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正文

说学逗唱的哥哥全员互损,有点意思

huazhu 娱乐 2020-10-28 16:27:21 68 0

这个秋天,郭德纲带着“亚洲第一男团”德云社在腾讯视频开启了一场“德云一哥”选拔之旅。


因为疫情,多半年没开箱的德云社攒了个大活——《德云斗笑社》,在这档头部喜剧厂牌真人秀中,德云社一众相声演员全新诠释着“笑是生活的刚需”。截至这周四,节目已经播出了九期,这些“说学逗唱”的哥哥们早就适应了节目的节奏,游戏不断出现反转,生活中他们的真实状态也渐渐浮现出来。


恰如其分的游戏环节设置,让德云社的演员们展现着日常生活中的相处模式,师兄弟之间各种“下绊子”、相互挤兑调侃等等,难逃“塑料兄弟情”的戏谑。但看似彼此间“坑蒙拐骗”的背后,实则充满了催泪的点滴:他们心疼师弟被网暴,他们愿意保护彼此不受伤害,他们为掩护搭档而甘愿自己吸引“火力”,他们甘愿为师弟“量活”……


在《德云斗笑社》,每个人都是彼此的最佳损友,日常挤兑毫不手软,但相互温暖起来也毫无保留。


这正是这档节目的有趣之处,说相声,他们是认真的;挤兑人,他们也是认真的;相互帮衬,他们更是认真的。


《德云斗笑社》官博



“云鹤九霄”,每个字都是初心


“摘字”,听到这两个字,德云社上上下下一众弟子恐怕都会觉得“肝颤”。


按照相声行当的传统规矩,德云社创立之初,就定下了日后徒弟们艺名的排序,比如,师父郭德纲的徒弟有四科,即云、鹤、九、霄,按照次序,每一科收徒满员后向下一科顺延。


跪拜了师父,进了师门,有了“字”才算是在德云社真正拥有了姓名。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带着师父给的“字”,这是来自于师父和师门的一种身份认证甚至是荣耀。


也因此,就不难理解为何人人怕被“摘字”了。作为德云社班主的郭德纲就更不会放过这个“威胁”徒弟的好机会了。《德云斗笑社》的几位徒弟不是他的儿徒就是爱徒,郭德纲挤兑起他们来也信手拈来。



《德云斗笑社》官博


第九期节目一开始,郭德纲化身为20世纪初上海商界大佬,他执掌的德云商会广纳贤才。栾云平、烧饼、曹鹤阳、孟鹤堂、张鹤伦、杨九郎、周九良、尚九熙、秦霄贤前去面试,在面试的过程中,全新演绎了演员们得“字”的过程。


郭德纲调侃杨九郎和周九良是父子俩一块面试,又故意将周九良的原名“周航”模糊读为“周蛤蟆”,挤兑孟鹤堂的原名中“辉”字是灰土的灰、烧饼是“命中缺肉”、曹鹤阳是“要饭”的,让张鹤伦“自首”。


郭德纲对杨九郎说,“《杨家将》有七郎八虎,在他们之后希望就是你。文忠武勇,所有的优点都集中在这一块。”对于周九良,郭德纲说,这个名字符合中国人的中庸之道,“不能太差,你也不必特别的优,能做到良就非常好了。”


栾云平,虽然说平淡,但是生活全是在平淡里面出来的,“希望你一生平安”。提到,烧饼(朱云峰),郭德纲解释说:“你想象云彩和山峰合在一起,可见你以后会有多大的事业。”


“凡事要晓得伦常,懂得规矩。”这是郭德纲给张鹤伦取名的初衷。对于尚九熙,郭德纲希望他阳光,不要一点什么事就哭哭啼啼。同时,郭德纲希望秦霄贤能做一个贤德的人。


显然,重新取名,按“字”排序,正如郭德纲所言是便于管理,同时,也寄托着师父对徒弟个人以及彼此间日常相处的期待。通过师徒间逗趣的表演,利用故事情节,郭德纲总是不忘帮徒弟们认识自己并传授自身的生活感悟,以期让徒弟们未来之路走得更顺畅一些。



《德云斗笑社》官博


比如,郭德纲会问每个徒弟想不想当会长这一问题,听到这些师兄弟中资历最浅的秦霄贤说“不想”时,他很欣慰,“每个人知道自己的‘饭量’其实很重要”。听完尚九熙的“把窝头蒸成琥珀”的“宏愿”,郭德纲会警醒他们,“年轻人不要好高骛远,允许你们在年轻的时候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想法,这些都是对的,但是这一切之后要脚踏实地”。


见惯了太多“同行是冤家”的明争暗斗,因此郭德纲尽力在教导徒弟们如何和睦相处,用并肩作战来形容师兄弟之间的关系,“肩膀齐为弟兄,虽然是异姓,异姓有情非异姓,同胞无义枉同胞,以后你们要像亲兄弟一样。”


郭德纲挤兑起徒弟嘴不留情,周围“吃瓜”的徒弟也跟着起哄,师父逗,徒弟捧,一切都行云流水般顺畅。徒弟们心知肚明,师父对他们该挤兑就挤兑,该敲打就敲打,当然,一切都源于师父对他们最初的期望和爱。



“刀子嘴豆腐心”的亲兄弟们


《德云斗笑社》的结构很明晰,上半场是竞技类游戏,下半场是师兄弟之间搭档说相声。但它又是一档不简单的综艺。无论是德云社的粉丝,还是普通观众,大家对于游戏的诉求不止于才艺表演,而是想在另一个更接近于生活的场景之下,看到德云社的师兄弟之间的日常相处模式。


在台上,德云社演员的状态被大众所熟知,那是他们在上班时间集中表现出来的专业性,搭档之间的嬉笑怒骂都有本子、有设计,即便现场拿搭档“砸挂”,也都是为了相声表演而服务的。这难免会勾起粉丝和观众的好奇心:他们在生活中也是这样相互逗趣相互挤兑吗?



《德云斗笑社》官博


事实上,相互挤兑应该算是德云社的“特产”。不得不说,《德云斗笑社》抓到了德云社师兄弟相处模式的精髓,从第一期开始,师兄弟之间就开始了“挖坑”、互损、忽悠人的各种相爱相杀的桥段——


杨九郎、张鹤伦玩词语接龙“作弊”,还抢上了“手枪”;尚九熙吃完大蒜,转头就朝着周九良哈气;烧饼喜提COO后被各位师兄弟插科打诨,遭遇兄弟纷纷拆台;周九良、尚九熙三次进入笼子“穿越”,烧饼起哄让导演做个特效“瞻仰”他俩;郭麒麟抢班规灯笼想“作弊”,结果被烧饼拿走了关键道具,惨成“炮灰”;“游戏黑洞”秦霄贤经常被师兄们“嫌弃”和“糊弄”,喊他“德云第一傻”……


到了最新一期,节目的游戏设置更直接地体现出了师兄弟之间的相爱相杀,既要在游戏中厮杀,尽快集齐分别写着“云鹤九霄”的四把扇子,又要按照片线索保护一位兄弟。


一场德云社男人帮的戏码上演了:尚九熙的吸尘器被所有人嘲笑;张鹤伦因调皮吸尘器的吸管被尚九熙扯掉了;每个人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算计着从背后偷袭或者渔翁得利;形单影只的秦霄贤被烧饼追着满街跑,最终被压在地上扯掉了所有粘球。


甚至,他们都不放过挤兑自己的机会。在这期的分组磨活时,杨九郎、张鹤伦、尚九熙这三位小眼睛的男人调侃起自己比谁都狠,张鹤伦管自己叫“丢人现眼”,杨九郎是“目中无人”,尚九熙是“无中生有”,组合名字呼之欲出——有眼无珠。


彼此挤兑,这是专业相声演员自带的语言体系,从舞台上延伸至生活中,最终在节目中被展现得淋漓尽致。这如同坊间常说的“刀子嘴豆腐心”,关系亲密无间,但喜欢用逗趣的方式表达,这都使得整档节目显得真实有爱。


时常,人们会在调笑中被戳中泪点,见识到德云社内师兄弟的手足情深。



《德云斗笑社》官博


郭德纲早就说过,作为副总的栾云平是个面冷心热的人。虽然在COO之争中输给了烧饼,但在烧饼的几句好话之下,他开始帮着召集大家开会,为烧饼解围。不得不说,这期节目中,栾云平走心了,他没有计较个人成败,嘴上怼怼兄弟过过瘾,但一旦兄弟遇到困难,他头一个冲出来帮忙。


最温暖的场面出现在秦霄贤身上。烧饼安排演出时,最初老秦说自己“真没活”,张鹤伦也明确表达了自己想报幕的想法。最终,张鹤伦听了烧饼的建议,把报幕让给了小师弟秦霄贤。会后,曹鹤阳跟秦霄贤说,“你饼哥今天向着你呢”。


实际上,秦霄贤有活,但他觉得每一次自己上台,搭档都拿不到票。或者,一旦他分高了,就被骂,说他是因为粉丝多。他知道,自己的活和师哥们相比还“不灵”。


秦霄贤说,在网上骂他,他可以当作看不见,但还有人买了他的手机号,打电话骂他。看着情绪低落没有自信上台表演的弟弟,几个师哥的脸上都是严肃、不平和心疼。师哥们安慰着小师弟,既然肩负着时代的流量,就坚持走下去,在这个基础上,要自我提升,每一期活的变化得让人能看得出来。


前几期中,秦霄贤磨活紧张,栾云平对他说,“有哥在呢”;烧饼为了秦霄贤甘愿捧哏,直接说“想使吗?我给你量,咱俩还底”;为穿越回去救师父和于谦大爷,烧饼“牺牲”自己帮助郭麒麟、孟鹤堂和尚九熙进入学堂找扇子……


这应当是同门之间最真实的情感流露,属于兄弟的心照不宣,曾经说过最“狠”的话,如今暖着最爱的人。


其实挤兑和温暖并不矛盾。相声这个行当,有着与其他职业不太一样的人际相处观念,一方面,相声发源于民间底层街巷,这就使得相声演员有着更强的江湖气息,对自己家兄弟讲义气;另一方面,相声是门语言的艺术,演员们个个能言善道,民间语言的诙谐幽默滋养着他们,使得相声演员们喜欢相互逗乐、调侃甚至挤兑。



越爱你就越喜欢挤兑你



《德云斗笑社》官博


节目中,秦霄贤时常露出傻笑、傻样,他从来不避讳在师父和师兄弟面前“露怯”,也不遮掩在游戏中陷入“游戏黑洞”时的迷茫。师兄弟们常常喊他“德云第一傻”,但仔细看看,这时的师兄弟脸上挂着的根本不是嫌弃而是宠溺。


秦霄贤与参加节目的同辈演员相比,他年龄最小,拜师最晚,资历尚浅。再加上他本人之前在小园子演出时就经常迷迷糊糊,在台上总是一副憨憨的样子,被师兄弟拿来调侃就是非常自然的事情了。


显然,秦霄贤的“傻”只是节目中的一个梗。


事实上,在国人彼此挤兑与互损时,就常常用“傻”来说事。正如有句话所说的那样:“我们一见面就互损,貌似是有多大仇似的,你总喜欢说我傻。”这似乎是一种天然违和,明明是表达情谊,结果脱口而出的却是“傻”这类的字眼,包括傻姑娘、傻乎乎、大傻等等。


不过,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人们的一种生活惯性,似乎不好意思直接表达关心和关爱,浓浓的人情味便全部藏进了“尖酸”的调侃之中。只有真正的朋友才能够明白其中包裹的深意,越是关系铁越是喜欢你,才会挤兑你。



《德云斗笑社》官博


从中也不难看出,相声文化与社会现状紧密联系在一起,无论是相声作品还是这档节目,“梗”出在民间,反过来也反映着生活。


千百年来,中国人一直不善于直接表达情感,喜欢用其他方式进行情感输出,这群节目中的相声艺人在特定的节目氛围之下,把这一点特质进一步放大了。


他们是师兄弟,也是异姓亲兄弟,更是可以交心的朋友,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开着彼此的玩笑,深知每个人都没有恶意。但一旦有人遇到困难,他们就会收起调侃,严肃地帮助兄弟度过难关。这是多少人羡慕的友谊?


正是他们的日常相处,让人们看到了在人际交往中自己的影子,思考着什么是真正的朋友。看着这些师兄弟之间的相互挤兑,很多人往往一边羡慕着德云社这群大老爷们之间的情谊,一边思索着自己还有没有最佳损友。


可以说,节目中除了相声之外,师徒之间以及师兄弟之间真诚的情谊,才是人们觉得最有看头的地方。尤其是在处处讲究社交技巧的当今社会,人人都保持着特别安全的社交距离,不要说互损,就连直言不讳都变得很难。而这档节目中,德云社的成员遵循着长幼有序的规矩,同时也享受着最佳损友带来的真情实感。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