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性正文

为了33岁退休而去结扎,这届社畜有多讨厌上班

huazhu 女性 2020-08-03 12:34:32 47 0

“听说刚刚蚂蚁整层楼欢呼,是财富自由的声音。”


蚂蚁集团上市消息公布后,一张聊天截图传开来,引来“柠檬精”无数。据了解,蚂蚁P7员工平均持股在3万至4万股,身家能上千万。初期加入的老员工,部分已实现财务自由。


中国互联网飞速发展,不断制造财富神话。与此同时,控诉加班的喊声也一浪接着一浪。年轻人被加班困在格子间里,日夜忧虑身体随时垮掉。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向往悠闲的生活,自称“退休预备员”,将“提前退休”列为自己的梦想。较早前,“中国年轻人想早退休”还上过热搜。


如果没赶上公司上市,也没几栋楼收租,那么,拿什么去退休?


一小群年轻人给出的答案是:FIRE。




存钱,不必永远工作


台湾青年陈韦廷今年33岁,退休近半年了。他曾做过10年的电话客服,每天回答千篇一律的问题,月薪不过5万台币(约1.1万人民币),略低于2018年台湾平均月薪水平。


工资虽不多,但他自学理财。凭借近10年的股票投资,如今每月的股息收入已大于生活支出。他掐指一算,可以退休了。


退休第二天,他把联系人列表中的同事和客户全部删掉。等疫情过去后,他计划去医院做结扎。“如果有小孩,我可能要工作到65岁。”他说。


在北京互联网工作的江大湖和妻子,也想着早点退休。他俩30岁出头,没有技术傍身,每天一睁眼就担心“35岁被替代”。


几年前,他们在北京郊区买了两套房,之后主动消费降级,把苹果手机换成一两千元的安卓机,还卸载了众多购物APP。通过投资和存钱,他们梦想在7年后退休。



省钱之余,顺手拯救地球。/《凪的新生活》截屏


在FIRE族眼里,五六十岁退休太晚了,最好能够提前二三十年。于是,他们很早就开始为退休攒钱。


麻省理工学院学者威廉·班根,通过研究美国过去75年股市和退休案例后,提出了“ 4% 原则”:一个人只要赚够一年开销的25倍,未来每年提取不超过本金比例的4%,即可离开正职工作,靠复利收益来生活。


举个例子,一个年轻人一年的生活开销是6万元,那么他只要赚够150元的退休金,并争取每年4%左右的投资回报,就可以提前退休。



国外网站有“退休计算器”。只要输入岁数、存款、年薪和支出等,在投资回报率稳定下,就可估算你的退休年龄。/ playing with fire


比起遥远的财务自由,FIRE的理念听着更接地气,就是“存钱,不必永远工作”。


FIRE运动最初的追随者是美国 IT 工程师和金融精英。他们有计划地逃离吸食灵魂的工作,向往自由的人生。


如今,这股潮流漂洋过海,来到了中国。


勒紧口袋,驯服物欲,这一届年轻人正在尝试不一样的生活。



节俭≠小气抠门


今年初,中华大地笼罩在疫情之下。突如其来的财务打击,迫使人们重新思考自己的消费习惯。


豆瓣上的“FIRE生活”小组,在今年4月创建,短短几个星期就聚集了9000多名组员。大家积极运用FIRE的理念来开源节流,希望从“出卖时间换金钱的工作”里脱身。



豆瓣上的“FIRE生活”小组。


小组的帖子标题上,明确写着目标退休年龄。有应届生还在待业状态就立下“35岁退休”的flag,有上班族在犹豫32岁退休是否合适,也有北漂小两口筹算着搬到三四线城市生活。


除了目标,还有各种省钱的flag:“挑战一年不买新衣服”、“挑战个人月开销不过800”等。他们坚持进超市只买打折商品,能走路到的地方就不坐车,减少外出就餐,在家看电影等。



人肉比价机器,拆穿商家的打折伎俩。/《昨日的美食》截屏


有组员将每月存下收入的50%,当作一门新的爱好,还有组员把小组当作“树洞”,老实交代自己购买了6万多的健身课程后却没去过几天。


“时刻思考自己的消费行为”,是组长吴蔻搭建这个小组的目的,也是他所喜欢的生活方式。


“如果能保持对财务的规划和复盘能力,很多低效内容都可以被强大的内心判断力自动过滤掉,留下你认同和喜欢的部分……身心愉悦感也会极大增强。”吴蔻反思道。


巧合的是,FIRE运动在美国流行时也跟经济大环境有关。2008年金融海啸卷走了很多美国人的安全感。年轻人重新思考人与钱的关系,翻出1992年出版的老书《你的钱还是你的命》,学习节俭的美德。



恐惧成了人们购买的主要动机。/BBC《无节制消费的元凶》截屏


书中有一个经典例子,来告诫“剁手党”要理性消费:如果你每天赚300块,想买一双100块的鞋子,你要问问自己:“买这双鞋子,要花费我一天的1/3,值得吗?”


这个例子后来发展成FIRE的一条省钱原则:买一件东西前,把价格换算成生命时间。


FIRE运动,看着像是一个省钱的训练,但更深层的却是对心灵的训练,对消费主义的叛逃,在恐惧和消费之间建立防火墙。



早退休≠混吃等死


提起退休生活,大家很容易联想到睡到自然醒,整天无所事事。但FIRE运动的追随者并非这样想的。


美国FIRE族退休后有的会去快餐店、咖啡馆里做兼职,这既能得到社保,又能维持社会联系。到了中国,FIRE选择更多元。像是江大湖和他的妻子,则希望退休后参与公益活动,运用互联网知识帮助更多人。



不一样的眼界,经历不一样的人生。/《我,到点下班》


杭州女孩静茜,30岁不到,还没攒够25倍生活费,就已“退休”1年多了。哪怕没有奢华的包包,没有热门的口红,她也感到很快乐,因为时间和精力都花在自己喜欢的汉服设计和拍摄上。


在完成FIRE目标后,许多人重燃生活的热情,学习木工、装修、画画、园艺、写作……他们还在工作,只是不再像轮子里的小白鼠,秃头狂奔在996里。


梭罗所写的《瓦尔登湖》常被视为FIRE理念的发源地之一。


书中写道:“劳动的人没得闲暇休息,使身体得以日渐复原,他无法保持最洒脱的人际关系,他的劳动到了市场上就不免贬值。他除了做一台机器以外,哪儿有空去干别的什么。”


无论是蒸汽时代,还是5G时代,工作都不该是生活的全部。FIRE,这一种自我解雇的生活方式,给生命添了一把火,企图烧掉超负荷工作的枷锁。



社畜沦为了工作的附属。/微博



FIRE也有bugs


2020年,是一个“活久见”的年份。“不确定”深深刻印在众人的生活中。擅长精打细算的FIRE族也不例外。


撇开4% 原则的普适性和经济体之间的通胀差异,漫漫人生还会有花大钱的意外时刻。


美国人Sam,34岁提前退休,开了一个理财网站,教人们如何筹备退休金。可是,“退休”7年后,他顶着网友的嘲讽,重新开始全职工作。


这都因为他当爸爸了,突然增加了孩子教育的开销,大大超出了4% 的预期。更糟糕的是,他还想生二胎。


放在国内外,“吞金两脚兽”都并非浪得虚名。



养娃不易,寰宇相同。/豆瓣


有人因开启育儿“盲盒”而啪啪打脸,有人离开职场才发现工作的价值,甚至转投到“终身工作”的门下。


“提前退休”本来是FIRE族的人生目标,一旦目标达成后,部分人却陷入迷惘。美国退休人员协会采访了3900名退休人士,其中13%的受访者希望继续工作,或者正在找工作。


那些看似悠闲的退休人士,留恋着职业带来的身份认同感、团队协作的氛围以及各种公司福利。


在“FIRE生活”小组里,有组员30 出头基本实现财务独立,除了非洲南北极其它地方都走遍了。进入人人羡慕的退休状态时,他却发出灵魂拷问“接下来该干嘛”。


工作和退休就像一座围城,加班狗羡慕退休人士的悠闲,退休人士想念办公室的热闹。


FIRE会不会成为年轻人的生活法则,或只是一时潮流,也还待观察。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47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