫妻无人能比。




这身也出自西太后的手笔,足够drama。


可说起来,普通人不大会有太多次穿婚纱的机会,还是慎重些好。现代婚纱,首选仍是传统白色,乳白、象牙白层次是有的,kate moss为了匹配自己复古旧色的结婚礼服,甚至把头纱放到咖啡里浸渍出斑驳感。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不也挺好玩。



▲设计师是John Galliano


真要说素简白色,我第一想到的还是奥黛丽·赫本。本以为她穿婚纱应该是罗马假日里的公主一般,精美典范,结果赫本骨子里还是那个略有些反叛的俏皮女孩儿,她并不想要隆重宫廷样的婚礼仪式。


看她和第一任丈夫梅尔·费勒在瑞士琉森举办的婚礼,略带雾气的小森林,赫本一身蝉翼薄纱的婚裙,裙摆散落至膝盖下绽开,头上只用白玫瑰扎成花环佩戴,纤细身姿踏过长毯,一株空谷幽兰。





直白的纯粹。不光现实婚礼,影视作品里她也贡献过不少过目不忘的婚纱造型。




▲ 《funny face》剧照


我私心觉着,比起第一次婚礼balmain给她设计的礼服,纪梵希先生不愧是知交好友。他为赫本的电影造型设计了更简洁的一字领的白色纱裙,无袖款式露出纤细手臂,下摆蓬松轻盈,是个可人儿。



见惯了长摆的婚纱,觉得这样略短些的似乎更俏皮,像我这样虚伪的实用主义者,还要赞它行动便捷,不用费力拎裙摆,哪怕穿着礼裙,也想要大步迈开、潇洒自如。


说到这个,要称赞Max Mara的婚纱线,她们有些裙子竟然贴心地保留了口袋。


直接穿西服长裤结婚的更酷,可真实现起来并不简单,毕竟谁也不想耗费口舌去与长辈周旋。



▲ 过下眼瘾


法国传奇超模ines de la fressange,就聪明地平衡了潇洒与浪漫。保持了尤为率性的婚纱风格,也没有太出格,她的搭配学起来是能夹带私货的。






里头是简约现代感的直身白裙无功无过,妙在外搭剪裁流畅的乳白外套,色调饱满圆润,更有别样的英气温柔。再说了,如果是十月薄秋,还可以抵抗一点冷意(也算是个好借口)。


平心而论,Ines 最打动人的,还是掩饰不住的灿烂笑容,充沛热烈。再美丽高昂的衣物,如果没有笑容,也只是精美的服饰而已。


这个时代,花可以自己买,戒指也能自我犒赏,女孩儿们还会为婚纱感到心动,无非是想看到另一人眼眸中那个独一无二的自己。



▲ 来自生活大爆炸的告白


Carolyn Bessette-Kennedy和小约翰肯尼迪24年前的婚礼,让人有钟情的感觉。



他们结婚所处的清静教堂,有古朴温馨的氛围,天黑之后光线影影绰绰,Carolyn穿着曳地的珠光白缎面长裙,极致简约却也肃穆,一如她往常的风格。




我是觉得,虽说婚纱本身挺有限制,也还是尽量保持自我,好过将来翻开照片徒留遗憾。就别太在意旁人眼光了,紧要的是自己。



▲ 喜欢极简风格的,可以看看西班牙品牌Cortana


舒淇穿着H&M就把婚结了,Keira Knightley倒是蹦蹦跳跳穿着Chanel,不过后来走红毯也毫无顾忌地重复利用了几次。




婚纱是很迷人,说到底更重要的还是对待婚姻的态度。我为每一个穿婚纱的女孩儿由衷拍手,是觉着她们拥有的这份情意和决断非常的酷,这个劲儿被柔软的包怀在血液誓词里,无论她们穿着什么,我都会力挺这很酷。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