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正文

一会儿鼓励养,一会儿全埋掉,养殖户真的被坑惨了︱原创

huazhu 财经 2020-06-27 03:22:33 11 0

不由分说全埋掉,谁还敢干养殖业?/图虫创意 挖个深坑,一筐一筐地倒进动物,撒上石灰,挖掘机轰隆驶过,将近6000公斤的养殖野生动物,在湖北咸宁被“无公害填埋处理”。

湖北咸宁,竹鼠等养殖野生动物的填埋现场。/@每日经济新闻 疫情之后,禁野令紧急发下,从事野生动物养殖的人家在“不能杀、不能卖、不能吃”的通知中忐忑等待数月,终于等到了一份明确的禁食名录。 遗憾的是,跟轰轰烈烈的禁野形势相比,那份千呼万唤的白名单显得短小精悍。不在白名单之内的动物,即使同时也不在黑名单之内,都同样面临着被处理的命运。
漫长等待之后,竹鼠养殖迎来最终宣判。/@我们视频 野生动物养殖产业规模庞大。中国工程院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我国野生动物养殖产业的专、兼职从业者在2016年已有1400多万人,创造产值5206多亿元,“已经成为国民经济中最具发展活力和后劲的重要产业之一”。这曾是给无数农民带来希望的朝阳行业。 不到四年时间,他们当初费时费力申请到的养殖许可证,在禁野令下已经什么也不是了。 湖北、广西、广东……各地都在进行野生动物养殖产业的清退行动。竹鼠究竟会不会传播病毒,这个还没有证明的问题,已经不重要了。 有人在活埋竹鼠的时候哭泣,“几十年的付出就这么活埋了”;有人还没等到统一行动,就因为禁令下难以负荷每天喂养的资金,而自己放弃了挣扎。
一位养殖者正在把竹鼠拎出来,统一放入桶中运去填埋。/@梨视频 养殖的动物为什么还算野生动物?如此大规模处理,是补偿型收购,还是直接没收?这些手持有效养殖许可的养殖户,是否拿到补偿?拿到多少?他们接下来又该何去何从? 在急于展现禁野令成果的新闻报道中,这些问题鲜有答案。被活埋的不只是动物,或许还有很多人的生计与未来。 从蜜蜂到竹鼠, 养殖行业的至暗时刻 深冬一声惊雷,从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炸响,迅速波及全国各地。 2月13日,45岁的养蜂人刘德成在云南自杀。他的176箱蜜蜂,因为封路无法转场、饲料糖运不进来,大批大批死去。其父认为,巨额亏损是儿子走上绝路的原因。 在他死后两天,养殖行业终于等来了加快养殖业复工复产、将“转场蜜蜂”纳入生活必需品应急运输保障范围等通知。
疫情之下,民生多艰,养殖野生动物的人,更是从一开始就走在钢丝上,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没有了像养蜂人那样等来一条“绿色通道”的机会。 这次在湖北咸宁被填埋的动物包括竹鼠、豪猪、蛇类,其中,网友们最熟悉的大概是竹鼠。2018年,《吃竹鼠的一百种理由》走红,视频中的竹鼠养殖户华农兄弟也随之成为网络红人。 刚传出“病毒或许与竹鼠等动物相关”的消息时,许多网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华农兄弟。
竹鼠爱吃素,跟熊猫一样喜欢啃竹子。禁野令后,华农兄弟的视频里再也没有竹鼠,而变成了挖竹笋、烧野菜。 2017年,中国工程院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竹鼠养殖行业的从业人员在2016年就已有6.5万人,年产值高达9.6亿元,是食用野生动物养殖(兽类)中最大规模的。 在这场灭顶之灾中,最大规模的竹鼠养殖,也最先被推上刑台。 1月20日,“新冠病毒可能来源于竹鼠、獾类”的新闻轰动全国,一夜之间,这种长得可爱、还很好吃的网红动物,就从人人点赞变成了人人喊杀。 中国新闻周刊的一则报道中提到这样一个细节:腊月底,广西的一位村民刚卖完最后一批商品鼠,给自己家的养殖场贴上了“鼠年养鼠鼠富农,农民务农农兴旺”的春联。但第二天,林业局的人就上门通知,“竹鼠不能卖不能吃”,连养殖场也不允许随意进出。 鼠年不能再养鼠了。
广西的竹鼠养殖产业一度十分发达。/@我们视频 广西是竹鼠养殖大省,光桂林一市的养殖户就有1万户,他们养殖的竹鼠数量约有100万只。 6月16日,广西明确了此次处理养殖野生动物的补偿标准,竹鼠每只180元,果子狸则是1000元。当地养殖户表示,这个标准能够覆盖买苗和喂养的成本,至于厂房建设、水电人力等花费,则只能靠自己来填。 血亏在1月底就已经注定,不管补偿条款如何,养殖户还是因它终于明确而松了一口气。“我们计划还是响应政府号召,政府让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梁先生养殖场里的三万多只竹鼠正在等待处理。/@我们视频 5月,广东韶关的肖先生记录下自己养殖生涯的最后一刻:“2020年5月18日。全部处理完了。从此告别养殖路。” 肖先生表示,十几家养殖户,已经处理了大概两万只竹鼠。在当地,竹鼠的价格在八九十元一斤,批发量大,也可能五六十元。一只成年竹鼠的体重可以达到2-3千克,按照2千克重、50元批发的低标准来算,韶关这一个小县城就活埋了400万元。 两万多只竹鼠已经消杀完毕,肖先生并没有收到之前被承诺过的补偿款。在澎湃新闻的报道中,韶关林业局的工作人员表示:“赔偿的资金还在跟财政局那边沟通,具体时间我现在也不确定。”
画面中,装袋入坑的活鼠还在拱动。/澎湃视频 养和埋,都由不得自己 全国人大代表周洪宇曾谈过野生动物养殖补偿的问题,他认为,对养殖户的补偿涉及到各地政府的财力问题,很难统一标准,只能因地制宜。“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是必须要做的。政府如果在这个方面无所作为,这个恐怕是不合适的。”
周洪宇代表建议要从实际出发,对养殖户进行补偿。/新京报 目前可以看到的,不少地方的补偿标准已经迅速“因地制宜”了。但如何从实际情况出发,确定补偿的落地,去处理养殖户的动物、为养殖户提供其他的工作机会或是其他技能的培训,仍是一片整齐的白卷。
因各地方经济状况、产业状况都存在差异,各地的补偿标准也并不相同。湖南省的补偿标准中,竹鼠每公斤75元。/湖南省政府网站 这些年来,野生动物养殖一度处在政策风口上。竹鼠、蛇、豪猪,这些如今被活埋处理的养殖动物,曾经也是频频登上央视、被各地政府大力推广的致富明星。 就在去年7月,因竹鼠养殖(和食用)而闻名网络的华农兄弟,还入围了第十届“全国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
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的《竹鼠养殖技术》,封面还特意标有“农家致富丛书”。 跟种地或传统畜牧业比起来,养殖的收益更高;跟漂泊务工比起来,回家养殖创业,对安土重迁的中国农民也显然更有吸引力。 我国的野生动物养殖产业始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真正成型则是上世纪90年代以后。建国之初,特殊的经济环境下,鼓励狩猎和毛皮产品出口,但也造成了生态、物种的恢复压力。随后,“关于创办野生动物饲养业”的指示下达,这才开启了野生动物养殖产业的大幕。 到上世纪末,经济改革大势所趋,“下岗”“三农”等问题亟待解决,野生动物养殖正逢其时,成为产业转型、解决就业、脱贫致富的好选择。竹鼠因为长得快、销路好、成本低,一直是养殖扶贫项目中的明星选手。
在2020年1月20日之前,竹鼠养殖是常见的、重要的扶贫项目。/云南德宏州盈江县政府网站 去年10月,江西崇义县还在开展竹鼠养殖培训,免费为农民传授养殖技术。有的养殖户希望靠竹鼠脱贫,借钱、贷款凑够了购买鼠苗、置办场地的钱。 但几个月后,一纸禁令下来,这些曾经大力扶持的养殖项目都戛然而止。据江西日报报道,政府“对配合处置并有人工繁育许可证和经营利用许可证的养殖户进行补偿,标准为每只42元”。
北京大学保护生物学教授吕植曾就养殖户养殖许可撤销、销毁等问题提出了一些建议。 野不野生,到底怎么算 在填埋竹鼠的新闻视频之下,不少网友在评论区质疑:为什么养殖的竹鼠还算是野生动物?
野生动物的概念,其实并不清晰。一般来说,人们印象中的野生动物,就是指生活在野外、没有人为驯养的动物,因此,“野生动物乐园”“野生动物养殖”一类的名词,听起来总觉得矛盾。 何谓“野生”?都是人为饲养的,怎么还能叫“野生”呢? 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中规定保护的野生动物,是指“珍贵、濒危的陆生及水生野生动物,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但这一规定其实并不能让人们清晰地判断动物野生与否。 以竹鼠为例,养殖历史几十年,技术基本成熟,普及程度挺高,消费者“吃也吃习惯了”,但为什么还算作“野生动物”?有学者认为,竹鼠的驯养时间太短,还不足以使养殖竹鼠与野生竹鼠产生显著的区隔。简单理解,就是养殖了几十年的竹鼠,算不上被驯养的“家畜”,其本质上还是野生动物。 但这些划分并没有形成统一、广泛的认知,无论是对野生动物保护事业,还是野生动物养殖整个产业的发展而言,都会给制度规范、产业推广等方面增设障碍。今年两会上,周洪宇也就野生动物的定义问题提交了相关议案,建议能够明确“野生动物”的概念、内涵与外延。
周洪宇提案中还有另一个引人深思的点,他建议将《野生动物保护法》改为《野生动物保护与管理法》,因为“从法律内容来看,以及从我们实际工作来看,很显然野生动物保护和管理有直接的关系”。 只知强行保护而不懂管理,或者只会粗暴管理而不明白保护的现象,在实际操作中十分常见,每每引起热议的流浪猫狗就是其中一个例子,要么随意喂养,不顾对生态和安全的影响,要么是动不动就扑杀、药杀,挑战动物伦理。 养殖、贸易、旅游、医药、加工制造,野生动物产业方向有很多,不过,眼下人们最关心也最害怕的,就是食用。滥食野生动物,本身也是个管理问题。野生动物究竟能不能吃?如果养殖竹鼠算是野生动物的话,它当然能吃。
吃野味这事儿吧,想想其实挺返祖的。/《疯狂原始人》 中国餐桌的野味文化由来已久,就算竹鼠长得像兔子,但戴着野生的帽子,就能比兔子更有吃头。真正野生的动物,生活在弱肉强食的环境中,浑身硬骨头,几乎不可能有几两好吃的肉。人们对于祖先们丛林狩猎的生活怀有一种浪漫想象,现代社会对所谓天然的追崇,在某种程度上也加深了对野味的迷信。 从管理角度出发,要解决滥食野生动物问题,首先要做的是破除迷信、普及常识。竹鼠养殖也是管理长期缺位的受害方,有了技术、政策和蓬勃的市场,可食用的检疫标准和方法迟迟跟不上,到了紧要关头,只能一刀切全面禁养。
运动狩猎、观赏旅游等野生动物产业,其实还有很大发展空间。/《还珠格格》 更关键的问题是,以保护为名的禁养,真的能起到保护的作用吗?上述报告中提到的另一个事实是,“没有一种主要的非法贸易,可以通过执法禁止,比如毒品和武器。” 想让人类和野生动物保持距离,要么让人对它们完全失去兴趣,要么就只能提高犯罪成本,削减犯罪的获利空间。 第一种方式任重道远,而人工养殖野生动物,其实正是第二种方式的体现。 《中国野生动物养殖产业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报告》中提到,我国的野生动物养殖业虽然蓬勃发展,但技术体系不够完善,管理中存在不重视疾病防控的现象,环境污染、动物福利等方面也存在着许多问题。 几年过去,这些问题没有解决,但在全面禁养的风向下,或许不用解决,而是直接消失。管理缺位,最终买单的,却是那些满怀着希望、一砖一瓦盖起养殖场的人。
华农兄弟的竹鼠,不会再中暑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1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