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正文

这部我们自己拍的《花木兰》,比迪士尼的还烂

huazhu 娱乐 2020-10-28 16:31:00 71 0

作者/土卫六


有多少人听过《木兰:横空出世》的名字?


别误会,它与刘亦菲主演的那部好莱坞大片没太大关系,仅有的相似之处大概是豆瓣评分都在五分以下。这部本月初悄然上映的国产动画电影,为“国漫崛起”话题写下一个尴尬的注脚。


《木兰:横空出世》号称要为国漫争脸,结果脸都丢光了。/剧照


自2015年的《大圣归来》开始,大众重燃对于中国动画电影的信心,去年,《哪吒之魔童降世》更是以总票房第二的成绩,将这种骄傲的情绪推到了顶点。其片尾预告的《姜子牙》让无数人从去年暑假,一直期待到今年春节,直到不久前的十一长假才告上映。


看完《姜子牙》,25万豆瓣用户给出了平均7分的评价,对比《魔童降世》的8.4分,大多数观众显然还不够满意。



观众期待已久的《姜子牙》,即便制作精良也无法挽回剧本的崩塌。/定档剧照


诚然,这几年口碑好的国漫作品越来越多,有的基于《西游记》《封神榜》等古代神话进行改编,如《大圣归来》和《魔童降世》;有的则完全是原创IP,如《罗小黑战记》《雾山五行》。


无数创作者们殚精竭虑,头都熬秃,为的就是国漫也能像日漫、美漫一样叫好又叫座。


但高口碑作品撑起了国漫崛起的脊梁,被低口碑作品拖了后腿。还有一些“负口碑”作品,就像脊背上的脓疮,一揭起就痛,可再不揭,迟早要把《大圣归来》们打下的基础给毁了。


它们或是借壳外国作品蹭热度,或是打着国漫崛起的旗号吸眼球,空有噱头,骗人关注。画风粗糙、建模稀烂,故事情节更是粗制滥造。有的甚至直接照抄剧情,更有的连构图甚至素材都完全照搬。


都2020年了,这样的作品依然存在,还能接连拿下补贴项目,还黄金时段上星播出,或在重点档期拿下不少排片,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前有《钢铁飞龙之奥特曼崛起》,今有这部《木兰:横空出世》。



中国人的木兰,拍得比迪士尼还烂


《木兰:横空出世》是一部心气很高的作品。


导演廖光华曾在他的微博这样说:“西方人对木兰的无端臆想,是我完全不能接受的,相信也是有家国情怀的中国人不能接受的……看完迪士尼木兰,我们比以前更自信,中国的木兰真的是要中国人来拍,这次两个花木兰虽说相隔不到一个月上映,但我们讲的故事算是赢定了!”



映前有不少用户对这部国产木兰充满期待。/豆瓣截图


这部片在档期上也充满了自信,原本定档10月1日,有“双节”加持,票房应该大赚。没过多久,又把档期悄悄往后挪了两天,改到了10月3日,似乎是为了避开《姜子牙》等大热影片。


这样的规避策略果然有一定效果,10月3日上映首日,《木兰:横空出世》拿下了2.4万个场次,接近当天总场次的5%。如果口碑真有导演宣称的那么好,排片一定会跟着口碑逐步抬升,当年《大圣归来》就是这样的路径。


谁知才过了一天,这部号称“真中国真木兰”的作品就匆匆撤档。看看豆瓣评分,只有3.1分。热门评论中有位网友这样评论道:“卡帧版花木兰?一个一个动作像机器人跳街舞一样……花木兰和匈奴王子公然‘马震’,震着震着居然就停战了……国漫之耻,蹭热度还偏离主题成了偶像剧。”


相信看完这段评论,大家已经基本知道剧情了——木兰奉命刺杀匈奴王子,遇意外被王子营救于是爱上了彼此,从此和亲,边疆上再也没有了硝烟。全片完。


剧情和花木兰原作离题万里暂且不提,连基本的动画效果都是槽点满满,整个军营除了主角没有再多画半个士兵,真是省工夫……


如此质量,撤档时给出的理由却是“能投入的宣发资源实在太少”,让人无言以对。



这部片还请了张碧晨唱片尾曲,曲子很不错。要能在质量上下的功夫有宣发的一半,这部作品的口碑都不至于沦落至此。/官微


制作这部影片的公司叫金川文化,以紧密追随迪士尼IP著称。


此前推出的作品有《新灰姑娘》《白雪公主之矮人力量》《白雪公主之神秘爸爸》《美人鱼之海盗来袭》,其中豆瓣评分最高的是《新灰姑娘》,“高达”4.4分。最低的是《美人鱼之海盗来袭》,低至2.6分,《上海堡垒》都比这个分高。


不难看出,这些作品蹭的都是迪士尼公主系列的IP,但剧情往往大相径庭,制作和建模更是粗糙至极。许多家长带着孩子看完后直言“被骗”,甚至还有人称之为“欺诈”。


广义上讲,金川文化拍迪士尼的公主系列并不能算侵犯版权。因为白雪公主、灰姑娘是格林兄弟创作的童话形象。诞生于一百多年前的大IP,大洋彼岸的迪士尼用得,遥远东方的金川文化当然也用得。


但后者所作的,更像是对迪士尼的“再创作”。


最典型的一点是,金川文化出品电影的海报设计,几乎“完美复刻”迪士尼的公主画风,还美其名曰“在好莱坞设立了自己的创作研发基地”。



不仔细看,真以为这是迪士尼出的。/官方海报


老实说,花木兰作为中国民间故事,论“版权”肯定是在中国,但我们这边却迟迟没有诞生令人记忆深刻的影视作品,倒是1998年迪士尼动画版《花木兰》珠玉在前。


《木兰:横空出世》选在国庆档期上映,到底是与刘亦菲版的《花木兰》正面拼杀,还是刻意碰瓷,我们无从考证。但有一点可以明确:大言不惭乱打“爱国牌”,但质量不敢恭维的作品,观众可不买账。



抄IP,抄剧情,甚至抄构图


蹭IP热度也不是不行,衍生作品也好,恶搞之作也罢,最关键的是背后的制作水平和创作态度。


可惜的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恰恰是国漫身上的稀缺品质。


去年一部名为《钢铁飞龙之奥特曼崛起》的影片上映,把《奥特曼》《变形金刚》《环太平洋》《侏罗纪公园》一锅乱炖到了一起。许多观众误以为奥特曼要在中国上映了,一进影院才发现“被骗”。


有网友戏称:“我觉得垃圾,我儿子觉得好看。我怀疑他不是亲生的,立马做了个亲子鉴定,结果果然不是亲生。感谢导演……”还有的网友称,自己的孩子给看哭了。



海报主角是奥特曼,到了正片只有开头一点点,而且还没有拿到正式版权,谁能忍受这样的欺骗。/官方海报


这部电影的剧情大致如下:奥特曼为了保卫地球被反派打败,艰难把能量传给了一个小男孩。所以主角是小男孩,故事主要是围绕小男孩如何反杀反派……“巧妙”转折,既蹭到了奥特曼的热度,又不至于被指责抄袭。


制作这部影片的蓝狐公司,曾经推出口碑爆棚的《超兽武装》系列。但趁着奥特曼版权混乱之际大捞一笔,显然比深耕原创来得轻松许多。


比起《钢铁飞龙之奥特曼崛起》,更著名的例子是《汽车人总动员》。


2016年,厦门一家叫蓝火焰影视的动漫公司被迪士尼旗下的皮克斯告上了法庭,理由是蓝火焰的《汽车人总动员》抄袭了皮克斯的《赛车总动员》。蓝火焰还很不服气:“形象设计借鉴现有车型独立创作完成,不构成实质相似。”



大家来找茬。/官方海报


不知道是谁给了蓝火焰自信:主角形象也就只有“额头部分”不太一致,颜色相同,甚至笑容的素材都基本照抄,就这样都敢声称是原创。最终,蓝火焰被判赔偿皮克斯135万元。


《汽车人总动员》抄袭了IP,著名的《猪猪侠》被诟病的则是构图和分镜。网友直言,《猪猪侠之大闹皇宫》一集,许多场景和《猫和老鼠之北佬战争》简直“一模一样”。


汤姆从楼梯上追杰瑞,结果摔了个人仰马翻,厨师王小二追猪猪侠的动作也是如此;杰瑞躲到洞里,用老鼠夹发射西红柿砸到洞外的汤姆脸上,猪猪侠同样用了西红柿……


相比之下,《高铁侠》对《铁胆火车侠》的照抄更加露骨。要知道,除了分镜、构图、台词照抄之外,二者每个镜头的切换时间都几乎一样,连数字“270”、主人公所吃的饭团数量都完全相同。这样的作品,对得起中国高铁吗?


至于《大嘴巴嘟嘟》之于《蜡笔小新》,《心灵之窗》之于《秒速五厘米》,更是动漫板块的月经话题。最关键的是,这些作品中有许多都上过少儿频道,给孩子造成的无形创伤该有多大。



《心灵之窗》,2009年第六届广西文艺创作铜鼓奖获奖动画。感受一下获奖作品的灵感来源。/截图


如今,这些作品可能被许多人淡忘,但它们不该被忘记——如果不记住耻辱,国漫就永远不会有真正的进步。



没有竞争,就没有真正崛起


很多人说,在看动漫这件事上,80后、90后是幸福的一代人,黄金时段的荧屏,《宝莲灯》《黑猫警长》《西游记》《葫芦娃》等优秀国产动画和《哆啦A梦》《美少女战士》《光能使者》等优质进口动画交替播出。


观众的心里,并没有对它们做出区别。


转折发生在2005年,这一年,《关于促进我国动画创作发展的具体措施》发布,对动画片收视黄金时段(17:00-20:00)必须播出国产动画片或国产动画节目做出规定,还规定国产动画片的播出总量不得少于60%。


2008年,规定再度加强,《关于加强电视动画片播出管理的通知》将禁播境外动画的时间由原有的晚上八点,延长到了晚上九点。


一系列规定收效显著,2010年全国共制作国产电视动画片共385部220530分钟,比2009年增长了28%。


但温室里的野蛮生长难免滋生乱象,比如著名的《雷锋的故事》,号称2100万元人民币的投资,画风粗劣、3D动效感人,片尾飘过的一连串庞姓制作人,更让人浮想联翩。


但就这样的片子,宣发居然号称“实现对日本漫画的跨越式发展”,到底是高端黑,还是真愚蠢,抑或是烂得明目张胆?观众自有判断。



你看看这样的画风,怎么对得起英烈。/截图


骗补动画中,像《雷锋的故事》这样的极端案例还是少数。绝大多数作品照抄美漫、日漫,唯有海报精心包(peng)装(ci)一番,目的只为骗钱,先骗补贴,再骗票房。


有媒体曾做过调查,《高铁侠》的制作方非凡创意动画所在的辽宁省对动画的补贴标准是,二维动画每分钟补贴500元,三维动画每分钟补贴1000元。



“抄就抄吧,还抄得这么难看!“ /豆瓣


从业人员更是直言,老板往往不要求质量,只要求分钟数,“钱骗得太容易了”。


一边是补贴,一边是奖励,当鼓励政策缺乏专业把关时,鼓励起到的副作用往往更大。


正如金川文化的作品明明出品如此低劣,还能屡次获奖,我们不妨细数一下:


其中,《美人鱼之海盗来袭》获得了2015年度广东省广播影视奖“优秀电影动画片一等奖”,《白雪公主之神秘爸爸》获得2015年度广东省广播影视奖“优秀电影动画片三等奖”和第13届中国动漫金龙奖“最佳长篇动画奖银奖”。


如果评奖人的眼镜擦亮点,这样的国漫之耻兴许还能少些。


而更为关键的一点是竞争。



没有竞争,就没有好的作品,《大理寺日志》的成功就是如此。/官方海报


例如院线的竞争模式,就收效明显,尽管还是有一些烂片能上映,但观众可以用脚投票,而第二天的排期也会根据前一天的上座率调整。比如两天内匆忙撤档的《木兰:横空出世》。


从某些角度来说,00后比他们的前辈更加幸运:随着移动互联网铺开,电视机不再是观看动漫作品的主要端口,在更加多元的平台上,他们拥有了选择的自由,能轻而易举地避开国产雷片——当然,前提是能够忍受时不时铺满屏幕的“圣光”。


今年八月底,南京(国际)动漫创投大会召开,不少网友记住了新闻报道里的那句表述:


“现在很多动画在受众定位上还不够清晰,成人化的问题比较突出。 ”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