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正文

电影《姜子牙》:比起哪吒,姜子牙更像每个普通人

huazhu 娱乐 2020-10-19 19:28:29 74 0

电影《姜子牙》海报。



电影《姜子牙》想呈现的是一个“去神化”的姜子牙。


电影《姜子牙》是姜子牙的故事,也是打破“姜子牙”的故事。


历史上,姜子牙是周朝开国元勋,商末周初兵学奠基人。


以往的艺术作品里,章节往往结束在武王拜姜子牙为帅,兴兵伐商,后继天子位;姜子牙领元始诰敕,在封神台封神,武王封七十二诸侯。


当故事成为电影题材,生于1988年的导演程腾面对千年前的传奇人物,他说希望电影《姜子牙》“能通过年轻人的视角,重新解读姜子牙的神话故事”。


2020年10月,继《哪吒之魔童降世》之后,彩条屋“中国神话系列作品”第二部电影《姜子牙》历时4年打磨后上映。故事讲述封神大战之后,姜子牙受封成为众神之长,却因一时之过被贬到人间,失去神力,被世人唾弃。为重回昆仑,姜子牙踏上战后废墟,重新捡拾自我的同时,一些当年的真相也被逐渐揭开。



电影《姜子牙》剧照。


接受《新周刊》采访时,导演程腾提及,在大众认知中,姜子牙与齐天大圣、哪吒一样,都是神一般的存在。但他想呈现的,是一个“去神化”的姜子牙——除了有神的一面,还有人的一面。


“这样一个姜子牙,在面对强权和信仰崩塌时,也许不会像哪吒、大圣那般去反抗、去打破,他更像我们每一个人,一个会犹豫、困惑、纠结的普通人。”



“用自己的方式


去成为一个真正的神”


哪吒、大圣在前,起初,程腾会担心姜子牙这个人物挺容易做错。


在电影筹备阶段,他几乎查阅了所有关于姜子牙的历史文献、野史、《封神演义》及相关影视作品。他发现,不管是历史上对姜子牙这个人的记录,还是文学、影视作品的刻画,姜子牙都不是具有鲜明个性的人物。


在程腾看来,改编经典神话人物是一种平衡的艺术,“平衡观众的,既有认知也有新鲜感,两边哪块塌了都不行”。于是,在这个过程中,方向性探索、试错和无数次形象迭代,成为制作这部电影头一年最主要的工作。


如今在银幕上与观众见面的姜子牙形象,略显精瘦、冷酷,年龄40岁左右。此前,程腾及团队成员几乎将胖、壮、年轻、年老等可能的方向都尝试过,甚至考虑过“是否要将姜子牙做得屌丝一点?刚去人间时他因为饿肚子变得枯瘦如柴,每天为食物奔波” 。他们最终觉得,这个方向略显魔改,于是放弃。



电影《姜子牙》海报。


和以往的电影不同的是,《姜子牙》的剧本并非确定后才往下推进。


前期,创作团队用两三个月时间完成剧本写作后,电影就进入分镜创作阶段,分镜跟着剧本一起改。


编剧、分镜师、剪辑师们建立了一个故事组,“与其从文字角度讲故事,不如直接从画面或视频角度去讲,各角度进行分析后,再分工解决剧本上的问题”。


仅在姜子牙酷大叔的形象上磨细节,团队就花了两年半时间。到了后期,为了让姜子牙的表情更有表现力,团队在皱纹方面做了很多尝试,程腾觉得,“哪条皱纹掰得不好看,都会影响整个角色”。


与此同时,为了让贬到人间的姜子牙与苍生间的关系更为形象化,电影加入了一个名为“小九”的女主角。“我们需要让观众真的感觉到战后苍生的切肤之痛,所以一定要有可以代表苍生的人物。”



电影《姜子牙》剧照。


仅姜子牙与小九之间的故事就打磨了6个月。


起初,创作团队对小九一角的形象设定偏中性化,之后在中间阶段过渡到更女性化的形象。程腾说:“全部做完以后,他们发现这样反倒不好,会让观众觉得有一些爱情的意味在其中。”最后团队又回到中性化设计,“让他们两个更像旅途伙伴”。


美术设计方面也是《姜子牙》需要攻克的一道难关。


电影的故事背景是3500年前的西周,几乎没有历史痕迹可考。现已出土的后母戊鼎铸造于商代后期,较姜子牙年代晚;而三星堆遗址出土文物则处在西南地区,离姜子牙所处的北方地域较远,有明显文化差异。


“我们已知的很多花纹、建筑上的中国元素,具有朝代感,放到3500年前是不对的。这就需要发挥想象空间,同时做好彼时人们对于信仰、自然崇拜、巫觋宗教的调研。”为此,团队邀请了山东临淄的专家去研究姜子牙的墓穴地址,并请道教人士提供相应指导。


程腾觉得,此前大家看《封神演义》的故事,更多是在关注大战的精彩、神仙斗法的玄妙,似乎从未留意过被战争影响后的大陆该是怎样一个废土世界。“而这个世界,一定还残留着很多神的痕迹,这就需要在美术设计上加以体现。”



电影《姜子牙》剧照。


为此,他们也在电影中留下许多视觉小彩蛋。“比如有一场戏出现的地貌,其实就是一个神的脚印,但观众可能需要在某一个镜头下才能感知这件事情。” 


程腾说,他们也想借此做出神与人的区别。在《姜子牙》的世界中,一草一木、一块石头、一个花盆,都能让观众觉得这个东西是不属于人类世界的。“这其实就像我们影片的slogan(介绍语)一样——你需要用自己的方式去成为一个真正的神。”


“在找不到方向或者迷失的时候,先相信自己,拥有自己的信仰,你总会逐渐意识到什么东西是属于你的。”



每个人都拥有过“姜子牙式”迷茫


某种程度上,程腾对姜子牙命运的理解,来源于自己和身边人对生活的体悟。


“如我这般的年轻人,学校之于我们,可能就像昆仑之于姜子牙,大家都被保护得很好。一旦进入社会,就像姜子牙从昆仑跌入凡间,会变得无措,不知该依靠、相信些什么。”


从程腾的个人履历来看,很多人会觉得,迷茫这件事不应该发生在他身上。


2011年从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毕业后,程腾进入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影学院学习,同年即凭借作品《纪念日快乐》获得第一届东京动画大奖“特别奖”。 



1988年出生的程腾,担任电影《姜子牙》导演。


2014年,他又凭借讲述中国功夫的古典动画短片《天外有天》(Higher Sky)获得第41届美国学生奥斯卡动画短片类作品银奖,后来进入美国顶级动画公司梦工厂工作。


“但到了美国之后,落差感会更加明显。”程腾说,当他在梦工厂工作时,才真正开始理解中国文化是什么。


彼时,他以联合导演的身份在梦工厂制作一部漫画影片。有场讲述一对亚裔情侣情感进展的戏,按照美国总导演的设想,这两个角色需要彼此视线相对以传达情感,“因为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从技术上讲,是重要的表演区”。


作为核心主创人员中唯一的中国人,程腾提出不同意见:“中国人比较矜持,他们应该一起看月亮,说话的时候也不要对视。”美国导演对此表示不解。


那一刻,程腾意识到,中美双方在表达故事的理念上存在差距,“有太多中国式情感表达方式”无处安放,急需一个出口。 



电影《姜子牙》海报。


2017年,中国传媒大学教授高薇华找到程腾,希望他能担任电影《姜子牙》的导演。在程腾以往的概念里,总觉得中国的动画更多是做给小朋友看,而成年人只能去看日本、美国动漫。


拿到《姜子牙》项目时,“做一个信仰颠覆的故事”这句说明打动了他。“我把自己的经历带进去了,已经开始想象姜子牙应该怎样说他的那些话。”


为了《姜子牙》,程腾选择回国。“在美国,我可以使用自己的叙事、分镜、剪辑技术给电影加分,但是在《姜子牙》里,我更多的是通过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来加分。”



电影《姜子牙》剧照。



“倒金字塔”工作模式


与《姜子牙》的试水


接手《姜子牙》项目后,程腾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当时国内最受欢迎的动画片又看了一遍,如《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大鱼海棠》。


他觉得,相比美国观众偏好工业体系下生产的泛娱乐、商品属性较强的动画,中国观众更喜欢作者属性强的东西。程腾想,自己是否也可以在电影中寻找和维持一种平衡,为“迷茫”这件事找寻解决的方式和答案?


除了主角姜子牙,影片中“九尾”和“天尊”这两个人物也投注了程腾较深的作者情感。程腾提到,虽然九尾和天尊都曾站到主角的对立面,“但我希望观众观看时,可以走到他们的立场去发生共情。只有这样,这个世界才不是非黑即白的”。



电影《姜子牙》剧照。


程腾说:“我们看到一些不公,但我们能确保自己的愤怒是正确的吗?那些遭遇背后是否也暗藏一些生命的教训?最真实的世界,是没有本恶与原罪的自洽世界。”


除了角色创作,程腾和整个导演组将“作者性”延续到具体工作中。


包括程腾在内的整个导演组逐渐意识到,近年来,随着中国动画电影市场的发展,行业缺失与不足的部分早已不是软件、核心人才或者项目预算。“大家都觉得好莱坞很牛,其实他们最厉害的是协作方式,可以将各个国家的工作人员会集在一起。”


电影《姜子牙》制作进行到中期时,整个团队人数达到上千人,想凝聚这样一个团队并不容易。《姜子牙》导演组四位导演,有三位有过留美工作经验,程腾说,这一次,他们将好莱坞这套“倒金字塔”型工作方式带回国。


传统的电影制作流程多为“正金字塔”型,导演处在金字塔塔尖,对项目有特别具体的愿景,然后将任务延伸至总监、组长、工作人员,最后所有人尽量将项目与导演愿景匹配。“这其实是很难的,信息传递过程中一定会存在流失。”


相反,“倒金字塔”型是每个人对项目都有自己的想法与贡献,逐一汇总到组长、总监,最后由导演进行统一,变成浑然一体的项目。



电影《姜子牙》剧照。


许多工作人员在项目操作中投入的情感,时常让程腾动容。他发现,“有很多年轻人真的爱中国动画电影,并愿意为之付出”。他对一位刚刚大学毕业的剪辑师印象深刻。


程腾记得:“他(剪辑师)有时候入魔一般去想这个项目,尽一切努力给《姜子牙》加分,骑车来公司的路上都在听电影的音乐,边骑边哭。他每天剪辑剪到流鼻血,劝也劝不动。” 


这位剪辑师告诉程腾:“哥,你就让我干吧,不干我回去也睡不着觉,成宿成宿想。”


当然,面对《哪吒之魔童降世》珠玉在前,程腾坦言,自己有压力。“但不是因为害怕被比较,而是觉得当下观众的关注度和期待值很高。”



电影《姜子牙》海报。


他希望观众看过电影后发现,《姜子牙》与《哪吒》在表现手法上特别不一样。在他看来,我们需要更多充满作者性、艺术性、本土化的项目,培养观众的审美习惯。


程腾说,目前,国内动画影视产业也在输出大体量文化项目,这是利好趋势。“但我们不一定要往好莱坞方向走。只有当大体量和艺术性(的项目)都有很好的渠道或受众群体,中国的动画产业才会变得更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