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育儿正文

国学教育乱象,让孩子跌倒在起跑线上

huazhu 育儿 2020-10-19 19:13:25 65 0

你背过《三字经》吗?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也许你只能记住前面这两句,但你会发现,很多孩子已经能将后面的内容脱口而出。


社会上一直流行着学习“国学”的热潮。因为喜欢传统文化,家长们乐意送自己的小孩从小接触“国学”。《弟子规》、《论语》、《道德经》……谁小时候没有读过这些经典书目?


然而,现实中有些牟利分子,瞅准了人们对传统文化的喜爱,不具备教学资质,却开设价格高昂的“国学教育”班,赚取家长大笔钱财。


一大波“国学班”、“读经班”轮番登场,换着各种花样吸引顾客。


国学教育乱象屡见不鲜,不禁令人疑惑,儿童国学教育到底在教什么?真的能完成家长心中的期待吗?



“国学热”的来龙去脉


国学热,不是一天两天了。


2001年播出的《百家讲坛》,让文化名人以讲座的形式讲解传统文化、历史故事,一举成为了当时央视最热门的节目之一,至今还受人喜爱。 


《百家讲坛》捧红了如阎崇年、易中天等文化名人,他们写的书也经常登上销售榜单,跻身于“中国作家富豪排行榜”,可见大家对传统知识的喜爱。


同时期,如余秋雨的“文化美文”、“曾国藩的处事之道”等,也深受大家的欢迎。


人们越来越倾向于从中华传统文明中寻求精神慰藉。


2005年,北大哲学系成立了“乾元国学教室”,学员都是商界成功人士,而课程是《四书》《道德经》等古代典籍。传统哲学中的处事方法论,乃至帝王将相的人生得失,为企业家们经营事业提供了养料。


不仅是大人,孩子们也开始学习国学。市面上兴起了众多面向孩子的国学班,包括课外兴趣班、夏令营、全日制课程等。不具资质的教育机构看准了市场的风口随机涌入,暴利之下,带来了一系列的教育怪状。



孔子书院祭孔大典/图虫创意


虽然收着高额的学费,有些教育机构却往往流于形式化。


设立孔子雕像,上课前先向孔子像、老师行跪拜礼;花几个小时跟着复读机朗读经书——形式化地模仿古代学堂,真的有助于孩子们了解国学吗?


近几年,《中国诗词大会》《中华好诗词》《经典永流传》等节目的火爆,再度把大家对国学的兴趣带到了极点。


《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总冠军、16岁的武亦姝展示了古典才女学霸的形象,她身上沉稳淡定的气质让无数观众既钦佩又羡慕。


市场上的国学课程,能培养有文化有气质的孩子吗?



是素质教育,


还是粗暴的驯化?


国学教育,满足的是家长对“素质教育”的期待。


孩童期,是建立对世界认知的重要阶段。家长们想通过国学教育,让孩子树立人生方向。


比起一般的兴趣班,国学班的亮点就在于“素质教育”。


“学经典,启智慧,体验国学魅力;习礼乐,养心性,奠定人生基石。”这句宣传口号概括了一般国学班的教学宗旨。


他们许诺,当你的孩子经过了国学的学习,就能成长为有智慧、有人格的人。


“在别的兴趣班,孩子只能学到一种技能,但在国学班,却可以提高整体素质。”


问题是,他们真的可以做到吗?



宣传做得越漂亮越有吸引力,结果往往会越加浮夸、变形。


首先是强行模仿古代的礼仪制度。让孩子穿着汉服跪拜孔子,或者排队向父母行三跪九叩礼;吃素戒荤,导致孩子营养不良;崇尚棍棒教育,老师用戒尺打手心而且解释说可以按摩穴位提高记忆力,让孩子身心受伤……


虽然说适当的氛围可以让孩子直观感受古代文化,流于形式的教学显然不能让他们学到有价值的东西。


国学班一般使用的教材,是《三字经》《弟子规》《千字文》这些简单的著作。上课时,有些机构会进行讲解,但也有不负责任的机构只是让孩子死记硬背。


北京曾经有个全日制国学班,吸引热爱传统文化的孩子从初高中退学,每天跟复读机的朗读经书好几个小时。教学环境相当简略,学费却高达一年两万。一群受到“毒经班”蛊惑的孩子却因此错过了美好的中学生活。



小学生在朗读《弟子规》/图虫创意


《三字经》《弟子规》并不是传统文化的精华,它们更像是一种道德规范的浓缩,用简单且不加解释的口号约束着孩子的天性,强令他们乖巧懂事。


这些书中的内容与传统儒学的思想也有不少出入。


比如关于孝顺父母的部分,儒家对于孝顺的看法并不是一味地顺从,而是把孝顺与道义放在平等的角度。当父母的行为与道义冲突时,既不能因为孝顺父母而违背道义,也不能因为固守道义而反叛父母。


在传统文化中,孝顺是一个具有思辨性的问题。


国学课堂不会用复杂的方式处理这个问题,只会依据白纸黑字向学生进行灌输。


作为国学课堂教材的《弟子规》中是这么讲述孝顺父母的:“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简单的几句话,只强调了无条件地顺从父母。


照本宣科,只能教会孩子一些简单的道德规训。有些国学班甚至还给小学生讲“二十四孝”的故事,近一百年前鲁迅就已经批判过的作品,竟被用在当代的国学课堂中,不免让人怀疑时代在倒退。



二十四孝图之《卧冰求鲤》/图虫创意


讲授《弟子规》乃至“二十四孝”,几乎都是让孩子无条件地顺从父母,这难道不是在扭曲孩子的天性,简单地迎合家长吗?


当父母看到孩子变得更加懂事,国学课堂的任务似乎已经完成。但这种简单粗暴的教育方法,与其说是学习国学,不如说是“听话教育”的另一种包装。


更有一些培训班,直接宣扬可以改造孩子的“不良习惯”,如思想叛逆、顶撞家长、早恋逃学等,令人联想到臭名昭著的豫章书院。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不走寻常路”的国学培训班。


少儿女德班至今还在荼毒着00后,它们打着国学的名号,让小女孩们学习“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逆来顺受、绝不离婚”的封建思想。



“幸亏我学习传统文化了,如果没有学习传统文化,我现在指定已经得胃癌了。”很难想象这样的话来自一个尚处天真年纪的小女孩。


“女德班”的开设显然违背了男女平等的社会共识,但别以为没有人相信,2015年,歌手孙楠就曾经把女儿送进华夏学宫的女学堂,并为孩子在女学堂的进步感到欣慰,结果该学宫后因不具备义务教育资质而被取缔。



军训夏令营也借用国学来点缀,培养所谓的“战士”——强调仁德的国学用来宣扬斗志,国学的适用性真不是一般的高。


有些“国学班”、“读经班”甚至取代了全日制教学,代替义务教育,而他们日常学习的内容仅仅是朗读和背诵经书。一年收费四五万,每天读经9—10个小时;老师对经书不加解释,认为 “ 不求甚解 ”能对孩子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图虫创意


2017年,有“国学少儿教育第一股”之称的《童学文化报》“保守估计”,我国儿童国学教育市场规模达 135 亿元。


其中很大部分机构都不具备教学机制,只需要安排几个所谓的名师、教几本简单的古书,就可以应付一群孩子。


“国学”的名号比教学内容和资质还更加响亮。


2019年,教育部下发了《关于做好2019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规定“校外培训机构不得违法招收义务教育阶段适龄儿童、少年开展全日制培训,替代实施义务教育”等。



此后一批全日制国学班遭到关停整治。儿童国学教育的乱象逐渐引起了大众的关注和讨论。


即便如此,这些现象依然让人引人深思:


为什么一些家长热衷于交高价学费,送孩子去读国学?孩子们到底需要怎样的国学教育?


孩子们需要什么?


在网上流传的一份儿童兴趣班鄙视链中,曾经的网红兴趣班钢琴已经排到了末尾,随着兴趣班越来越普及,国学类型的培训机构也如雨后春笋般崛起。



2019年,全国经营范围包含国学教育的相关企业已达到4000余家,保守估计,儿童国学教育市场规模达135亿元。


兴趣班已经不是一种课余的兴趣爱好,变成了名利的角逐、起跑线上的赛跑——没有谁甘心自己的孩子落后。


国学给出素质教育的承诺,在人们眼里就显得非常高大上。对比其他的兴趣班只能学到一项爱好,国学却能教会小孩“受益终身”的个人素质。


但市场上的“国学教育”,真的能满足家长的初心吗?


在良莠不齐的市场选一家合格的教育机构并不容易。


一方面,家长自身需要做足功夫,对于教育机构有所鉴别。很多小规模的国学班经常收取上万元的高昂学费,采取封闭式办学,但其实并不具备办学资质,课堂质量非常堪忧。




另一方面,家长的心态或许也需要改变。


国学教育也许可以让孩子短时间内增加对国学的知识储备,但如果仅仅是死记硬背,或着学到的是传统文化的糟粕,那么这种教育是否值当就值得商榷。


一味地追求传统文化的知识量,让孩子体贴懂事,不仅违背了孩子的天性,甚至可能对孩子的人生造成负面影响。



在学习国学的过程中,培养对传统文化热情,乃至培养学习的兴趣,培养专注力、记忆和理解能力,才是儿童国学教育的关键所在。


这就意味着国学教育不能是填鸭式的输出,不能简单设立教条。


哪怕是传统儒家的道德观,也是出于对人和世界的认知,没有后者,道德就仅仅是一种趋利避害的手段。


国学教育,也应在孩子心中种下良知与求学的种子。这就要尊重孩子的天性,培养孩子的思考能力。


与其花高价让孩子读国学班,还不如多陪伴孩子读几本古典著作。


国学班的光环,早就该祛魅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