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正文

苏伊士运河:法老、石油与黄金水道

huazhu 历史 2021-03-30 00:17:44 23 0

文 胡同


对于埃及来说,封锁河道每延长1小时,就损失4亿美元。


北非,埃及的苏伊士运河上,一艘货轮的搁浅,堵塞了联通欧亚贸易的海上航道。这艘货轮,让全世界都开始关心起苏伊士运河。


埃及,被称为金字塔之国和棉花之国。而苏伊士运河的开凿,与英国在18世纪的纺织革命有关。当时英国需要通过运河将产品从欧洲销往东亚诸国。可以说,苏伊士运河从诞生开始,就是世界经济交易的海上咽喉。



这艘货轮直接横截在运河当中,将航道拦腰截断。


我们梳理了一些关于苏伊士运河的关键信息,希望大家看完后能对这条运河有个大致的了解。


1869年


这一年的11月17日,现代意义上的苏伊士运河正式通航。通航以后,往来欧亚的船不用绕行南非的好望角,可以缩短大约7000公里的航程(相当于北京至广州往返2.5次)。



19世纪首次通过运河的情形之一。


之所以说是现代意义上,是为了和埃及王朝时期、法老辛努塞尔特三世下令修建的苏伊士运河工程区别开。“苏伊士”正是这位法老的名字,但在那之后的一千多年里,这项运河的工程都没有真正成型。


推动运河完成的,是18世纪末拿破仑占领埃及后的决定。不过,因为当时的工程师算错了红海和地中海的海拔高度,以为要在其中建造船闸,拿破仑判断项目推进难度大,不了了之。


直到19世纪中,法国驻埃及领事费迪南子爵再次推进苏伊士运河项目,他成立苏伊士运河公司,通过向埃及租赁土地99年的方式,终于以公司的名义开凿运河。



开凿苏伊士运河。


开凿过程大约11年,即便是以压迫穷苦埃及人的方式推进,开凿花费还是达到了1860万英镑。


不过成本很快就收回来了。通航后的60年里,苏伊士运河公司通过收取过河费,总利润高达35亿法郎,但这笔钱大多都归属了英国和法国。


17.7万股


英国之所以能从运河的过路费中收获巨额利润,皆因当时代表埃及利益的运河大股东Isma'il帕夏欠了巨款,不得不将自己的17.7万股份卖给英国。此后英国就有了控制苏伊士运河的实权。


这个归属权也体现在1936年的《英埃条约》中,条约承认了英国对运河的控制权。


10月29日


1956年10月29日,苏伊士运河战争打响,即第二次中东战争爆发。



第2次中东战争示意图。


战争源于二战后英法两国的实力被削弱,前苏联试图借此机会进入中东建立势力范围,美国通过与土耳其、伊拉克等国签订《巴格达条约》为手段,抵御前苏联向中东的渗透。


作为时任埃及总统的纳赛尔,感受到了全球几大势力集团的角逐和争斗而带来的威胁,决定将苏伊士运河收归国有。这个决定也很符合埃及人民的愿望。



埃及国父纳赛尔。


英法当然不会同意。一来合同没到期,二来运河是西欧石油的补给线,运河如果被埃及国有,那石油的运输或许将受制于人。


美国也不同意。因为这会影响中东供应到美国的石油,而且还很可能让巴拿马“依样画葫芦”地学习埃及,收回巴拿马运河主权。不过,当时的美国不愿意开战,他们担心开战会让前苏联找到机会介入中东事务。



中东的油气资源。


天真的英国人以为美国是盟国,就建议法国和以色列发动袭击,然后以调停人的身份阻止法、以入侵。可惜美国人在这次事件中,不仅没有插手,还对英国的石油供应动了手脚。


在国际社会的舆论压力下,也因为资金和燃料的短缺,英法被迫撤军,苏伊士战争结束。这次战争不仅再次削弱了英法两国的实力,还让这两个国家失去了国际地位、损失了大国风范。


美国和前苏联倒利用这个机会,变成了世界霸主,这才有了之后的美苏争霸。


8年


1958年阿拉伯联邦共和国成立。埃及在这一年和叙利亚合并后又脱离,中东世界在那段时间里剑拔弩张、摩擦不断,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侯赛因、叙利亚、黎巴嫩等等关键词在此时进入纷争的中东史。


直接的结果就是以色列下定决心要和阿拉伯国家开战。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爆发。



第三次中东战争,以色列空袭埃及。


这次战争也被称为“六日战争”。尽管对战6天就停火了,但苏伊士运河却在那以后关闭了8年,直到1975年6月维和部队进入,苏伊士运河才重新通航。


此后,和以往的跌宕相比,苏伊士运河逐渐在往来不息的货轮中,逐渐流淌到了今天。


如今,苏伊士运河每天过往的货轮超过50艘,占全球海运贸易量的1 / 10,是埃及最大的外汇收入来源。从1975年到2000年的25年里,埃及从运河征收的过河费达到300亿美元。


1000吨


在苏伊士运河上通行,满载油轮限速13公里/小时,货舱船为14公里/小时,通过运河全程需花费11至16小时。每天,通过苏伊士运河的石油约550万桶。


堵塞苏伊士运河水道的巨轮叫“长赐号”(Ever Given),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远洋船之一,可以装2万个标准集装箱。如果把这艘船竖立起来,其高度大概和广州西塔差不多。



直接致使苏伊士运河瘫痪的“长赐号”。


如今的河道,大概就像西塔横亘在水面上,拦截了过往船只。截至3月25日17时,有238艘船被迫等待,超过数千万桶原油和石油产品被迫滞留。


如果为了赶上预定的交货时间,船只可以改道南非好望角的航线,但必须增加2节航速,代价是额外要燃烧1000吨燃料。


有个细节,以往油价便宜的时候,部分货运公司宁肯燃烧更多燃料绕行好望角,其成本也比苏伊士运河的过河费要低。但因为堵塞时间过长——比如从苏伊士到阿姆斯特丹,走运河大概13天,走好望角会超过41天——苏伊士运河仍是绝对优选。



“长赐号”显然已经扼住苏伊士运河“命运的咽喉”。


对于埃及来说,封锁河道每延长1小时,就损失4亿美元;而对于全球贸易亦是如此,粗略估计,东西往返,每日在苏伊士运河上的货价总值大约在96亿美元。


60美元


航道堵塞以后,国际油价一路飙升,涨幅一度超过5%,成交价突破60美元 / 桶。


或许是知道近期河道疏通无望,加上欧洲因疫情封锁而对原油的需求减弱,油价在这两天又开始下跌。



以一己之力,影响了石油天然气及消费品的贸易。


美国倒是可以趁机发财,抢到一些天然气订单——天然气目前是石油产品有效的替代能源。


至于运河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官方预计需要数周时间。


还记得拿破仑为何放弃了修建运河的历史吗?他们算错了红海和地中海的海平面高度,也就是说这两个海之间并不在一个绝对的海平面高度上,而随着潮汐变化(最近接近满月,潮汐变化最为明显),河道的吃水深度并不一致。


长赐号可能是因为水位降低而搁浅的, 因此要再次启航,需要等到大潮让河面水位上涨。至于什么时候能涨到既定的高度,坐在办公室人恐怕很难算出来。



为了疏通运河,挖掘机还“未成年”就出来工作了。


总之,如今这条堵了的苏伊士运河,它的发展史就是半部中东发展史,也始终牵扯着全球政治和经济格局的不断演变。 但背后的真相仍然躲在一层迷雾之中,就像曾经在阿拉伯的劳伦斯说的那样,“历史是可塑的,人们愿意相信什么是真相,什么就是真相”。


如今真相只有一个:苏伊士堵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