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活正文

“今天,我揭开了占卜术的真面目”

huazhu 生活 2020-10-28 16:36:43 135 0

文 颖宝


催眠、疗愈与地下乱象。


“我应该选择A男还是B男?”


“公司正在裁员,我会被炒鱿鱼吗?”


“我不想生小孩,该如何说服我妈?”


有一群年轻人,聚集在广州CBD深处的角落内,焦急地向水晶球提问。坐在水晶球背后的人,是占卜师君君——一名入行5年的催眠占星擅长者。



圣杯、水晶球与燃烧的蜡烛,一场隐匿于繁华闹市的占卜。


占卜,这种过去不受主流文化待见的“玄学”,在今年疫情期间,一度冲进大众视野,展现出极高的话题度和吸金力。


微博上,#塔罗牌占卜#话题浏览量超20亿次、超364万条微博参与讨论;


B站上,相关内容播放量动辄上百万次,其中一个预测“今生良缘几何”的视频共吸引362万次观看;


在淘宝搜索“占卜”“塔罗”,解释一次牌意的价格,低则30元、高则380元。即便如此,单家店铺仍然能吸引几千上万人购买服务。



在某平台,一段简单抽牌、连结果都没公布的短视频,就能吸引140+万人观看、2.3万个点赞。/平台截图


收入不稳定、失业可能性增大、内卷严重,加之在家里闷了大半年,许多人正在迷茫中左右摇摆、迫切地寻求情绪出口。科学无法解释的占卜术,恰成他们的最佳选择——


“我不想预知未来,只想借‘天意’确认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地下心理疗愈师


压力之下,谁都有点病。失眠、易怒、焦虑、思维迟缓、夜长梦多……种种情绪里的异常因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跳入我们的大脑。


君君的工作室内,每天都有人嚎啕大哭,纸巾的地位比肩水晶球和塔罗牌。


与常规理解相反,人们情绪失控的原因,不是窥探到日后的坎坷命运,而是难以释怀的往事被说中了。



君君坐在占卜桌前,见过无数丧到极致的人,也听过无数人生故事。


君君接待过一名女孩,她抽到的塔罗牌全部与死亡相关——人总有乐观与悲观两面,像这种反映“体内全是坏能量”牌面,暗示着女孩的精神已经走向极端。


当被问及是否想过离开这个世界时,女孩的声音开始颤抖,并撩起袖子展示腕上的伤口。在她倾述期间,君君明显感觉到空气里的能量在剧烈波动,直至她将心事全部吐出、情绪归于平静,这些能量才安静下来。


“解牌意只是第一阶段,‘清洗坏能量’才是占卜的重头戏。”占卜术认为,万物之间都有相互连接的能量,比如感觉到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在拥挤的地铁车厢内无故地感到烦躁、走进安静的办公室却能感觉到刚刚有人在吵架……这些信息,都是能量传递给你的。


“能量没有好坏之分,只在于你怎么理解,就像有人觉得挨骂是在接收坏能量,有人却认为能借机吸取教训、接收好能量”,占卜师的作用,就是通过倾听、安抚、分析、建议等方式,帮助顾客将坏能量转换成好能量。


由此看来,“玄学派”的占卜术与“科学派”的心理学殊途同归,目的都是心理疏导。



木格子里的水晶石,是进行“能量连接”的工具。


在成为占卜师前,君君已经考到了催眠师职业资格证,这为“清洗能量”提供便利——当发现语言调解无法解开顾客的困惑,或对方在清醒状态下无法敞开心扉时,她会征询对方建议并尝试做催眠。


“催眠是为了深挖问题的根源。”我们都有一些无法解释的恐惧心理,比如一看到巨型物体就双腿发软、从来没有被蛇咬过却打心底里怕蛇等等,君君曾遇到一名“有严重的婚前焦虑症,甚至试图自杀”的女生。


在催眠期间,君君发现她对爱情、婚姻与家庭生活的多重恐惧,都汇集到“原生家庭”这个点上:


女生刚出生没多久,她的父母就分开了,并各自重组了家庭。她从小被寄养在亲戚家中,并且每隔一段时间就被“请出家门”、换到另一个亲戚家住,她因此形成扭曲的家庭观念,认为自己无法像正常人一样结婚。


遇到真心相爱的人后,对婚姻的排斥和对厮守一生的渴望,形成两股相互抗衡的力量,最终让她爆发出“想去死”的念头。


“‘无法结婚’这个观点,是原生家庭灌输给她的。她却在潜移默化中,误认成自己的人生真理。在催眠中铲除问题病根后,她终于与自己和解、开开心心结婚去了。”



占卜和催眠前,君君都会点燃蜡烛,或许是为了凑齐火元素,或许是为了营造神秘感,也或许是为了让焦躁不安的顾客,从沉默跳动的火苗中,找回平静的感觉。


君君,还有许多占卜师,其实都有心理学基础,却因为关起门来一对一服务、流传多年的神鬼传说、“水晶”“能量连接”等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名词,被披上神秘的、极具争议的外衣。


但君君觉得,占卜被误解为“一场胡说八道的游戏”,反而为需要心理帮助的人,提供了另一种躲避世俗眼光的治疗方式。


“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病了’,更不会去看心理医生,因为在中国,这是一个很严重的表述”,但问题在心里埋太久,就有一天会爆发的。


“一个人被发现去看心理医生,无论出于什么原因,背后都会被议论指点,但如果他去占卜,大家只会觉得他‘贪玩’。”


或许,占卜师就是带有神秘色彩的“地下心理疗愈师”。



君君工作室的一面墙上,挂着一张“太阳与女性”的图腾,与寓意“理解到幸福是一种选择”的太阳塔罗牌十分相似。


行业潜力大,但不稳定


“算命经济”在中国有着庞大的用户基础。


2003年,中国科学技术协会面向全国18-69岁人群、做了7年内的第3次“对未知现象等有关问题的看法调查”。


结果显示,迈入21世纪,我国仍然有38.6%的人认为“看风水”有道理、20.4%的人相信特异功能是存在的、11.5%的人相信生命有轮回。意味着,超过1/4的中国人,是算命产业的潜在用户。


时间滑到2011年,“算命文化”依然在我们的血液里流淌。据美国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 System),中国有1.45亿人相信风水、1.41亿人相信财神、3.62亿人曾在过去12个月内算过命或看过相。



根据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在2019年发布的调查报告,具备科学素质的中国公民占人口比例为8.47%,也就是超过91%的中国人不具备科学素养。/《中国公民科学素养调查》


文化观念的地基如此牢固,占卜行业作为“算命经济”的分支,在2005年命理综艺《塔罗魔法心》播出至今的短短15年内,发展形成一定规模,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只不过,相对于爷爷奶奶一辈的“跳大神”“拜观音”,从西方传入、自带“洋气体质”的占卜术,更能吸引年轻人。


找君君占卜的人,年龄在22-35岁之间、本科和大专学历占大比重、以女性为主、求助问题大多围绕情感和工作。


“35岁以上或本科学历以上的人,除了做生意的信风水,大多不会去信命运,而是选择信自己;22岁以下或大专学历以下的人,他们的生活相对简单、没太多烦恼,而且会觉得占卜太贵了。至于性别差异,是因为女性偏感性,相对男性更容易想不开、需要更多心理安抚。”



男性只要睡一觉,烦恼就消失了,女性更多需要靠外物增强信念感。/图虫创意


较短的国内发展史、年轻的用户群体,决定了从事占卜行业的人也整体偏年轻。


据君君了解,广州的占卜师年龄在25-23岁之间,大多凭借兴趣入行——


他们小时候受动漫、小说影响而爱上占卜,于是购买相关书籍自发学习、将其变作自己的事业。


从A面理解,占卜是一个富有激情、充满动力的行业;从B面理解,占卜则是一个无需考证、无需“师傅领进门”的零门槛行业。


“很多人只看过一本书,连‘能量连接’都没搞明白,就说自己是占卜师,这会误导很多真正需要心理调解的人”,君君认为,不懂得分析顾客心理状态,只知道复读牌意、让对方自己对号入座的占卜师,不是好的占卜师,“即便让你说中了对方的困扰又能如何,你并没有给出任何实质性建议”。


只可惜,目前占卜行业还处于初期混沌状态,没有一套判定占卜师专业性的标准或约定俗称的职业守则,就连同行之间的交流,也只是谁跟谁玩得好,就组成一个圈子、偶尔约着线下聚会,没有能“将散沙汇聚到一块的人或协会”。



每一张塔罗牌都包含很多意思,占卜师需要与顾客进行“能量连接”,针对不同的心境,解读出不同的内容。


行业尚未走上正轨,行内人也不可避免地,身处不稳定的环境。


“占卜师大多是兼职,主业开美容院、在店内辟出一个角落为顾客占卜都是常见现象。至于大神级别的占卜师,主要收入来源是开班授课、写文章、写书,占卜同样是他们的副业”。


“人人都自称占卜师”导致市场被分薄、占卜耗时长导致接待顾客数量受限,是占卜师收入和职业发展不稳定的原因,也是行业目前面临的问题——


当个体都无法一心一意发展事业,又如何推动整体发展?



君君也是一名兼职占卜师,“要等积累到一定量的客源,才敢全职去做”。/君君 供图


乱收费,乱立门派


君君有两种收费标准。


一种是普通占卜,80-90元解答一个问题,预计耗时15-30分钟,如果需要继续问下去,就按问题的数量加收钱;另一种是催眠,价格在2000-3000元之间,预计耗时6个小时。


君君每个月大概能接待90名普通占卜顾客,或6-7名需要催眠治疗的顾客。


掐指一算,她比不少996的白领赚得要多。但如果你多留意购物、短视频平台,会发现她的定价仅在中等档次——


根据壹娱观察,B站头部塔罗UP主们的预约报价,每小时集中在400-800元之间;美团上,有商家标价360元半小时、1805元1.5个小时;自媒体 “互联网指北”采访过一名占卜师,对方表示“200元10分钟”,算下来每小时要1200元。



某占卜师的公开报价。/公众号截图


占卜一次,少则几十元,多则成百上千元,占卜师的收费标准差异巨大,一是与业务能力有关,二则牵扯出占卜行业的第一大乱象——


乱收费,定价无标准。


“业内没有制定收费标准,价格都是我们自己定的。”君君也希望能有一套监管与制约的规则,“考虑到租金、宣传费用不同,价格有浮动是正常的。但只懂复读牌意的占卜师,也敢收几百元,将让市场变得更乱”。


占卜行业的第二大乱象,是存在各种奇怪的门派。


“占卜本没有流派之分,只有催眠、占星、道教、佛教等不同类别,近年却突然冒出一些独立门派。”君君觉得,如果只用以学术交流,倒无伤大雅,但偏偏有人想体验被拥护的感觉,“他认为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不允许下面的成员质疑”。


为了让成员臣服于自己,门派领导还会制定各种打破正常思维方式的规矩,比如要求他们进一个门,要讲一大段话,进下一个门,又要重复这一段话;夜里12点,到墓地冥想一小时;跪在地板上,接受师兄师姐的抚摸。


“时间一久,这种充斥个人崇拜的行为,容易演变成群体性洗脑,挺危险的。”



总有占卜师,爱给自己披上形似“巫术”的外衣。/图虫创意


对年轻人来说,占卜是一场能满足好奇心、宣泄情绪的“游戏”;


对占卜师来说,用户群体庞大、有独特的文化标签、工作时间自由,是这个行业不可替代的魅力。


早在今年年初,就有媒体预言,占卜以及背后的玄学内容行业,将成为新风口。


或许在不久后,这句话会成为现实,但在目前,占卜行业必须先直面缺乏监管和制约规则的问题,杜绝乱定价、乱设立门派等一系列乱象。


当这一切都完成了,占卜才有可能成为真正被主流社会接受的行业。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