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性正文

“重塑”:是我们的音乐在挑观众,不是观众挑我们

huazhu 女性 2020-10-19 19:45:09 76 0

文 魏言



重塑雕像的权利演出后不变的谢幕姿势。/重塑雕像的权利微博


在这季《乐队的夏天》的最后的一个夜晚,乐队重塑雕像的权利(以下统称为“重塑”)成为冠军。成员华东、刘敏和黄锦波澜不惊地鞠躬谢幕,如同每一次演出结束时的样子,尤其是华东,弯腰近90度,半边斜刘海垂下,左手贴在小腹上,依然像个中世纪的绅士。

即便有人能够从华东向来面无表情的脸上捕捉到瞬间的惊喜,但很快会发现,他会迅速收起表情。


事实上,在刚刚参加乐夏时,华东被要求预测过重塑的名次,他说,“如果单纯按照音乐本身来说的话,我们应该第1或者第2,但是如果有综艺元素掺杂进来,那就不好说了”。


最终,在已经过去的夏天,终归是音乐归于了音乐。



严谨冷酷的重塑燃炸了过去的那个夏天。/《乐队的夏天2》官博截图


这是一支成立于2003年的乐队,2015年时鼓手黄锦才加入,和华东、刘敏成为“铁三角”。


两年后,重塑带来了《Before The Applause》,这首歌成为了他们后朋克向电气化的转型之作。从重塑诞生起,这就是一支小众的乐队,有着极其强烈的个人风格。


听不懂的音乐,这也是重塑一直以来所受到的最大争议。他们靠什么征服了乐迷?


音乐人汪峰在节目结束后这样评价重塑:一个对审美视若生命的灵魂是不能容忍一切的卖弄与扭曲的,它只会独醒地绽放着,给这个世界上需要那束光的人们一束光亮。



华东认为重塑的胜利是小众音乐的胜利。/《乐队的夏天2》官博


从不相信灵感


每一次演出都是完美复刻


当镜头在第二现场扫过,华东戴着耳机,捧着一本书看得正入神。


从他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上完全看不出表演前的兴奋或紧张,甚至让人感到疑惑,这是一支摇滚乐队登台前的正常状态吗?或者,他是一个摇滚人吗?


然而,几乎每一次,重塑的演出都没有辜负一支老牌乐队的多年名声,不一定完美但无限接近完美。显然,对于每一次即将到来的演出,重塑早已做好了准备,这来自于他们平时军训般的排练,一板一眼的现场复刻。


无论是参加音乐节、巡演还是登上综艺节目的舞台,重塑都只给自己留一条路,没有其他任何选项。他们对于每一次表演的标准极高,因此,他们反复排练,对于任何细节都要完全把控。


就像那个经常在媒体报道中反复出现的故事:他们会花上几个月的时间只排练作品中的一个小节或结尾,一旦达到标准,就不会再进行任何改动。



华东无论何时都保持着优雅的绅士姿态。/《乐队的夏天2》官博


重塑可以算得上全员细节控,他们说,一首新歌已经排练了快2年,依旧没有完成。


无准备不开演——他们不相信灵感。


也因此,即兴,对于重塑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在刘敏看着五条人短短2分钟的讨论之后,就走上舞台即兴表演时,她说,“这种即兴要是遇到我们就惨了,我们没法即兴”。华东更直白:“(让我们即兴)那我弃权了。”



重塑在第二现场观看五条人的即兴表演。/《乐队的夏天2》截图


事实上,重塑在第一场录制时就“被迫”即兴了。演出《Pigs In The River》时,华东的设备因键盘故障而无法出声,华东马上吹起了口哨,一直到表演完成。


这看似即兴,但对华东而言,不如说是处变不惊。又或者,他其实在内心也是接纳做好万全准备后的意外发生。接下来的演出,华东最怕的就是设备再次出现故障,他每隔几分钟就会检查一遍设备。


曾经,耳帝对华东的评价十分中肯——重塑的严谨不是“装”,是因为华东就是这样一个严谨的控制狂人格,精准的表演让他快乐,他显示出来的高傲和强迫症,是知行合一的。


不是高冷,而是不愿意忸怩作态



华东和重塑都是特立独行的,他们不屈从于任何人。/《乐队的夏天2》官博


在以特立独行为特质的乐队中,重塑显得更加特立独行。


他们几乎从不留恋酒吧里的灯红酒绿,甚至始终与现实保持着一种安全又礼貌的距离,就像华东在乐夏的舞台上每次谢幕之前那样,像一个指挥家,优雅地鞠躬,然后转身离场,留下身后狂欢的观众以及他们注视的目光,似乎毫不留恋。



重塑成员华东。/重塑雕像的权利微博


这是一种浓重的疏离感,与世界,与舞台,与观众,重塑显得都不热络。然而,人们早已熟悉了重塑身上的疏离感,理所当然地接纳着他们不喜欢当众讲自己的故事、不愿意用所谓“落魄”经历来煽情的习惯。


也因此,当重塑出现在今年乐夏的舞台上时,仿佛是个奇迹,“这还是那支总背对着观众的重塑吗”?


他们是“80后” 一代朋克精神的音乐导师之一,从来不用装酷就已经很酷,尤其华东如同“机器人”一样的面部表情以及不轻易流露情绪的个性,再加上重塑几乎从不与人合作音乐,都让他们显得格外高冷和神秘。



重塑成员刘敏。图/重塑雕像的权利微博


这一次,重塑在乐夏的舞台上说了很多话,但恐怕如果不是赛制要求,重塑还是会用“谢谢,我们的表演结束了”瞬间斩断演出完的片刻时间。前一刻人们还沉浸在重塑燃炸的音乐中,后一刻重塑早已在余音中抽身而去。


重塑与高冷、疏离被绑在一起。但只有身在其中才能真正洞悉这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华东说,没有人是永远只有一种情绪或心境,“重塑不是高冷,只是不愿意在舞台上扭捏作态,也不屑于贩卖情怀”。



重塑成员黄锦。/重塑雕像的权利微博


于是,重塑一登场,华东开腔就是,节目请重塑来,就是为了提高一点点乐夏的level。


新裤子乐队的彭磊在备采中表示,重塑是知识分子乐队,格调特别高。他说:“华东性格比较什么都看不惯,他知道的东西多,他看的书也多,一般的东西他会看不惯。”


作为乐队的灵魂人物,华东影响着重塑音乐的艺术追求与审美。


追根溯源,在重塑刚刚组建时,他们就用纯英文演唱,华东的愿望就是做中国的Bauhaus。


重塑为自己规划的路径从诞生之初,就与国内观众之间留出了一道缝隙。华东也不介意在节目这种公众场合坚持自己的想法,“希望重塑的音乐是可以挑选观众的,而不是观众来挑选我们”。



重塑街拍。/摩登天空官博


与同行在一起时,重塑的疏离感也没有减弱。


对此,刘敏在很久之前就对媒体解释过:“我们不可能跟一个陌生人吃了个饭,然后就称兄道弟了,我们做不到,也不希望对方这样对待我们,你得尊重人和人之间各自不同的方式,别人不可能都跟你一个样似的。”


不会因为一次合作去确定新的可能性


如果不是乐夏的新赛制,重塑在很大程度上还是不会选择与人合作。重塑,虽然拒绝与世界走得太近,但他们给了规则最大的尊重。


华东说,虽然对于与人合作心理上是有所准备的,他们也理解这样会增加一档综艺节目的看点,但对于重塑而言,“还是有蛮多的不适应感”。


重塑的不适应感来自于,可以准备的时间的太短,需要快速做出决定,没有办法像重塑自己做音乐一样可以慢条斯理地去考量每一个细节。


但华东觉得,遇到了苏运莹这样的合作者,是件很幸运的事。



重塑在霹雳合作赛中与苏运莹合作表演。/《乐队的夏天2》截图


“我们跟苏苏之前并不认识,不论在合作方式还是音乐喜好上,都需要尽快找到一个大家都相对舒服的方式。她的唱功、音乐灵活度都非常好,并且具有一种敏锐的感受力,同时也很愿意配合重塑音乐结构上的特点。”华东说,这一点他们很感激。


华东回忆盲选时的情景,“看到图片时,我本人完全是懵的”,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分析拿捏都是哪些合作者。


但刘敏似乎能多多少少猜出几个图片背后的人大概是谁。


“比如,我们拿到的这张图上有个电风扇,写着吹啊吹啊,刘敏猜应该是指苏苏那首名曲《野子》,所以当我们真的看到苏苏时,并没有觉得惊讶。”



重塑与苏运莹。/《乐队的夏天2》


苏苏的感受力很强,这点着实让重塑感到惊喜。


听到苏苏即兴按照自己的想法唱了几句后,大家都觉得她的嗓音具有一种戏剧感,于是给她推荐了重塑成员都非常喜欢的七十年代新浪潮女皇Lene Lovich,并告诉她也许某些地方可以作为表达时的参考。


在合作中,重塑慢慢打开自己,一场与苏运莹的合作惊艳全场。后来,有网友评价道:“一个建筑物,一个是百灵鸟,两者组合起来,就是生动,并且有无限的空间感。”



在乐队合作赛中,重塑遇到了Mandarin。/《乐队的夏天2》


在与Mandarin进行过乐队合作后,人们发现坐在第二现场的华东发生了一些变化,甚至有人将他做成了表情包——见到肖骏之前与之后的对比,严肃与笑容。也因此,有人戏谑道,肖骏是长在华东胳肢窝上的人。


华东坦言,他们从来没有把Mandarin设定为竞争对手,因为他们深知,这是一个两支乐队共进退的环节。在这场合作中,重塑和Mandarin尽可能用一种大家都认可的方式工作和排练。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通过合作重塑改变了自己的想法,他们的思考方式永远都是理智得严丝合缝。华东觉得,乐队的表现要通过长时间磨合,不可能通过一次合作、一场演出,就确定一种新的、可持续的可能性。



华东希望更多的人知道小众乐队的存在。/《乐队的夏天2》


这似乎也呼应了初登乐夏舞台时,华东回答来乐夏的的初衷——我们希望可以通过这个节目,让更多观众知道,在中国,还有很多像他们这样相对而言比较小众一点的乐队以及音乐人存在。


一如当初,重塑仍在用自己独特的方式重塑着音乐。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