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正文

中国隐形富豪最多的城市,也太佛了吧

huazhu 财经 2021-03-30 10:26:11 29 0

很多人都知道广东GDP排名第一第二的是谁,第三位却寂寂无名。可走遍袅袅岭南,却再也找不到第二座这样的城市:因佛得名,小而磅礴,悠然自得,武术、禅意、粤剧、舞狮、陶艺一脉相承,不争之争,藏而不露。【湾区漫游记】是九行号新开辟的栏目,主打湾区城市深度旅游。在日新月异的今天,我们想了解更多南方城市的变迁,连接过去、现在和未来。

广东有座深藏不露的城市,这座城市看似不起眼,却大隐隐于市,吃尽了岭南的风貌底蕴,自成一套江湖。


说它寂寂无名,却在过去的两年里,GDP成功突破万亿大关,跻身“万亿俱乐部”,更挤掉了昆明和宁波,化身中国“新一线”城市。



△它早已悄悄跻身“新一线”城市 / 图虫


说它不问世事,却早已在多个领域里做成了“隐形冠军”:陶瓷产量世界第一、电风扇产量世界第一、“富裕家庭”“高净值家庭”全国地级市第一。


说它不解风情,却凭功夫和美食久负盛名,在密密麻麻的流水线之外,寺庙、粤剧、陶艺、醒狮、龙舟、咸水歌,何愁织不成一幅岭南的生活禅意?



△万亿级别的城市,生活气息却异常浓郁 / 图虫


是你了,中国佛山。


紧挨广州西侧的佛山,自有身为老三的尴尬,可走遍袅袅岭南,竟再无一与之相似:因佛得名,小而磅礴,悠然自得,以祖庙为中心百年繁庶在此徐徐铺开,城市内核与武术、禅意一脉相承,不争之争,藏而不露。


都说“世人皆言北上广,厚重少文是佛山”。这座不显山露水的城市,是时候让所有人看见了。



佛山不“佛”


一千三百多年前,伴随着“哐当”一声,塔坡岗大放异彩,人们挖出三尊铜佛,给这个地方取名“佛山”。


多年以后,又把主城区称作“禅城”。


但佛山,可一点也不“佛”。摊开地图,有人把佛山的地貌比作一只凤凰,到石湾的小丘陵有99道岗,连起来宛若一条游龙。在“凤形龙势”的传说中,佛山终于开启了一段不平凡的故事。



△佛山的起点,塔坡古迹 / 老艺术家摄


当“拆迁”“分红”“村民”这些谈资逐渐被摆上台面,“佛山人有钱”这个事实,终归还是藏不住了。


近日,据胡润研究院发布的财富报告显示,佛山资产超600万元与1000万元的“富裕家庭”和“高净值家庭”数量均位居全国前十,“富裕家庭”达7.4万户,高居中国地级市第一。


也就是说,在佛山,平均每17户家庭中,就有1户资产超过600万元。


但是这些,你在佛山街头丝毫看不出来,穿白背心、人字拖,在街市里买菜的,极有可能就是从其中一户“富裕家庭”走出来的。



△佛山的隐形富豪非常多 / 图虫


佛山人很实在,他们起家靠的可不是什么佛像传说、仙家重地,而是实打实干的实业,从古至今,无不如是。


当一条佛山涌穿佛山而过,成为广州通往西江、北江的主要航道时,就奠定了其时佛山的命运。《南海县志》称它“合西北二江之流,从外省来者,皆问途于此”。


宋末元初,自北方逃避战祸而来的手工业者在此扎根,又背靠广州这个南方最大的通商贸易港,一时间,天时地利人和齐集佛山。



△佛山三水,汇聚了西江、北江和绥江 / 图虫


到了明清巅峰时期,佛山已经成为仅次于广州的工商业城市,凭借冶铁、陶瓷和纺织“尘肆居民,楹蹄十万”,甚至一度超过两藩盘踞的广州,与湖北汉口、江西景德、河南朱仙并称“四大名镇”。


光是冶铁一项,佛山就是清朝全国最大的冶铁基地。全盛时期,佛山拥有三万多个铁匠,每年能产出六千万斤铁器,是名副其实的中国“铁仓”。


哪怕后来手工业式微,佛山仍然没有丢掉自己的祖业(实业)。



△佛山南风古灶,见证了百年烧陶光阴 / 老艺术家摄


北滘家电、南庄陶瓷、西樵纺织,不同的制造业在佛山41个专业镇落地生根,组成一个坚不可摧的强大工业体系,让佛山一跃成为中国第六大工业城市。


佛山的实业强大到什么程度?


这么说吧,在佛山,平均每秒钟就有2个电饭锅下线,每分钟有1辆汽车下线,每分钟能生产100台微波炉,每小时能生产洗衣机273台,每天生产冰箱超过2万台……



△佛山顺德北滘美的集团总部 / 老艺术家摄



△佛山顺德北滘碧桂园集团总部 / 老艺术家摄


美的、碧桂园、海信、格兰仕、海天、健力宝、联塑在佛山济济一堂,佛山已经有2家世界500强、8家中国500强和76家广东500强企业。


在广州、深圳的光环之下,佛山就像一个无名英雄,但它能打的早已不只是功夫,还有让人望尘莫及的经济底气。



武术与禅意


但倘若你走进佛山老城区,你丝毫不觉这是一座工业城市:青砖绿瓦、树影婆娑、勾栏瓦舍、市井江湖......


让你不得不感叹一句:“佛山果然修禅,不过修的是充满烟火气的生活禅。”



△佛山生活有禅意 / 老艺术家摄


地处珠三角腹地,河涌交错,西江、北江和汾江共同勾兑了这片土地。在数千年前,已有香山先民于此作息生活;宋元时期,从北方来的一批难民又给这里注入了中原文化;背靠广州,又率先尝到海洋文化的冲击。


毋庸置疑,糅杂了百越文化、中原文化和海洋文化的岭南文化,在佛山深入骨髓。


这些,在佛山的街头巷尾,一眼便知。


千百年来,佛山人们都围绕着祖庙起居生活,亘古不变。可以说,祖庙就是佛山的一座缩影,浓缩了所有精华。



△祖庙,囊括了佛山千百年的文化精髓 / 图虫


黄飞鸿纪念馆、叶问堂在祖庙落脚。讲起武术,又舍佛山其谁呢?地处偏远岭南,倭寇时常来犯、冶铁行业带来的巨大利益错综复杂,于是习武在佛山蔚然成风。


在近代全盛时期,佛山的武术馆超400家,流传的拳种有50多种。提起一句“佛山无影脚”,无人不肃然起敬。洪拳的黄飞鸿,咏春的梁赞、叶问,还有后来李小龙,都以武术在这世间中修身立命。


武术,对于佛山人来说,早就不只是强健体魄,还是一种精神滋养:他们尚武,却不好勇,讲求隐忍、修身、不争、藏而不露,正如“叶问诀”里的第一句便是“念头不正,终身不正。”这些一代宗师的传说,带给佛山人为人处世的影响是无穷尽的。



△佛山祖庙武术表演 / 老艺术家摄



△佛山祖庙醒狮表演 / 老艺术家摄


佛山人也虔诚,祖庙里供奉的是道教北帝。在佛山,宗教很多,除了佛教、道教、妈祖等民间信仰,还有后来传入的基督教。


除了始建于北宋年间的祖庙是“诸庙之首”,佛山的寺庙尤多。据民国《佛山忠义乡志》载,镇内有各种庙宇153座、寺观29座、家祠376座、里社27座、神坛4座。


△佛山禅意浓郁 / 图虫

游走在神像之间,踏实生活,是佛山人的态度。因神信仰,佛山早年的酬神大戏繁盛,结合粤调的民间音律、南派的拳法,又衍生出了繁盛数百年、糅合唱做念打的粤剧。


于祖庙的万福台便是早年戏班的活动中心。酬神戏、琼花会馆、红船班把粤剧运载于各个乡镇角落。据记载,当时佛山镇方圆十数里之地便有大大小小的戏台30余个。


“薛腔”创始人薛觉先、“小生王”白驹荣、红线女、马师曾、罗家宝等一代粤剧名伶均在戏台留下余韵。“如此断肠花烛夜,不需侍女伴身旁”(《帝女花》片段),斯人已去,可感情细腻、低回宛转的腔调却在佛山缱绻流连。



△如今周末,万福台仍有粤剧上演 / 图虫


在这片深受通商和宗祠文化影响的土地,不倚皇苑、不达权贵,佛山却有自成市井江湖的大气。


南风古灶见证了佛山陶瓷行业的百年兴衰,古时又有“石湾瓦,甲天下”的美名;武术的繁盛又带动了中医药馆、醒狮文化的兴盛;河网密布的水乡、诸神信仰又衍生了兴旺于乡镇间的龙舟文化。


佛山有14个国家非遗、50个广东非遗,剪纸、年画、咸水歌、香云纱、秋色、锣鼓共同织就了佛山人绵密宜人的生活。



食髓知味


在佛山,你很容易“食髓知味”。这个“味”往小里讲是早茶、白切鸡,往大里讲却是一番岭南风味。


佛山自古以来便是鱼米之乡。河网密布、平坦地势,往往让你一望平野,处处是浓绿的蕉林蔗海和闪光的河堰鱼塘,其中有一处,便是被誉为“大地调色盘”的桑基鱼塘。



△被誉为“大地调色盘”的桑基鱼塘 / 图虫


在西樵山南麓,躺着一处珠三角地区保存最为完好,面积最大的鱼塘,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称为“世间少有美景”。


“池中养鱼,池埂种桑”的桑基鱼塘不但给佛山人带去天然的食材,还搞起了纺织,甚至为西樵挣得“南国纺织之乡”的美名。



△顺德香云纱十分有名 / 图虫


园林春色也是佛山一绝。建于清代的梁园把住宅、祠堂和园林三者浑然一体;顺德的清晖园更把碧水、绿树、古墙、漏窗、石山、小桥、曲廊信手拈来,组合成一幅雅致朴素、主次分明的佳画。


佛山人置身其中,下棋、赏花、观鱼,在富贵生活中带着一丝朴实无华的气息。



△顺德清晖园 / 老艺术家摄



△顺德逢简水乡 / 老艺术家摄


终于讲到佛山的精华,饮食。都说“食在广州,厨出凤城”,广东之中,以佛山顺德人的味蕾最为挑剔,厨艺最为高超。与佛山人(特别是顺德人)同台吃饭,鱼是否新鲜,有无“雪味”(冷藏),一吃便知,最高评价也不过是一句“鸡有鸡味”。


老艺术家曾经专门研究过,为何三角洲平原那么多,偏偏顺德的美食独树一帜?结合乡土来看,传统的鱼塘作业,让顺德人深信,味,得取食材天然之味,不可过多修饰。


△《寻味顺德》

但这种吃法难度最高,粥底火锅便是其中一种代表。顺德人得先花费数时熬好毋米粥底,吃的过程中要讲求“一鲜、二荤、三素、四粥”,先用白贝、生蚝等为粥底开鲜,再依次放入鱼及肉类。


火候的把握也极为重要,涮几秒入嘴,嫩滑、鲜味、米香逐渐在口腔中铺陈开来。



△顺德粥底火锅 / 老艺术家摄


桑拿鱼、桑拿鸡又是顺德人一大美妙的发明。每次吃完,都不得不赞叹这道菜蕴含的民间智慧,锅底放上鸡汤,打上孔的蒸板铺上桑叶,再放鸡块,底下的鲜味直逼蒸鸡。


嫩滑爽口的鸡肉蘸上调料,最后再来一口浓郁的鲜汤,让你不得不感叹,一只鸡能生在顺德,简直是“命运的最高馈赠”。



△顺德桑拿鸡 / 老艺术家摄


除此之外,咸中带味,以一杯酱油、一杯糖、一杯酒、一杯油浸润而成的“四杯乳鸽”,晶莹剔透的肉夹着汤汁顺滑而下,一口便让老艺术家眼里发光;外表焦黄、内里绵实的白鳝煲,把酱汁、焦度、鱼肉配合得天衣无缝。


走完顺德街头,双皮奶、大良炸奶、大良崩砂、筲箕肠粉、陈村粉、伦教糕、让我立马原地宣布是“精神顺德人”,只恨没有多生出一个胃,装遍这天下至味。



△顺德白鳝煲 / 老艺术家摄


△顺德双皮奶

佛山的风貌、经济、武术和美食,细品之下,无不有“远离庙堂之高,大隐隐于市”的气息。就像一个隐世高手,虽不起眼,却出其不意,一招致胜。


佛山人的性格也大抵如此,有繁庶的经济,茂盛的文化,不知不觉中总是里里外外透着一股“气定神闲”的味道。


喝早茶、吃夜粥、观园林、赏粤剧,伴着存折里的余额,又度过平平无奇的一天。



△佛山老城区一瞥 / 老艺术家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