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正文

张东升为什么不考个事业编?︱原创

huazhu 娱乐 2020-06-27 03:19:01 14 0


乘风破浪的夏天,难忘小白船。/《隐秘的角落》

入赘女婿设计杀死岳父岳母和出轨的妻子,却不慎被三个小孩用相机拍下作案过程;从福利院逃出来的小孩为了筹集手术费,张口就问杀人犯要30万,还被卷进了少年宫女孩坠楼事件……

不到半个月,6月25日,大热网剧《隐秘的角落》就迎来了大结局:

坏人被击毙,小孩被救回;三个小孩里,朱朝阳迎接开学,严良哥志当警察,小普普顺利手术,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

可是真相有那么简单吗?

观众乍一看:就这?

童话摆上结局的台面

真相藏在隐秘的角落

《隐秘的角落》剧组并没有给出关于大结局的官方解读,但剧里剧外的彩蛋花絮,无一不暗含线索,导演辛爽说:“如果我告诉你了,这个事就特别无聊,会剥夺观众的乐趣。”

要读懂剧里的暗示,不妨结合一下原著《坏小孩》的结局:

原著中的大Boss不是张东升,而是朱朝阳。


朱朝阳不仅把同父异母的妹妹朱晶晶推下了楼,还拿着视频威胁杀人犯张东升,让他帮自己杀死了父亲和小三,并间接导致了普普和严良的死亡。最后,朱朝阳伪造了一本日记给警察看,在日记中洗白自己,把所有罪行都推给了死无对证的普普和严良。

朱朝阳在短时间内写出了整整大半年的日记,显然,这日记不是给他自己看的,而是留给警察看的。写日记的那本笔记本显得很旧,大概是朱朝阳拿了几年前的笔记本写的,他成绩这么好,每年都会奖励本子吧。用旧本子写日记,更能显得日记像是写了很久的样子。只不过这孩子不知道,字迹能够鉴定出大致的书写时间,虽然做不到精确,但足够了。

豆瓣、微博、贴吧的列文虎克们纷纷上线,对照原著和结局逐帧拉片,挖掘到了不少剧中隐藏的彩蛋和暗示,并得出推论:

这个结局,很可能是朱朝阳一手编造的童话日记。

最明显的暗示就是片头的动画:“隐秘的角落”几个字被涂涂改改,暗示日记曾经被朱朝阳修改过;一开始在逃跑的三个小孩,到最后却只剩下一个,暗示普普和严良已经死亡。


普普死了吗?

在剧版结局中,杀人犯张东升亲口告诉严良,哮喘发作的普普已经及时被送到了医院;然而在官方花絮中,却有一段张东升流着泪、吃3份儿童套餐的场景——

在这之前,张东升带着普普在麦当劳点儿童套餐,普普想要不同的玩具,张东升承诺下次再带她来点3份,这样每个玩具都能拿到了。然而最后张东升独自前来,这暗示着在普普哮喘发作的时候,张东升可能选择了见死不救,导致了她的死亡。


严良死了吗?

剧版结局中,严良在最后的渔船大决战掉进了海里,但被退休警官老陈及时救回,最后说出所有真相,立志考个警察。

然而,结尾有一段严良去学校大礼堂找朱朝阳的情景,周围的人都对他视若无睹,只有朱朝阳能够看见他,气氛有些诡异;从仅有的一个被打破的逃生通风口来看,严良也极有可能在水产厂救人时就被烧死了,逃出来的只有朱朝阳,而退休的警官老陈也因为失血过多,死在了去救他的路上。


除了结局之外,剧中有不少场景还呈现出了两个版本,无时无刻不在暗示着童话与真相两条线:

爸爸怀疑朱朝阳把妹妹朱晶晶推下了楼,在聊天时偷偷录音留证,被朱朝阳发现。一个版本里,爸爸不知道朱朝阳发现了录音,在家里听录音的时候愧疚地删了自己一巴掌;而在11集末尾的彩蛋里,爸爸在家里听录音时,听到了朱朝阳拉开拉链的声音,明白儿子已经发现了录音。

在最后的渔船大决战中,朱朝阳打电话的同一个镜头出现了两次:不过一次是打给张东升,引导他与严良碰面;另一次是打电话给叶警官报警。

最后的结局也出现了两次:一次是暑期结束,新学期开始了,严良到大礼堂找朱朝阳;一次是暑期结束,新学期开始了,朱朝阳打开了普普死前写给他的信。


随着这封信的打开,朱晶晶坠楼当天的画面也出现了第二个版本:

第3集朱晶晶坠楼时,普普说的是“她掉下去了”;而大结局朱朝阳回忆的画面中,普普说的却是“她要掉下去了”——

豆友@吴旻翰 通过分析朱晶晶坠楼当天的上课铃声,推测她并不是马上坠楼的,在死前挂在窗外至少有1分钟。原著作者紫金陈也确认最后窗户外的镜头被删减了——这说明朱朝阳很可能选择了见死不救,甚至是推了一把。


还有不少唇语十级学者发现了剧中人物口型与台词不一,比如豆友@已注销 就发现张东升在死前对朱朝阳说的最后一句话,口型是“高手啊”,结果字幕显示的却是“你可以相信童话”。


“结局有很多暗示,有些故事真相的暗示被发现了,只能忍痛割爱,您可以琢磨一下结局,真相并不是看到的这样。”

电视剧的彩蛋让人感到惊喜,而在童话与真相之间寻找暗示和线索,也让不少推理迷感到久违的满足。剧版和原著,呈现两种迥然不同的结局,是导演的“不得已而为之”,还是“讨巧的取舍”?


精彩的改编,大家好才是真的好。/@紫金陈

国产影视生存指南:

改改改,删删删,减减减

《隐秘的角落》改编得着实精彩,但是也有不少原著粉感到惋惜,认为改编后的剧情没有呈现出原著想表达的人性之恶。

而少数观众也对双版本的结局感到不解:为什么不直接把暗黑版结局拍出来,而是在细节中埋藏各种晦涩的暗示呢?

可以说既是为了过审,也不是为了过审。

从这个角度来说,创作团队采取双版本结局的设计情有可原。

《隐秘的角落》中,的确有不少已经拍好的镜头后来遭到了删减:比如张东升一个人吃儿童套餐的场景,再比如最后坠楼事件中窗外的情况。

但看过原著的人会发现,原著中绝大部分情节和人设,剧版的创作团队根本没有采用,而是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编。


原著《坏小孩》,其实是全员恶人。/坏小孩

《隐秘的角落》改编自推理作家紫金陈的作品《坏小孩》。紫金陈在采访中承认,朱朝阳的人物原型就是他自己(除去犯罪部分)。不过,由于当时的“写作技巧不太成熟”,某些地方用力过度,“作品的整体基调阴郁暗黑”。

原著中的人物设定可没有剧中那么美好,几乎到了全员恶人的地步:

班里考第二名的叶驰敏,因为嫉妒张朝阳成绩比自己好,经常设计陷害他;朱朝阳的父亲独宠女儿,对儿子没有丝毫愧疚之情;杀人犯张东升从来没对三个小孩动过恻隐之心;三个小孩也各有各的阴暗面,睚眦必报。

普普道:“朝阳哥哥,那个大婊子是大人,我们没办法,小婊子你知道是哪个学校的吗?”“不知道,只知道读小学二年级。”“如果知道哪个学校就好办了,下次我们去学校打她一顿,替你出气!”丁浩(剧中的严良)连忙道:“好办法,我想好了,到时你不要露面,只要告诉我哪个是她,我一把抱着她扔到垃圾桶里,再盖上盖子,哈哈,到时有的她哭了吧。”朱朝阳听了他的“计谋”,仿佛眼前就出现了小婊子被人扔进垃圾桶哇哇大哭的模样,瞬间被逗得哈哈大笑。普普冷笑一声:“这就够了?最好是把她衣服脱光,把衣服扔进厕所大便堆里。”她脸上露出怨毒的表情。朱朝阳微微吃惊地看着她,没想到一个比他还小两岁的小女孩,主意更毒辣,不过如果真能那样,一定很酷。

以未成年人为主角的视角,也呈现出了未成年人的阴暗面:敲诈勒索、校园欺凌、教唆杀人等违法犯罪行为,在小说里都有发生。

“孩子犯罪总不会被枪毙的。”朱朝阳痴痴地重复了一句,出了会儿神,随即突然从地上跳起来,奔到书架前,从一大叠的教科书中,抽出了那本《社会政治》,匆匆翻到记忆中的那一页,几经确认,他转身看着普普,激动地一把抓住她,“我没到十四周岁,我没到十四周岁!”普普不解道:“那又怎么样?”朱朝阳连声道:“未满十四周岁是无刑事能力的,我不用承担刑事责任!”丁浩(剧中的严良)从游戏中回过神,转头问:“什么意思?”“就是即便警察发现是我干的,也没事,到明年一月份我才满十四周岁,现在未满十四周岁,犯罪了没事!”丁浩不相信地摇摇头,自己算了一下,道:“我还有四个月才十四周岁,普普更要过两年,照你这么说,我们去街上杀人都没关系呀。”“反正不会坐牢,听说会进少教所。”丁浩不解问:“进少教所跟坐牢有什么区别?”“不太清楚,反正不会坐牢。进少教所的话,好像也是接受义务教育,到十八周岁就能出来了。”“那就是和我们在孤儿院里是一样的咯?”“这我就不知道了,”朱朝阳表情透着一股久违的轻松,“不管怎么样,总之不会承担刑事责任。”普普笑了笑:“看吧,最坏结果无非是到少教所待几年,你大可以放轻松点。”

当然,一些画面拍不出来,也是作者的文风使然。

“你们班那位朱朝阳考几分?”她在她爸面前根本不敢撒谎,只好如实交代:“他……他考满分。”叶军忍不住道:“你怎么也不能差别人这么多吧?”叶驰敏停顿一下,过了几秒,眼泪就如兰州拉面般滚了出来。

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这都确实不像一部是能过审的作品。

不过,创作团队选择改编,主要原因根本不在“过审”。


导演辛爽。/@辛爽

导演辛爽在采访中提到,即使没有审查制度,自己也不想呈现纯粹的恶。

比起拍一部暗黑系列的爽剧,《隐秘的角落》更想为观众剖析案件背后的家庭、人物情感与成长轨迹:

“就好比夜里紫金陈在地上泼了一摊水,他在水旁看到了月亮倒影,我在更远的视角看到的是星星,观众看到的却有可能是UFO。”

作为一部推理作品,《坏小孩》的故事框架十分出色,但人物的设定并不饱满:原著中的主角们,都是非善即恶的纸片人,人物形象过于单薄。

而创作团队经过经两年的筹备与改编,最终呈现出了丰满、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给观众带来了更大的惊喜。

《隐秘的角落》在“过审”与“过人”间进行了巧妙的权衡取舍,做出了漂亮的选择。

这一点,不同于以往的一些影视作品。

《坏小孩》其实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白夜行》和《幻夜》这两部经典之作,作品都描绘了未成年人纯粹的恶,令人不寒而栗。

然而在国产影视中,不管是《隐秘的角落》,还是有着类似影子的《少年的你》,改编后的剧情都不难想象:主人公一定是好人,要不然就是误入歧途,并在最后浪子回头,自首伏法。

这样的剧情,显然更加“稳妥”。


国产影视,在夹缝中求生存。/ONE SECOND

它不够完美,但瑕不掩瑜

影视作品该采用分级制还是审查制,一直是个热议话题。

以美国电影分级制度为例:1868年,美国电影协会出台了电影分级制度,将电影分成几个不同的级别,并为其划分了精细的标准。观众可以根据分级标识,选择适合自己观看的电影。


我国一直采用的是审查制,近几年也在不断探索审查和分级的界限。

2017年实施的《电影产业促进法》,就提到“电影放映可能引起未成年人等观众身体或者心理不适的,应当予以提示”。同年3月上映的《金刚狼3》,成为中国内地首部具有“小学生及学龄前儿童应在家长陪同下观看”标识的电影。

但要想把审查制完全变成分级制,恐怕有难度。

2010年,国家广电总局副局长赵实在国务院新闻办的发布会上明确表示:中国目前不会采取电影分级制。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会长李少红则说:“30年来,审查制度还是有进步的。”

审查制和分级制的不同,也直接导致了两者的标准差异,比如《功夫》《战狼》《美人鱼》等电影,在美国上映时,被美国电影协会定义为R级(建议17岁以上观看)。


谁来决定我们该看什么,不该看什么?/天堂电影院

李少红说:“我觉得审查最大的问题就是不确定性,这个是最难的。国外有标准,我们上面的东西都是大原则,涵盖的面积特别广。”

为了保证作品的完整性和通过率,创作者要么圈地自萌;要么蜻蜓点水,点到即止。

前段时间有音乐节目对《易燃易爆炸》《处处吻》等歌曲进行歌词阉割,就是矫枉过正的反例。

而那些选择坚持自我的创作者们,只能在忐忑中等待判决。

可是,另一方面,影视作品拍不好,也有创作者的责任。

导演文牧野说:

“我看(韩剧)《请回答1988》里的生活,和我自己有非常强的共同性,几乎和我小时候一模一样。为什么我们就拍不出来?”

国产职业剧、校园剧有多失真就不用说了,有些作品不但不好好拍,还老想着打“审查制度”的擦边球——各种翻拍剧,蹭着大热剧集的热度,搞着“中国版XXX”的噱头,再买几个热搜博人眼球,吊起观众的胃口——点开一看,大失所望。


国产剧翻拍《羞耻》,确实让人感到羞耻。/SKAM

要知道,保守如伊朗,在严苛的审查制度之下,也能拍出《小鞋子》这样的优质电影。创作者不上心的话,烂片永远都是烂片,就算没有审查制度,它也不会变成经典——甚至可能因为要博眼球,烂上加烂。

不少影视作品没有给观众选择的余地,直接给观众呈现了一个“不出错”的结局。而《隐秘的角落》让观众看到了两个不同的版本,童话与真相,观众可以选择自己想相信的那一个。

所以我想说,《隐秘的角落》真的交了一份很好的答卷,它在有限制的范围内,把剧情、人物、服化道各方面都做到了难得的高分,媒体人@秦小婉 评价它:“哪怕戴着镣铐跳舞,也能够跳得体面。”

即使它不够完美,也瑕不掩瑜。


贯穿全剧的笛卡尔也有两个版本,一个是百岁山爱情故事,一个是被爱人背叛的惨剧。/隐秘的角落

说到底,观众不是温室里的花朵,不需要别人为他们做主、阉割他们的观感。一部剧拍出来,该骂骂,该夸夸,是好是坏、孰是孰非,观众心中自有判断。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4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