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正文

你不知道谁是狗粉丝,但他们无处不在|原创

huazhu 娱乐 2020-06-27 03:16:01 10 0

狗粉丝们以出口成脏著称。

“NMSL”,一条新留言消息弹了出来。恭喜,你大概率是遇见了狗粉丝。

这群人很少主动报出自己狗粉丝的身份,但你依然能够凭借他们独特的话语体系,在各种大型网络舆论事件中找到他们。

用表情符号拟声,代替文字来表达自己,这大概是他们的语言体系中最特别的一点。

抽象话说得这么流利的,多半是狗粉丝。

他们常把“爷”挂在嘴边自称,高兴了说“爷笑了”,生气了骂“给爷爬”。对你和善时夸你“牛批”,说你真是个“带善人”,嘴臭起来骂人,一句“NMSL”是永不过时的。

这套混杂了四川方言和表情符号的原创语言,被称作“抽象话”。


从文学界到娱乐圈,从最热的偶像到新闻人物,狗粉丝涉猎广泛,都没放过。

诗人北岛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留言区有一天会因为狗粉丝而关闭。



狗粉丝出现在北岛评论区发言,北岛关闭了评论区。/豆瓣

春晚常驻户潘长江大概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因为一场综艺节目,收到以百万计狗粉丝的留言。


潘长江没能在综艺中认出蔡徐坤,逮住机会的狗粉一哄而上。/微博



潘长江的微博评论区,粉丝为偶像辩护,引来的是狗粉丝的反击。/微博

向外界公布自己患上抑郁症的女星热依扎,应该也没想到,狗粉丝会比支持和关心先一步到来。

热依扎将收到的留言制作成海报,其中最大的四个字“你妈死了”是狗粉丝的口头禅。/热依扎

他们还积极出现在江歌妈妈、山东大学、陈冠希、作家方方、各种热门新闻微博的留言区。

主流舆论场的人面对他们,或是为他们创造的某些梗点赞,或是将他们归类为网络暴徒之流回怼,但甚少有人愿意认真倾听他们。

这群总是被主流忽视的狂徒,正隐藏在主流视野之下,悄悄地成长为中国互联网影响力最大的群体之一。

互联网裂缝中成长的寄生者

提到狗粉丝,一定绕不开的是孙笑川。

最早,孙笑川还是一名工地监工。当他在工地睡觉发呆的时候,同学李赣在斗鱼直播干得风生水起。

随着直播工作室的日渐壮大,2015年,李赣找到了孙笑川让他加入自己的工作室,孙笑川同意了。

对当时的孙笑川来说,这决定只关乎一份更轻松有趣、收入更高的工作。

没有人能预测到,这个看起来憨厚老实、“儒雅随和”,实际上出口成脏的人,会一手缔造出狗粉丝这个庞大的群体。


狗粉丝的诞生是一次意外。

在一次游戏直播中,孙笑川怒骂那些不给自己送礼物的都是“狗粉丝”,被激怒的“狗粉丝”因此开始了他们对孙笑川的封杀行动。

通过一系列的举报,孙笑川被讨厌他的狗粉丝逼到了海外直播平台,但他的个人微博@带带大师兄仍在微博幸存了下来。

这时,一则加拿大新闻在网上走红,一名男子当众暴力踢倒一名老奶奶。


男子侧脸与孙笑川神似。

乘胜追击的狗粉丝看中了这则新闻,大肆在微博和其他社交平台上宣扬,打奶奶的就是孙笑川。

至此,狗粉丝“封杀孙笑川”的行动第一次出现在主流视野。

锲而不舍的狗粉丝仍旧在各种平台上试图抹黑孙笑川,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这一话语模式,对此好奇、喜爱并开始模仿与发展,成为了新狗粉。

越来越多坏事被安排到孙笑川的身上。“他”诋毁陈冠希的潮牌,用激光笔射蔡徐坤,火烧巴黎圣母院,引起中美贸易战。

狗粉丝PS出相关行为的假热搜图。


当你搜索孙笑川时,连带的搜索关键词条都是一些狗粉丝创造的梗。

在安排孙笑川的道路上,狗粉丝总是虽迟但到。

前几天的6.18晚会,新出道的女团成员刘雨昕被激光笔照射眼睛,狗粉丝便火速安排上相关词条。


但就像一把刀被制作出来后,你无法保证它会砍到谁身上。

这种戏谑和解构的表达方式被越来越多的新狗粉学习并使用,一个又一个公众人物开始被卷入狗粉丝的漩涡。

被主流边缘化的小丑们

主流舆论场并不是没有注意到这个群体,一些人出来指责狗粉丝破坏了网络舆论场的氛围。

“谷雨实验室”称他们是孙笑川背后“满满恶意的庞然大物”,“X博士”说他们是“垮掉的一代”。

《光明日报》更是发文称狗粉丝是一种消极文化,“需要对这种消极文化予以遏制”。

越来越多的主流声音加入到责骂和反对狗粉丝的队列中,但这些猛烈的抨击统统失灵了。

被主流认为是“消极文化”的狗粉丝不仅没被大众遏制,反而有越来越多的新狗粉加入狂欢的队伍。

有人认为狗粉丝和到处出征的“帝吧”一样,是为了获得一种集体认同感。

但与“帝吧”对内互称兄弟、对外喊“帝吧出征,寸草不生”的口号不同,狗粉丝内部的联系很弱,身份认同和集体归属感也很低。

即使是群体作战,狗粉丝也不会主动表明自己狗粉丝身份。

一些接受采访的狗粉丝在被认出后,也并不对狗粉丝的身份感到自豪。

他们大多认同主流对狗粉丝的评价,认为“狗粉丝的行为就是纯粹的网络暴力就是恶”,狗粉丝是“网络蛆虫”;少部分认为狗粉丝本质不是坏人,是一种“real”的表现。

狗粉丝的地下社群日常或许更能证明,他们并不在乎什么集体荣誉和归属感,也不是因为集体主义才凝聚起来站到一起。


日常相处中,狗粉丝喜欢互相辱骂攻击,互相攀比。

有人认为他们纯粹就是享受操纵舆论的快感,利用网络匿名的性质在网上无恶不作,发泄情绪。

但仔细将狗粉丝参与的事件梳理一遍就会发现,他们并不是为所欲为地网暴所有名人,而是有着自己的秩序与价值观,参与某些特定的事件:

在潘长江事件中,他们表达的是对饭圈控评这一现象的不满;

在热依扎事件中,他们表达的是对大V用抑郁症炒作热度这一普遍现象的不满;

在山东大学学伴事件中,他们表达的是对国内倾斜外国留学生政策的不满;

在这些事件中,潘长江、蔡徐坤、热依扎和山东大学女学生其实都是无辜的。

但细细琢磨狗粉丝表达的价值判断,其实都是被主流所认可,符合主流的价值判断的。他们并不是单纯的发泄情绪。

这个被主流唾弃的群体,恰恰是一群迎合主流价值判断的人。


在电影《小丑》中,小丑阴差阳错打死了华尔街的精英,却被底层人民视为反抗上层主流精英的英雄。

但小丑从始至终都想要走到主流舞台的中心,是个一直努力想要获得主流认同的人。

狗粉丝就像小丑一样。

他们认为孙笑川不是什么好人,用解构戏谑的方式来毁灭孙笑川,却无意间创造出了一种争夺主流话语权的方式。

狗粉丝用这种方式在舆论场上抢到了发声筒,发出的依然是主流的声音。

当狗粉丝的群体组成在变化,越来越多的新狗粉加入,一些纯粹利用网络暴力争夺话语权的“新司gay”开始出现。

对待这些时刻模糊掉的价值表达,老狗粉们排斥且厌恶。


抽象话集锦。

狗粉丝是你是我是他

热度很高的b站《后浪》和快手《小人物的奥利给时刻》,狗粉丝也都没有放过。

但在这两个视频相关的评论区,他们呈现了全然不同的态度。

他们冲到何冰的微博下骂他恰烂钱,说他为资本家洗地。


但在《小人物的奥利给时刻》的评论区,他们又为奥利给大叔呐喊赞赏。


狗粉丝群的数据统计显示,90后和00后是最主要的成员。


某狗粉活跃群的年龄分布,60前分布高是因为狗粉丝喜欢将年龄设置较大,以便能在吵架中当别人的爷爷。

狗粉丝是后浪中真正的大多数。区别于生活优越的“前浪之子”,他们都是与奥利给大叔共鸣的小人物。

大多就读非本科的他们自称“带专生”,喜欢在自己的社区写“带专日记”。即使受过一些高等教育,他们仍然处在社会鄙视链的中下游。

这样的他们很少能从事主流舆论中光鲜的行业,不算贫困的底层,却又够不到精英阶层。


这样的他们被称为“后浪”时,很难不愤怒。

接受采访的狗粉丝在现实中就是普通人。看起来“儒雅随和”,从不在线下玩梗和说抽象话,是现实生活中最容易被忽视的大多数。

现实的压力只能在虚拟网络中获得解放,但又因为自己的普通,无法在互联网舆论中获得力量。

他们不是主流精英,没有话语权;不是底层人士或弱势群体,得不到关注。

如果不是通过这样的戏谑解构的方式,他们在偌大的互联网上,没有发声的渠道。

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狗粉丝最厌恶的群体是饭圈。

当公共空间的发声领域被粉丝控评日益侵占时,“披皮黑”和解构偶像就是他们为争夺自己话语权的反击。


狗粉丝倒是对自己定位得很准确——他们称自己是中国特色嬉皮士。

在禁黄禁毒的互联网世界中,狗粉丝当然不能借助性和毒品表达自己。但无论是嬉皮士还是狗粉丝,两者都是通过一种不被主流认可的恶来争夺话语权。

饭圈依然在控评,卖惨来炒热度的大V依然层出不穷,留学生倾斜政策无法改变。

狗粉丝倾尽全力去网暴,虽然反击得到了关注和回应,但却没有撼动任何东西。

被指责破坏网络舆论,指责语言暴力,那么这种指责的标准又是谁制定的呢?总之不会是没有实质话语权的狗粉丝自己。

抽象福音说:你为什么只看到了狗粉丝的过分,却看不到自己眼里的梁木。

可这种话语,或许就是梁木本身。如果,中文互联网都以这种方式对话,那么即便面对面的彼此,或许也会隔着崇山峻岭。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0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