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正文

“代购、15个微信群”,只为了一口臭豆腐丨原创

huazhu 财经 2020-06-27 03:11:32 12 0

臭豆腐可真香啊!/网络

要在深圳找到传闻中的“小罗臭豆腐”,并不容易。

没几个人知道,这个臭豆腐摊的老板是不是真的姓罗;网上传播的视频中,他常穿一身黑色长袖T恤,衣服上画着一条金龙,于是也有人叫他“花衣哥”。

每次出摊前一两个小时,小罗才在微信群里发时间、地点。

他的群已有十几个,而且全满了,新人想进都难。

屈指可数的媒体报道以及网传的视频和网帖,大多集中渲染小罗臭豆腐的美妙口感,以及排队两小时才能吃上一口的盛况。

追捧小罗臭豆腐的忠实粉丝中不乏豪客,每次出摊时,附近马路都会停着一溜豪车,被戏称为“深圳车展”。

关于小罗臭豆腐的传闻很多,偏偏对他出摊的时间、地点语焉不详。

已知的出摊地点就有好几个,互相隔着几公里远。

“这样不就有feel咯”

对比之下,最为可信的是一个小罗臭豆腐的代购提供的地点。

这个代购的朋友圈全是各种网红饮食的代购信息,直到最近开始出现小罗臭豆腐的视频:人们排着长队,眼巴巴地看着忙碌的臭豆腐摊,文案是三行大字——“全深圳最好吃的,最火的臭豆腐,让你排队到怀疑人生。”

地点是深南大道上一个不起眼的桥洞,据传小罗可能在晚上10点半到11点在此出摊。

10点左右,准备怀疑人生的已有20来人,一个有经验的女生带了个小板凳,在一排站着的人中显得很突兀。


据说有经验的代购有时候会带小板凳来现场出租,但今天似乎没有。/饼干摄

夏夜闷热,人们额上的汗偶尔被路灯照得发亮。

传说中的“深圳车展”已初具规模。这条路不让停车,但豪车照样排成一排。

从车上下来的几个男青年已经是老客了,他们带了个新人来尝鲜。

“可以多买几个,这里吃一个剩下打包。”

“打包会不会变难吃?”

“回去可以再热一下,最好炸一下。”

“那不会把家里弄得一片臭吗?”

“这样不就有feel(感觉)咯!”

排在队伍最前面的几名年轻太太则庆幸今天来得早。

“代购太多,个个买一大堆,排中间也得等一小时。”

“他好像现在限购了,一人最多五份。”

“是,但那也得等好久。”

路人则对看着莫名其妙的排队人群投来好奇的目光。


真想早点吃上的话,还是花点钱找人代排队吧。/饼干摄

差不多11点,小罗骑着电动三轮车悄然而至。

三轮车上装着他的臭豆腐摊,招牌文案是全国通用的经典话术:“长沙一绝,闻着臭,吃着香”以及“百年名吃,主席最爱”。

小罗今天没穿他招牌的金龙黑底花衣,他穿的是一件红色背心,露出肌肉分明的双臂。

他把车停下,便开始准备工作,将一应配料摆上灶台,把泡在水里的豆腐盒搬出来,开火热锅。

“刚才在前海那边给赶了一下……对了你们那些开车的,最好把车都靠右边停,停左边的待会交警会来赶,昨晚交警就来查过……”

小罗一边说话,一边将第一锅豆腐倒进油锅,响起一片嗞啦的声音。

排头的食客跟他下了单,摊位上响起熟悉的女声:“微信收款,105元。”


队伍看着不长,但每个人都会买很多,哪怕前面只有十个人,等下来可能也要一小时。/饼干摄

“老板说今晚货很足”

排队的人开始焦躁。

排头五个人臭豆腐拿到手,就耗了近半小时。每个人都买了五份——每下一次锅,差不多也就是五份。

小罗手不停,一边跟食客有一搭没一搭地聊。


下锅炸豆腐前后一分多钟的时间,是小罗不多的休息机会,他会见缝插针地看看微信或者刷刷短视频。/饼干摄

一个外卖小哥被横在过道的队伍挡住去路,边按喇叭边喊:“不好意思,大家让一下。”

给外卖小哥让路的眼镜男不耐烦地自言自语:“半天了,队伍动都没动过,也不控制一下,一个人买两碗就好了啊!”他越说越大声,似乎想让小罗听见。

但小罗已经被一群好奇的食客围得看不见人,有人接了一句话,内容十分契合深圳的互联网气质:“老板应该做个小程序,摇号预定。”

一个排得很靠前的青年忽然从队伍中冒了出来,他往队伍后面走,一个个地问:“小哥哥小姐姐,要不要代买?”队末一个一直在赶蚊虫的短裤女生眼前一亮:“啊,可以代买!”

“还用得着代买吗?”她身边的另一个女生不以为然。

短裤女生前面不过二十来人,但她说:“到我们这里起码还要一小时,很可能吃不到……你不知道他在上一个点卖剩多少。”

“代买要加钱啊?”

“废话,你去问一下他加多少,快去啦!”短裤女生说着把女伴推了出来,女伴犹犹豫豫地上前跟代买搭话。

同伴咨询完代买业务回来说:“一碗加20块,买不买?”“一碗就20,一共40,好像有点划不来……”

代买推销完一轮业务,又过来跟进这边的两位女生。“小姐姐,一份加20要不要?”

“能便宜点么?”

“买3份的话可以一份加15。”代买很干脆。

两个女生没再多说,短裤掏出手机扫码交钱,但并未离开队列。短裤老练地跟同伴解释:“先别走,万一代买出什么问题呢。”

在小罗的十几个微信群里,短裤在1号群,属于元老级粉丝。“但也没啥用,来了照样要排队。”她抱怨现在排队时间越来越长。“不知道什么人在网上发了他的帖子,去年就一个群,突然就火起来。”

新加入排队的几个食客或站或蹲,有个人手机没电,只能跟同伴聊天。

“都半小时了你觉得这队伍动了吗?”他不放心,又凑到摊位前去问,一会回来报告:“老板说今晚货很足。”


很多人路过会凑近摊位看看,然后再看看排队的人,摇摇头离开。/饼干摄

“想你的夜”,食客们建了好多群

代买做完第一轮单,开始排第二次队。

有人百无聊赖之际,跟两个代买聊他们的商业模式:“算你们一晚上排队3次,一次买5份,一天就是300。晚上干这几小时,一个月算你休息10天,也能赚6000,你这副业不错啊!”

代买表示谦虚:“不行不行,熬夜很幸苦的。”

“也就晚上干这么一会儿,熬点夜怕啥。对了你们送外卖吗?东门那边送不送?”

“可以,找跑腿或者打车送,车费你们出……不过外卖不好吃的,自己要热一下。”

将近12点,两辆超跑停到了路边,车里下来的人直接从代买手里接过臭豆腐,就把车屁股当餐桌吃了起来。

小罗之前提醒过的交警一直没来,来的是一辆巡逻警车。人群见到闪烁的警灯,议论纷纷,很快有个声音冷静分析:“没事没事,查车是交警,查摊是城管,都不关警察事。”

巡警在路旁的巡逻签到点签字后,熟门熟路地走近摊位。虽然戴着口罩,但小罗一眼认出来者,说了一句:“来了,你那天给过钱了。”一边飞快地装好两碗臭豆腐,交给巡警。

警车走了,队伍又喧闹起来。有人小声道:“嘿嘿,这老板人精啊,有点湖南人的匪气。”有人大声问小罗:“老板你湖南人吗?”

“我四川的!”小罗百忙中回了一句。

他把炸好的豆腐起锅,加辣油、酸菜、卤汁,搅拌,装进纸碗,腌萝卜和葱花各撒一勺。偶尔沾一点汤汁,在每次臭豆腐下锅的间隙,小罗都会拿抹布擦干净。


从排队到吃进嘴里,平均要等一两个小时,值不值那就见仁见智了。/饼干摄

现场吃完的食客,会很有默契地将空碗放在摊位旁边,小罗稍后会清理。

遇到新客,小罗会特地提醒一句:“吃完把碗拿过来,不要扔垃圾桶。”并解释道:“清洁阿姨看我搞脏了,告到城管那去,到时候又要来抓。”

小罗和城管一直以来都颇为默契地在给对方留余地,但最近火起来后似乎有点变化。

今天的经历让他怀疑有城管进了他的群。“我都躲到工地里了,他们也能找到,刚在群里发完坐标就来了。问他们是不是在我群里,他们也不说话。”

城管不多说话,不没收摊位,就是不让摆。

比城管更头疼的是名气。

做臭豆腐五六年,为啥突然红起来,他也觉得奇怪。

此前他在南油摆摊,被本地美食博主陆续报道后,天天被城管盯,只好换到这边来。

建食客微信群,是老要换位置不得已为之。半年前开始,500人上限的微信群建一个爆一个。群名就是小罗的微信名,“想你的夜”,今晚新入群的食客,进的是“想你的夜15群”。

他始终找不到合适的店面。

“要好停车,人流大,别太贵……你看这些客人都是开车来的,一定要好停车。”


凌晨1点多,“深圳车展”逐渐落幕。/饼干摄

凌晨1点左右才来的代驾骑在电单车上等了快半小时,一边若有所思地看着摊位上的小罗忙碌。

轮到他时,他说:“两份,变态辣。”小罗狠挖了两大勺辣椒,一边跟代驾寒暄:“今晚生意咋样啊大哥。”“一般吧。”代驾情绪不高。

凌晨3点,最后一个客人带着最后一碗臭豆腐离开。小罗玩了会手机,收拾厨具垃圾,熄灯,离开。一般回到家上床睡觉时,已是凌晨五六点。睡到中午睁眼,马上开始干活,准备出摊用料。

“睡觉、吃饭、做事,每天都差不多。”

刚才人声鼎沸的摊位,似乎没人来过。

现场只剩一个小凳,前一天带着它来排队的人,忘了把它带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