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读书正文

每个游泳池里都有140瓶尿,科学家说的

huazhu 读书 2020-10-19 19:44:35 78 0

文 brotherkai


2020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来自美国斯坦福大学的教授Paul R.Milgrom和Robert B.Wilson。


沙雕的是,获奖的Milgrom教授对此事一无所知。


因为主办方死活联系不上他,最终还是邻居大半夜敲门,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对了,邻居也是诺贝尔获奖者之一~)


前段时间,艾美奖因为疫情改为线上举行,主办方在每个提名者的家门口都安插了一位奖杯使者,如果你没有获奖,他们就会贱兮兮地朝提名者晃一晃奖杯,然后跟你say goodbye。


这种沙雕的颁奖趣事,很容易让人想起另一个与它名字有关的奖项,那就是专门为了中二设立的——


搞笑诺贝尔奖(IgNobel Prizes)。



当当当当!


1991年,哈佛大学的科学杂志《不可思议研究年鉴》设立了一项搞笑诺贝尔奖,目的是鼓励那些“乍一看令人发笑,之后发人深省”的科学研究。


颁奖仪式每年都会在哈佛大学举行,获奖者可以获得一个粗制滥造的奖杯,以及10万亿津巴布韦币(折合人民币约2毛钱)。



到目前为止,它已经举办了30届,不过每年都把自己称为第一届,因为“每个发明都是全新的”。


那这个奖到底有多中二呢?


举个例子:


Metin Eren等研究学者为了证实一个传说,做了一个实验:他们把冰冻过后的人类粪便做成了一把刀,再拿这把刀去切猪肉——


结果发现这把冰冻粪便刀并不好用,切两下就断了!


这项研究,获得了2020年搞笑诺贝尔材料学奖。



过去几年,也有不少很搞笑的研究——


来自德国曼海姆大学的研究者Fritz Strack,曾经获得搞笑诺贝尔心理学奖:


1988年,Fritz Strack和同事进行了一项研究,发现用嘴叼着一支笔的人,会比什么都没做的人更开心;然而,在2016年的重复实验中,他们却发现了相反的结论:用嘴叼着一支笔,好像并不能让人更开心。


来自法国里昂大学的研究者Marc-Antoine Fardin,获得了搞笑诺贝尔物理学奖:


他通过流体动力学的理论,证明了“一只猫既可以是固体也可以是液体”。



(怪不得猫可以任意变化形状!) 


还有一些中二的研究,相信你并不会感到陌生:


你应该听说过“如果你不小心把食物掉在地板上,在5秒之内迅速捡起来,还可以继续吃”这样的鬼话。


事实上,大学生Jillian Clarke就用一项研究验证过这个5秒定律,并获得了2004年的搞笑诺贝尔公共卫生奖。



研究表明,食物在5秒内捡起来可以继续吃——前提是地板是完全干净的。 


2005,一则诈骗短信,获得了搞笑诺贝尔文学奖。


在诈骗短信里,骗子往往会声称自己是某个名人,收到短信的人转一笔钱给他,就能在日后获取更多钱作为回报——


这个套路是不是很眼熟?



“您好,我是秦始皇,其实我并没有死,我在西安有100吨黄金,我现在需要2000元人民币来解冻我在西安的黄金,你用微信支付宝转给我都可以,账号就是我的手机号码!转过来以后,我明天直接带部队复活让你统领三军!”


也许你还会对下面这个研究表示强烈认同:


指甲刮黑板,是世界上最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这项研究获得了2006年的搞笑诺贝尔声学奖。



嘶———— 


话说回来,我国也有一个类似的搞笑诺贝尔奖:


菠萝科学奖。


2012年,浙江省科技馆和果壳网一起设立了菠萝科学奖,并挖掘了各种搞笑的研究:


比如,来自中山大学心理学系的教授周欣悦与她的团队,就通过一项500人的实验,发现数钱能减轻身心疼痛。



获得菠萝科学数学奖的台湾学者赖以威,则用统计学的回归分析法,根据结婚地区、餐厅等级、参与人数、交情关系,研究出了一套计算婚礼份子钱的公式——


参加婚礼时,再也不用为送多少份子钱烦恼了!


据了解,为了验证这个公式,他平均每天要去参加3场婚礼,因此导致钱包空空,参加颁奖典礼时的衣服都是跟人借的。


最近一位获得菠萝科学数学奖的,是来自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的李杏芳教授和她的团队:


他们从加拿大的多个泳池里连续取样,研究泳池中的尿液含量。测量结果表明,每个泳池里平均含有140瓶尿......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6岁小男孩在健身房游泳池排便的新闻,由于画面很有味道,就不放图了,重口味的朋友可以搜来看看。 


话又说回来,今年的菠萝科学奖也差不多要揭晓了。


不知道今年的获奖作品又有哪些呢?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