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活正文

生活崩坏的时刻,先喝一杯再说|原创

huazhu 生活 2020-06-27 02:55:55 13 0


《粉雄救兵》第五季更新啦,看可爱的人耍宝暖心,是茶余饭后的快乐。

鲍工头这一季的工作量依旧很大,翻新了一整个教堂,还装修了新餐厅,真是无敌了。里头有一集,人到中年的夫妻看到自己家里安了新酒柜,满满当当,眼睛都移不开了,迸出光来。

是啊,成年人生活中太多烦恼了,惬意时刻多少需要小酌一杯。这不,周董一首歌发完,我猜接下来mojito会被无限翻牌,朋友抱怨说已经买不到薄荷叶了。

话说在前面,小酌不是烂醉,不然也就失去饮酒的余韵,只有年轻时才以为醉生梦死听起来很酷,但懂得克制的快乐会地久天长。

“下班以后去喝一杯吧”,是工作以后,才体味到的另类快活。

夏天略带凉色的傍晚,似乎没有什么理由拒绝在街边和友人小酌,把每一次的鸡尾酒时光当成度假,我的胃因为不幸而充满堕落感。


看Gakki喝酒太治愈了。

日剧里就常有这样的桥段,下班后一头扎进居酒屋的办公族们,领带松松垮垮地挂在脖子上,一杯冰凉啤酒下肚,眼皮脸颊熏上红色。

街道在霓虹夜色下暗流涌动,人人都有心事,融进酒杯中消失于无痕。

呷一口酒,闭眼叹一声,啊~真好喝。把肺里的气体长长吐出,疲累在一天中的这个时刻,被释放了。


今天,我要准时下班。

日本的酒类广告,很多是噙着笑意的当红女优做主角,清淡元气,心满意足的快乐,很有号召力,让人买单。



三得利真的是很会。

除此之外,便是讲述细腻平淡的日常,谈理想、谈亲情、谈生活中不知何以表达的时刻。四两拨千斤,却更扣人心弦。




着实,在日本做社畜太心累了,要用笑容和酒精熨帖生活。所以你看中国人酒桌上,稍显推三阻四,日本人不用,自己咣咣就往下顺,惨烈是真惨烈,也是缺心眼的可爱。

但在上田义彦的镜头下,虚脱的醉意统统不见踪影,有的是诗意的花吹雪。




其实大部分是给乌龙茶系列拍摄

当下明了,饮酒的妙处不在醉,微醺就好。

情爱故事里,红男绿女总借着酒意,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谈情说爱蒙着一层暧昧面纱,进退有方,剖白的却是脆弱落寞。


独自在海边的夜晚。

镜头往往对焦酒杯和升腾的气泡,由近及远,形影单只或者把酒言欢,周边人流穿梭,偏自己所在的空间,凝滞着。


20年新剧《爱情故事》的结尾。

要说有酒的时刻,音乐也不能停。无论是海岛蒸腾着青少年荷尔蒙的夜店,还是大阪寂寂的爵士酒吧。

如果没有放着黑胶的爵士酒吧,唱片纹理被唱针一轮轮磨平,威士忌下肚,村上春树几时才能有且听风吟。

想起去年八月,和朋友住在山里,也是伴着音乐,坐在户外吃橄榄,粉红色的桃子酒斟满,看黄昏的光线像朗姆奶油一样融化落尽,美好的不可思议。

绵延的盛夏,山里头清凉却仍旧温腻的空气,汗水从皮肤上渗透出来。热,但细细想来,一些事物只能在这个时节达到极致。

这是我最喜欢的状态,手脚摊开,和老友们碰杯。能兜住自己不假思索饮酒的,自然是交关亲友,有安抚托底的温柔。哪怕说些没油盐的事情,也足够欢喜。

人人都说钻石是女人最好的朋友,酒精也是,只是过去我们很少将饮酒这件事宣之于口。

偶然看到傲骨贤妻里饰演Diane的CB在视频里,边唱歌边喝得脸通红,让人不禁怀疑,女强人放飞自我的时刻,是不是都这样反差可爱。


梅姨、CB、Audra的连麦对唱

真要探寻记忆里的高光时刻,都不一定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恰恰是饮酒后,有怅惘、有感伤的漂亮,泼皮耍赖、兴致盎然,回味却只剩平静温和。


酒从来不只是穿肠过,也是牵扯情感的工具。

我们传统文化里有酒,江浙一带说喝是吃,旧的气息。吃酒,除了吃喜酒这种传统,也应和了做饭这一说。黄酒去腥、烧菜,都是常有的。男人烧菜的时候,少不了也抿两口尝味儿。

后来我念书,一个人在外生活,喝过酒庄的年份红酒,也喝超市仅售2欧元的餐酒,常常是炖菜的时候,看着锅咕嘟嘟冒白汽,顺手把做菜的酒倒上半杯等待。

喝酒这回事儿,山本耀司有心得,“落魄在外时用最后几个铜板买来的啤酒,和在半岛区套房里,着毛绒长袍所啜饮冰镇香槟,基本上是一样的。今天,太阳再次升起。”

所以说,饮酒理应是极普通的生活场景,大可在酌酒之事上寄托自己的关怀,杯中撞击的冰块,隐藏在街头巷尾的灯串,管它风和日丽还是雨打芭蕉,要松弛、要浪漫,远离衣香鬓影和借酒浇愁的言辞,只因短暂夏日不会永恒。


真要邀人喝酒的话,最诚意也不过“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只是古人饮酒要温,自然越冷越有意境。

但酒精,在夏天,是生活的调剂品。

曾经特别喜欢和朋友去一家店,Camera con Vista ,店名取自爱德华·福斯特的同名书籍「看得见风景的房间」,在一个历史悠久的旧宫殿里头,很奇妙,有着19世纪的新古典主义和殖民风格。

这儿的地中海pre-drink,是一种茴香、八角、苦橙皮调制的酒,苦涩浓度高,加之绿茶和脱水木瓜点缀,综合成西方审美中虚幻的东方风情。

酒量实在不济来杯Moscato也让人甜甜蜜蜜,或者桃子味儿的Bellini,草莓味的Rossini,各式各样的鸡尾酒,任君挑选。

也问过不少酒保关于他们的诀窍,真要说,也是众口难调。有位朋友就很喜欢莫斯科骡子,偏巧我就很不爱浓重的薄荷黄瓜味儿,我喜欢小甜酒,度数不高,喝起来畅快。

欧洲的鸡尾酒行当,其实远没南美和亚洲来得丰富,曾经在台湾尝过一款味噌做基底的威士忌,神奇的组合,但相当精彩。

我自己常喝的鸡尾酒,是打保守牌的,推荐两款在家就很容易操作哒。


这款酒在海明威的小说《穿过河流进入森林》中也有提及,但它并不硬汉。

打底放一些白桃子果泥,随意加适量的意大利起泡酒,搅拌好再切一块桃子装饰,HELLO,幸福来得太突然。

运气不好的时候,也经常会收获酒保不好意思的笑容,抱歉我们没有新鲜桃子了。然后就转投spritz的怀抱。


这应该是意大利最常被点名的酒,街头巷尾美丽的橘色。

准备一个大肚高脚杯,使劲儿加冰,再来些Aperol利口酒,随便什么prosecco起泡酒,搅一些苏打水,一片甜橙子。

冰爽、气泡、甜蜜就是快乐的秘诀。

以前看小说,雷蒙德·钱德勒描述的酒鬼优雅有礼,在吧台对来人行注目礼,抑或村上春树书里头的人物,动不动就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酒喝了起来。

到了自己可以旁若无人的喝酒的时候,长大这件事,似乎听起来也不太坏了。

不可不醉,不可太醉。喏,下班以后一起去喝一杯吧。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