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活正文

每个摸鱼的年轻人,都假装在处理“多任务”工作|原创

huazhu 生活 2020-06-27 02:59:15 16 0

“一心多用”达人们,只恨自己不是八爪鱼。

最近,微博上冒出了一群“一心多用”达人,他们声称自己拥有同时做几件事的技能,而且不这么做就难受得不行。

点开一看,我发现,这不就是我自己吗?

所谓“一心多用”,就是能同时做三件事情,就坚决不做两件。就算把自己“忙得够呛”,也不能停下来:

看书的时候必须边听音乐,同时还要不时刷下朋友圈;

做家务的时候不能光做家务,必须听点学习类音频;

吃饭时候不能埋头吃,必须看点视频、同时在微信聊下八卦;

走路的时候,也试图背点单词、想想工作计划......

职场妈妈不得不在家务和工作中长出三头六臂,但如今仿佛所有人都这么忙。

我敢打赌,正在看这篇文章的你,一定同时正在做着其他事情。

但你有没有想过,到底是什么让我们养成了“一心多用”的习惯?

不同时做几件事,我就感到焦虑

人类大概从来没有如此“充实”过。

每天早上洗漱,Alice总会把手机放在镜面支架上,边刷牙边看会儿B站的财经科普,不然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镜面手机支架:有需求,就有创造。/telemessage.com

Alice总结出了一个规律:“在某段时间,如果手、耳朵、眼睛、嘴巴的其中一个找不到事情做了,就会感到焦虑。”

Alice并不是一个人。

如果说“午饭吃什么”是一个难题,那么“午饭看什么”则是一个更大的难题。每到午饭时间,饥肠辘辘地把外卖提上来之后,Kris并不会马上吃,而是忍着饥饿找个下饭的视频。

先微博、B站翻一阵:看综艺有点浪费时间、想看的纪录片还没更新、想看的电影好像都看完了......实在找不到看什么,就打开聊天窗口向朋友求个推荐。在这一顿精心挑选之后,外卖大概率已经凉了。


边吃饭边看视频,是视频和饭的一场争夺注意力竞赛。/图虫创意

对Kris来说,不看点视频下饭,这顿饭等于白吃。但是,等到晚上有时间看视频了,他却还得做点其他事情来“下视频”。

如果你在晚上“突袭”他家,将会看到他正半躺在懒人沙发上,腿上放着笔记本电脑,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遥控器,时而刷一会儿朋友圈和公众号文章,时而瞄一眼电视节目,然后时不时再腾出手来抓一把零食往嘴里塞......忙得不可开交。


对大多数人来说,耳机的发明,也助长了“一心多用”。

周末洗碗拖地的时候,小白一定要同时听点书。虽然总是听着听着就跑神了,但她心想:“总算没把时间浪费在做家务这种机械劳动上。”

运动的时候,小白总是忍不住与耳机里的音乐保持同步节奏,越跑越得劲。但如果蓝牙耳机没电了,跑步就到此为止。


当然,运动的同时,条件允许的话,也可以做点工作。

这还没完,睡前躺在床上玩手机,小白则会点开付费课程听一听。小白说:“如果听睡着了,是赚到”、“如果越听越清醒,那说明我学到了。”

就算是工作、学习的时候,大家也学会了用多屏幕来帮助自己“一心多用”。

最近《乘风破浪的姐姐》火了,正准备毕业论文答辩的熊博士不甘寂寞。在他的书桌上摆着两台笔记本电脑,一个用来准备论文答辩,一个用来Pick“姐姐”,娱乐学习两不误。


姐姐的诱惑更大还是论文的诱惑更大?答案马上见分晓。/@Bearhow

工作的时候,办公室摸鱼达人小北则习惯于在办公软件、新闻网页、聊天窗口和淘宝之间频繁切换。一会儿写点文字;一会儿想想另一个工作任务;一会儿打开微信在群里吐槽几句;一会儿又切换成网页,点进了某某明星出轨的新闻里。


指日可待的成功人士。

2018年,国家统计局的一个关于“中国人的时间都去哪儿了”的调查显示,在北京,年轻人平均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甚至休息日平均也要工作7小时42分钟,而个人平均每天自由支配时间,则只有3小时56分钟,其中还没扣除可能被“弹性工作”侵占的那一部分。

当闲暇时间被工作琐事不断挤压,“一心多用”就成了人们对抗时间焦虑的杀手锏。

Alice是她、是我、也是你。


从工作桌面看繁忙程度。/Unsplash

明明被填满了,还是感觉焦虑和无聊

事实上,看似精明的“一心多用”达人们,往往无时不刻都在“翻车”。

比如,边走路边听书很可能会一不小心忽略地上的水坑,或者被路边水果摊转移了注意;边看电影边吃饭的结果要么是饭凉了,要么是低头吃饭的一刹那错过了重要情节;而边看综艺边抄写论文的结果可能是抄串行.....


大型翻车现场。/@本布朗费

美国神经学家丹尼尔·利瓦廷解释说,“当我们同时做几件事时,其实我们的大脑并不是真的同时在做几件事,而是脑神经元快速地从一件事转换到另一件事,迅速且不断地消耗掉神经能源”,所以一心多用难免翻车。

与其说“一心多用”让我们更充实了,不如说那只是一剂心理安慰。

一方面,我们生活的社会有太多关于“时间管理”的蛊惑,比如那句著名的“时间是挤出来的”,至今仍被奉为金科玉律。

在强调要利用好碎片时间的各种“人生导师”和快节奏生活观念的不断鼓励之下,谁敢贸然停下步伐?谁又忍受得了一刻空白呢?


小猪罗志祥出轨事件,突然变成了时间管理学上的一个里程碑。大家很会抓重点啊。

另一方面,信息焦虑催促着我们“一心多用”。

归根结底,我们不敢只做一件事情,是因为我们生怕“错过什么”:“重要”热点每时每刻都在更新,短视频和音频让知识变着花样在你眼前飘来飘去,仿佛错过一个就会损失巨大。

除此之外,也许还有另一个原因——我们真的越来越无法忍受“无聊”。

2014年,美国维吉尼亚大学的研究者要求一群受试者不带任何东西,独自待在密闭的房间15分钟,什么都不做。结果发现,大家变得焦躁不安。在最后一次实验里,甚至有2/3男性以及1/4女性主动选择“电击”来结束无聊。


人们经常羡慕猫抗无聊的能力。/Pixabay

在日常生活中,随时在线的手机,随时可看的娱乐节目,无处不在的“知识碎片”,随叫随到的外卖和触手可及的零食,就像一次次“电击”,及时把我们从无聊中拯救出来。

于是我们在不知不觉中不断加大“剂量”,不停地转换频道,不停地用更多的内容来填充自己。

结果是,“一心多用”的剂量越大,我们越空虚。

试着只做一件事,发呆也行

你上一次专心做一件事情是什么时候?

我记得那是小学的时候,在阿姨家找到了一本叫做《汤姆·索亚历险记》的小说,看了几页就入戏了,于是坐在地板上读了起来。

当阿姨喊吃饭的时候,我一抬头,才发现天都黑了。那个下午,我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我的时间被折叠进主人公汤姆·索亚跌宕起伏的冒险故事里了,心情也随之忽悲忽喜。


怀念那种心无旁骛的感觉。/Unsplash

那种专注的感觉,事后想起来还挺幸福的。

美国芝加哥大学心理学教授米哈里·契克森米哈赖曾经提出过一个叫做“心流(flow)”的心理学概念,说的正是这种专注的过程中心里充盈、满足的愉悦感。

小时候,我一直不太理解为什么庄子写《庖丁解牛》,能把屠宰活生生写成具有节奏感的乐舞:“......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向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现在看来,这不正是一种专注的魅力吗?

处于专注的“心流”之中,我们会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自己,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忧虑感会消失。

不信你想想,你上一次专心致志地做一件事情,比如不被打扰地写一篇文章、心无旁骛地熨一件衣服,或者是不紧不慢地做一顿喜欢的饭......那种感觉是不是很快乐?


也许我们需要向动物们取经如何专注而酣畅淋漓地吃饭。/Unsplash

但其实,即便你一件事情也不做地处在“空着”的状态,也可能是一种生产力。

想象一下,当你把碎片时间,把零零散散地放在看似有用——但实际上无关紧要的事情上的时间,重新堆到一起,什么都不做,就只是发呆,会发生什么?

德国著名的哲学家瓦尔特·本雅明说,这种“空着”的状态,是“梦之飞鸟”,会“孵化体验之蛋”。

也就是说,让自己陷入无所事事的遐想,让灵魂飘到各处游荡,是“孵化”创造力的开始。

我们都不愿让自己“空着”,生怕错过、痛恨无聊,但事实上它可以激发惊天动地的奇思妙想。

如果牛顿天天守在实验室,没有坐在苹果树下消磨时光,那后来也就没有地心引力之说了。

回想一下电影《帕特森》里那位不起眼的公交车司机,如果不是那些一个人静静放空的时刻,他也不会捕捉到那一个个流动的灵感,就不会写出那些迷人的诗句了。


主人公帕特森经常一个人干坐着,看起来很无聊,实际上他很享受这样的静谧。


也许是公交车司机这份工作,让他足够“无聊"。/《帕特森》

所以,不妨试着让自己放下手机,静静地看完一个电影、专注地吃一顿饭,或者只是让脑子放空,在月亮初升的夜晚悠闲地散个步。

也许你会发现,当我们清空自己,才会拥有更清晰的视野,既看见眼前的美和宁静,也看清自己身处的环境和未来的路。


你清澈的眼睛里,倒映着蓝天和白云。/《幸福的拉扎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6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