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健康正文

寻找真实的抗疫?我看到了这部9.2分的纪录片

huazhu 健康 2020-10-28 16:25:59 93 0

文 贾辉


“一场惨胜捡了一条命。”


彭博如此形容他从感染新冠肺炎到治愈的过程,“回去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啊”。


“我希望你一辈子都不要去感受这个东西(新冠肺炎),太痛苦了。”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彭博眼眶含泪,说完闭上了眼睛,开始哽咽,手不自觉地颤抖,仿佛回忆起了治疗过程的痛苦, 一旁的医护人员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医护人员握住彭博的手。


这是纪录片《金银潭实拍80天》所记录的五位感染新冠肺炎患者的故事之一。


近期有不少与疫情相关的影视剧上线,这部《金银潭实拍80天》是目前豆瓣评分较高的作品,有4854人给出了9.2的评分。



其实,这部纪录片早在今年9月就上线了,但相信很多人并没有听说过。就像一块难得的宝石沉入了深湖,需要人将它打捞上来,让它的光芒再一次闪耀人间。


更何况,关于这场尚未结束的战役,我们了解得再多也不为过。



疫情期间,全国共有4.26万名医务人员驰援湖北。


“我好想活下来”


“我把我自己交给你们了”


自今年2月起,湖北卫视纪录片摄制组深入“红区”(传染病污染区别称)80天,记录下发生在这个医院里的许多故事。


金银潭医院,是武汉市最大的传染病专科医院,在疫情之前,这可能是让不少武汉人都感到陌生的名字。疫情来临,一夜之间,金银潭医院成了抗疫救治的最前线,收治新冠肺炎患者最早、最多、最重。


影片一开始,是一列血红色的“亡”字。


疫情爆发初期,为了防止新冠肺炎病毒进一步扩散,武汉实施离汉通道关闭措施,“封城”了。


当时,武汉的医疗资源严重不足,医院发热门诊前排起长龙,许多患者无法确诊、无法收治住院。他们没能撑到援鄂医疗团队的到来,没有等到两座“神山”医院建起来,就被病毒击溃,不少家庭甚至全家染病。



触目惊心的死亡记录。


彭博是不幸的。自今年1月19日住院起,他历经了4次致命的并发症,一直处于昏迷中的他,并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直到他醒过来时,已经是3月份了。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瘦了40斤。重症病房里的他,面色黢黑,脸上有一道很大的已经结痂的伤口,像是被人生生剜去了一块肉,那是插管固定时,在他脸上留下的伤痕。



治疗仪器在彭博脸上造成非常大的创伤,可见病毒的凶猛。


治愈后,彭博还要经历漫长的康复锻炼过程,不仅是身体上的,更是心理上的。“一层层的梦,能不能让我死了算了,不想再做这个梦了。”只要一闭眼,他就反复做着同样的噩梦。


然而,彭博又是幸运的。在武汉金银潭医院,因新冠肺炎治疗使用ECMO的一共有24名患者,只有4名成功脱离ECMO,他正是1/6。



彭博刚撤下ECMO,与病毒搏斗了几个月的他,非常虚弱。


李超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入院前一直没有停工,他甚至想不起,自己是如何感染病毒的。


镜头里的李超,刚从新冠肺炎的重症中恢复过来。胖胖的他笑眼盈盈,显然恢复得不错,已经可以行动自如了。


李超是小区一个微信群的群主,因为居民都出不去,他就在医院病床上通过手机软件,帮小区的居民采购食物、生活用品等物资。“我在医院正好有点事做,又不用太劳累。”



乐观积极的李超,笑称自己是带病工作。


你无法想象,看起来乐呵呵的他正在经历着什么。


就在他出现发热症状后,父亲、母亲、奶奶陆续感染入院,按照病情轻重,他们被分散到金银潭、火神山、协和医院东西湖病区进行救治,情况并不乐观。


同在一座城市的家人,无法取得联系,只能各自孤独地与病毒抗争。


此前,为了方便照顾年迈的老人,李超特意在市中心买了一套较大的房子,将奶奶接到一起住,却没想到,自己将病毒传染给家人了。“对他们也比较内疚,希望他们都能够回来。”


当时正在接受采访的李超不知道的是,那时候母亲和奶奶已经在火神山医院相继离世,父亲也在不久后宣告不治。


李超的遭遇,是整个武汉市家庭聚集型感染的一个缩影。



谈及家人的时候,李超哽咽了。


“她想去捏我的手,但是一直捏不动,她说我好想活下来。”回忆起妻子王枫姣的经历,丈夫左双贵不禁泪眼朦胧。


王枫姣是武汉市第三医院急诊科护士,怀孕临产却刚好碰上疫情初期,但她依然选择坚守工作岗位。


在她生产后不到24小时,就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并迅速恶化。她大概还没抱过新生的孩子,就被送入了隔离病房,陷入昏迷。



左双贵和王枫姣的孩子,被寄养到表妹家。


左双贵和王枫姣都没有想到,再次见到彼此,已经是两个月后了。


此时的王枫姣恢复得不错,也渐渐有了食欲。“平时在家里,她就喜欢吃我做的番茄面,做饭她看不上,但我觉得我做得还可以。”左双贵一边说着,一边往锅里放入满满的面条。


这是王枫姣入院后,第一次要求丈夫给自己做一顿饭。


左双贵不能进入隔离病房,只能拜托医护人员将物品送给王枫姣。许久未见的他们,此刻只能在医院楼外,隔着四层高楼,通过窗户相见。



左双贵在医院楼外,寻找妻子的身影。


只看了几眼,两人就都泪眼婆娑了。


他们想见彼此却不敢四目相对,仿佛两人眼神交接的一刹那,就会回想起此前经历的病痛折磨、差点永不相见的痛苦。


夫妻的日常,也许总是矛盾、分歧不断,我看不上你做的饭,你嫌弃我长得太矮了。但当真正的困难来临时,他们就是变成了分不开、拧不断的一股绳。



王枫姣和左双贵隔着遥远的距离对望。


家人至亲间的关怀让人感动,而片中医患间不计回报的付出、不问缘由的信任,则更让人动容。


郑霞是首批国家卫健委专家支援队成员,即便在离开武汉后,她依然放心不下病患女交警肖军。


即便当肖军的病情已经逐渐好转,郑霞仍坚持每天通过视频电话,继续跟进肖军的病情。


“感激不尽,没有她我今天也活不了。”肖军说。



肖军和郑霞正在打视频电话。


医生桑岭一直坚持默默在患者耳边加油打气,即便意识不清的患者,根本不知道耳边喊话的人到底是谁。


在他看来,经常在患者耳边说话,能唤醒患者的意识、反应,而通过这种方式给予患者鼓励,能让他们情绪更平稳,更有安全感。


“既然有物美价廉,又伤害性少的方法,你干嘛不大声吼一吼她,跟她说一声。”


桑岭始终坚信,ICU应该是一个有温度的地方。



从昏迷中清醒的王枫姣,不知道耳边喊话的人到底是谁。


《金银潭实拍80天》将镜头对准这些正处于水深火热中的患者、全身心投入救治的医护人员。毫无掩饰与演绎,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最真实的记录,最真实的人生。


影片纪录的五位病患,虽然平凡,实则不凡,他们是千千万万武汉英雄人民的缩影,他们的故事,应该被更多中国人所了解。


这部纪录片,有无数个瞬间让人潸然泪下,也有无数个瞬间让人想在心中铭记。


没有英雄武汉,没有英雄武汉的人民,就没有安然度过那个绝望冬日的我们。



比起“抗疫神剧”,我们更需要真实的记录


最近,不少抗疫题材剧纷纷上线,其中有如实记录、深入红区的纪录片,也有以真实人物、故事为基础进行改变拍摄的影视剧,大众的评分参差不齐。



武汉封城76天,城外的每一个人都渴望知道,这座被病毒肆虐的城市曾经经历过什么。


在那座绝望之城里,唯一的希望就是奋不顾身的医护人员。他们不论男女,都同样无惧病毒,挺身而出,为抢救每一条生命而努力;


每一个普通患者的故事都足以让人潸然泪下,但刻意的煽情与夸张,过度的戏剧改编,只会玷污他们的故事。


不需要粉饰与演绎,不需要煽情和教育,我们只希望看到,最真实、最冷静的记录。



《金银潭实拍80天》的小高潮,出现在彭博病情逐渐好转后,开始进食炸鸡、可乐的时候。


今天是2020年10月25日,距离2019年12月8日,也就是湖北省武汉市通报首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发病的那一天,已经过去了322天。


322天似乎太长了,长得让人快要忘记疫情尚未结束,脸上的口罩依然得捂紧;


322天又似乎太短了,抗疫斗争中医护人员、军人、志愿者等忙碌的身影,依然在每个中国人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抗击新冠肺炎,医护人员功不可没。/图虫创意


敖慕麟是凤凰卫视新闻出境记者,疫情期间,他的父亲敖醒吾坚持与他一同外出采访,不幸感染新冠肺炎,最终不治离世,《金银潭实拍80天》也记录了他们一家的故事。


疫情渐缓后,敖慕麟来到父亲离世时躺着的病床前,做了一次迟到的送别:


“于我,那里有过希望,但现在是一片废墟,我要做的不是把废墟磨平铲净,而是把它保存下来。不会忘记,不要忘记。然后在它旁边,重新开辟一块新的土地。”



父亲敖醒吾曾陪着儿子敖慕麟,在封城后的武汉进行街头采访。


凝视深渊是痛苦的,但绝不能轻易挥别这段记忆。


《金银潭实拍80天》值得9.2分甚至更高的分数,这才是我们真正期待的抗疫纪录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