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正文

看完《寻龙传说》,我对迪士尼公主片彻底失望了

huazhu 资讯 2021-03-30 00:19:49 28 0

2020年3月,迪士尼第17位公主拉雅面世。/电影海报


2021年3月5日,《寻龙传说》全球公映。时隔八年,迪士尼再次操刀“公主”系列,但这一次的公主似乎并没有让大众买账。


烂番茄推荐度95%,豆瓣开分7.7,这个成绩对于任何一部电影,都算是一个不俗的成绩。可当一部电影被贴上迪士尼的商标,那就另当别论。作为全世界首屈一指的动画电影制作公司,7分无疑远在迪士尼的标准线之下,何况,它还挂着“迪士尼公主”这一噱头。


对比于过往的迪士尼电影,《寻龙传说》或许只能用平平无奇来形容。仰赖于全世界最顶尖的技术水平,《寻龙传说》从场景描绘到人物刻画显然是过关的,但可惜的是,技术水准几乎是这部电影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



图自《寻龙传说》。


抛开画面,遮住商标,单论剧情的深度以及人物性格,你很难相信这是迪士尼在2021年推出的新公主:一人一狗拯救家族的老套英雄历险情节;按着指引走就实现愿望,毫无曲折的故事走向;公主拉雅过于强大的主角光环等等。迪士尼不如直接将“敷衍”二字写在影片的开头。


而为了体现自身确实有所突破,《寻龙传说》做减法倒是十分痛快,除了保留下公主身边可爱的吉祥物,系列中必备的“王子”和“歌舞”元素都被砍得一干二净。于是,主角拉雅变成了迪士尼史上第一位“真正意义上不需要王子也不需要跳舞的公主”。


这一系列操作,让《寻龙传说》看上去格外平庸。这位来自东南亚的拉雅公主,用尽全身的力气都没能拯救这部新片。对于观众来说这只不过是一次失败的尝试,但对于迪士尼公主系列这个IP而言,这次失败的影响可能会更加深远。



拉雅的奋斗终成泡影。



迪士尼公主养成记


也许华特·迪士尼都没有想到,百年之后,迪士尼乐园中最多人喜爱的,不是自己最初创作的那只老鼠,而是一个个穿着飘飘长裙的公主。


1937年,迪士尼首部公主系列动画《白雪公主》上映。作为格林童话中的经典篇章之一,《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的故事家喻户晓。而热衷于动画制作的迪士尼当时也有了转型的念头,他们瞄准了《格林童话》和《安徒生童话》,开始将书中的人物搬上荧幕。


不得不说,这一次的尝试让迪士尼大获全胜。原作的高知名度加上迪士尼别具匠心的改编,使得《白雪公主》以一个全新的姿态出现在大众的面前。为了突出童话的美好,动画版的《白雪公主》摒弃了原作某些过于黑暗的情节,取而代之的,是欢快的音乐和色调明快的画面。



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


作为全球第一个创作出“有声动画”的公司,迪士尼在创作《白雪公主》将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在那个全世界都深陷战争漩涡的时代,公主以及背后的迪士尼成为了无数人心中的一抹白月光。


随后,迪士尼便开始有意识地创造公主。《仙履奇缘》、《睡美人》、《小美人鱼》,这些上个世纪问世的作品,成为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回忆。从那时候开始,迪士尼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女孩造梦工厂”。


直到1991年,《美女与野兽》再次创造了历史。其实,早在20世纪40年代,华特·迪士尼就已经希望将这一故事搬上荧幕,但由于技术能力不足等原因,直到他去世也没能如愿。


直到1983年,这个被搁置的项目再次被提及,五年之后,《美女与野兽》的故事雏形诞生。又历时3.5年,在近600位画师和技术人员竭尽心力创作下,华特·迪士尼毕生最爱的故事被赋予了新的生命。



《美女与野兽》的开头画面就扣人心弦。


《美女与野兽》不负众望,创下了动画电影的众多新历史。它不仅是首部获得金球奖最佳影片(音乐动画类)的动画,更是首部提名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动画以及首部在北美获得超1亿美元票房的动画电影。


与过往的公主不同,《美女与野兽》从人物设定和故事内核都有了很大的突破。过去,公主和王子的形象都有着固定的模板,公主都是肤白貌美,窈窕多姿的;而王子也总是骑着白马,彬彬有礼的形象——即便是出身底层的灰姑娘,也有着一副标致的面孔。


野兽和贝儿公主的出现打破了这样的刻板印象。野兽还是王子的时候,因为桀骜不驯的性格被施法变成野兽,而贝儿在遇到野兽前也只是一个沉迷书籍的文艺青年。


没有了一见钟情的直接,野兽和贝儿从邂逅到感情升温的过程让《美女与野兽》成了一个“恋爱养成故事”,相互理解的爱情故事给女孩们虚无缥缈的公主梦增添了几分现实的美好。



迪士尼史上第一位嗜书如命的公主。


站在宇宙中心呼唤爱的《美女与野兽》,不仅很好的传递了消除外貌偏见的主题,而且消除了大众对于迪士尼公主的偏见。从片名的并列“双主角”到片中叙事篇幅的平均分配,《美女与野兽》的每一个细节都充分突显了“男女平等”。贝儿与野兽的平等相处使得“公主”不再仅仅是女孩们爱看的童话,更是大众都喜闻乐见的作品。


自此,越来越多不同类型的公主和王子登上了迪士尼的舞台,他们不再是过去那样完美无瑕,但却各具个性,特点鲜明。



不同于过去的白皙,阿拉丁和茉莉都是黝黑的皮肤。


进入新世纪,掌握“财富密码”的迪士尼有意将公主们打造成系列商品。它甚至开始归纳起迪士尼公主史,符合条件的女性角色们被迪士尼正式加冕成“公主”,载入迪士尼公主系列的史册。可谁都没想到,属于公主们的寒冬很快就降临了。



从高峰到低潮


2010年可谓是一个分水岭,在《魔发奇缘》之后,迪士尼公主的影响力和受喜爱程度大不如前。


在《魔发奇缘》诞生前,公主系列虽然还是沿用着《美女与野兽》时期的创作思路,但公主们的表演已经略显疲态。对比于从前清一色的8分以上,《风中奇缘》《公主和青蛙》等作品都在8分的边缘徘徊,急于寻求突破的迪士尼在《公主与青蛙》上映一年之后,推出了《魔发奇缘》。


依靠着最新的3D技术,迪士尼出现了历史上首对立体化的公主和王子。凭借着乐佩公主活泼灵动的性格以及尤金王子的痞帅形象,这位长发的公主用她具有魔法的长发盘活了公主们逐渐黯淡的皇冠。此后,迪士尼更是趁着《魔发奇缘》的红利一连推出了好几部与之相关的番外作品。



谁不爱痞帅大叔与俏皮萝莉的搭配呢?


但《魔发奇缘》只是昙花一现,之后的公主系列又开始延续上世纪90年代的风格,甚至开始大刀阔斧的对王子形象进行改动。


如果说《美女与野兽》只是将王子的形象从刻板变为了另类,那《魔发奇缘》之后的作品则是直接将王子这一设定抹除。从《勇敢传说》开始,观众再难看到王子和公主们并排出现的景象。迪士尼开始弱化爱情在公主片中的设定,比起让公主们最后和王子修成正果,迪士尼更希望公主们自己谱写冒险故事。


2013年,《冰雪奇缘》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公主姐妹花与反派王子的对抗让人直呼:“迪士尼的公主终于不用再依靠王子啦”。一时间,所有的舆论都聚焦在了迪士尼这一次的改变上。



从“真爱无敌”到“姐妹情深”。


舆论的意见似乎影响了迪士尼的创作思路。在之后的《冰雪奇缘2》中,彻底除去王子的迪士尼受到质疑,有人吐槽这部续作不是一部动画电影,更像是一张迪士尼原声大碟的MV。这次的失败,又让迪士尼盯上了公主系列中存留至今的“尬场歌舞”。


于是,在最新的作品中,王子不见了,歌舞也停了。但这次变革没有复刻《美女与野兽》的成功,终究还是让公主们落于俗套。


迪士尼公主真的不能脱离王子和歌舞吗?新电影不好看的根本原因,还是“一刀切”的敷衍心态让迪士尼产生了“舍弃糟粕就能成功”的错觉。



图自《魔发奇缘》。


仔细回顾那些惊艳的公主们,会发现她们都有着相似的特点。《美女与野兽》的剧本经过了四轮改编才确定最终方向,在设计野兽和贝儿的时候,动画师花费了一半的时间去观察和总结过往作品中公主和王子的形象。



贝儿和野兽的手稿。


动画师Glen Keane在设计野兽的形象的时候更是融入了狮子、水牛、猩猩等6种动物的形象,为的是塑造一个让人看上去“熟悉”的野兽。


在这个过程中,野兽作为一个王子形象,除了肩负着传统故事中“公主的另一半”的身份,还有着自身独有的魅力。在这样的用心设计下,野兽的存在为整个故事提供了别样的视角,野兽每一次对贝儿态度的转变都有力地推动了故事情节。



图自《美女与野兽》。


至于“尬场歌舞”,则更是公主片的灵魂所在。逾百年的动画制作历程中,迪士尼几乎横扫了国际各大电影节上“最佳音乐奖”的提名,从《狮子王》到《冰雪奇缘》,即便不能说出这些电影中每首配乐的名字,但旋律响起的那刻总会让人不自觉的跟着哼唱起来。


再者,公主们的歌舞表演可不是单纯的尬演。主创们在创作动画时,总能将音乐剧元素融入到电影之中。公主们在电影中唱的歌曲都经过用心的演绎,比起一直依靠故事情节和对话推进影片发展,创作者们更倾向于让公主通过歌声和舞蹈表达当下的心情以及交代中间略过的剧情,以此来作为剧情的转折。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Elsa凭借一首《let it go》实现了从失落无助到自信自强的人物蜕变。


除去王子和歌舞元素,更像是不愿费心打磨剧本的借口。这或许是为什么近年出产的《冰雪奇缘2》以及《花木兰》真人版再也没法让观众满意。



公主们的再次加冕


套路化的创作和过多的小心思,骗不了那些怀揣着童心长大的女孩。要让公主们再次成为万千女孩的梦想,迪士尼首先得找回自己的创作童话的初心。


童话大王郑渊洁曾经说过:“现在的孩子越来越不爱看童话了。”随着社会的改变,人们对于童话的看法也有了新的认知。过去,童话可能只是父母用来哄孩子入睡的工具,是孩子们心中美好愿景的启蒙书。但随着童话创作的断层,人们开始对过往的童话进行更多的解读。



公主们就像野兽那朵凋零的玫瑰,黯然失色。


在新的时代价值下,我们当然需要革新公主形象。为了彰显自我特色与独立,公主们可以从弱不禁风变得独当一面,也可以为了保家卫国披挂上阵。


但这并不意味着这样的公主们就必须要断绝七情六欲,舍弃儿女情长。《木兰辞》中既有木兰征战前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也有大捷归来时的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


华特·迪士尼当初决定改编童话中的公主时,比任何人都清楚原版故事的情节,而他之所以仍然对此进行改编,目的就是为了打造一个全世界最大的梦工厂,好装载下所有心存童真的孩子的梦想。



《无敌破坏王2》中现代化的公主们。


直到现在,迪士尼依然是全世界最顶尖的动画制作公司,而迪士尼公主也依旧是最成功的商业动画系列之一。所以即便是在公主史上泯然众人的《寻龙传说》也一样能击倒市面上大部分的动画。


拥有着世界顶尖技术和团队的迪士尼唯一要做的,就是沉下心来,回归到悉心打磨《美女与野兽》的状态。毕竟,如今的迪士尼有着各式各样的IP可以撑起他的运营和发展,作为元老级别的公主系列完全可以卸去商业的重担,转而更加倾向艺术化和质量化。



迪士尼公主大合照。


当初看《美女与野兽》的那批女孩可能早已为人妻,为人母,那个曾经在橱窗前撒泼打滚,哭喊着要母亲买下公主裙的女孩,已经开始为下一个公主挑选裙摆了。


但华特·迪士尼曾经说过:“不管怎么样,大人不过就是长大了的小孩。”童话故事最希望传递的是让长大的了小孩保留住昔日童真,当大人和小孩都愿意回归到一种不太现实的美好的时候,迪士尼公主的传奇才得以延续。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