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正文

“点赞APP”黑色产业之下,遍地炮灰

huazhu 财经 2020-09-18 14:22:01 42 0

文 马路天使


“休闲暴富”的梦想,从来没有离得这么近过。


近两年来,互联网上出现了一种声称“躺着挣钱不是梦”、“2020年最火爆赚钱模式”的职业——点赞员。当然,你也可以这么理解,所谓点赞员,就是我们所熟知的“水军”。


提供这些职业的,是大量同质化的点赞APP。


这些APP宣称,你只需下载各大短视频APP,观看并点赞几十秒视频,就可以获得一笔相当可观的佣金。


这份工作,内容简单到连三岁小孩都可以完成——只要动动手指刷刷手机就能挣钱,看起来的确是一桩休闲又好赚的买卖。


只不过,近来,不断有报道指出不少点赞APP突然人间蒸发。等点赞员们恍然大悟,充值会员的钱也跟着消失了。



长春一女子当点赞员被骗了三千。/新闻眼


我不相信天上能掉馅饼,可万一有呢?


"2020最火的赚钱模式,用碎片时间边刷视频边点赞即可赚钱,点赞2.0元/条,月入过万不是问题。"


去年,高中生小雷在某游戏群里看到了这条消息,内心燃起了赚钱的小火花,忍不住添加了联系方式里的QQ。之后,小雷又被拉进了另一个名为“点赞秒赚事业”的QQ群。根据群公告的指引,他下载了一个点赞APP。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在家带娃的妈妈米诺在朋友的推荐下载了一款类似的APP,成为了一名点赞员。


这两款APP 看起来差别不大,整个界面都弥漫着一股“这个APP遍地都有钱掉落,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的氛围。



此类APP恨不得把钱直接贴在上面。


红红火火、简单粗暴的页面设计是类似APP最大的视觉特点之一,里面遍布着“快速赚钱”、“马上提现”等刺激人眼球的任务按钮,随时等待着点赞员们去触发。


这些按钮,总是在你面前快速跳动。如果你不理,没关系,过会儿就会有弹窗跳出。这些弹窗上面往往写着“别人已经领取了多少佣金”等提示语,来提醒你在这里赚钱到底有多容易。


除此之外,类似的软件里都有一个“赚钱排行榜”。一点开来,是各种数字的刺激。像是米诺使用的那款软件,排名靠钱的用户,当天的收入至少有三位数。这些数字不断刺激着小雷和米诺的神经。



赚钱排行榜时不时在提醒着:看,别人又赚了多少钱!


一开始,小雷和米诺都有同样的顾虑,“哪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转而很快就会想,“万一有呢?不如先试试看?”


按照APP上一步步的操作指引,小雷和米诺分别看了几十秒的视频,并且点下了小红心,果然APP就提示有1.8元到账。赚钱这么容易的吗?这时候,他们又快速刷了几个视频。


正当小雷要提现试试的时候,他才发现,没那么简单,提现还得成为会员才行,而成为会员则需要投入至少188块钱。


米诺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当小雷气急败坏地把点赞APP删掉,结束点赞员之旅的时候,有一部分“点赞员”却像米诺一样犹豫了起来。



在这一步选择删除APP的小雷及时止损了。


她点开会员宣传页面,发现会员除了“提现”功能,还有其他权益。最主要的权益体现在:非会员以及不同等级的会员,刷单赚钱的单价、数量、以及提现的速度都不一样:


非会员一天3单共5.7元;白银会员(199元)一天可刷8单,共15.2元;黄金会员(499元)一天可刷20单,共38元;钻石会员(999元)一天可刷40单,共76元;黑钻会员(2199元)一天可刷88单,共167.2元。


白银会员每4天可以提现一次;黄金会员每2天提现一次,钻石会员及以上每天都可提现。


除此之外,会员还有首充奖励、提现翻倍卡等活动,会员等级越高,奖励越大。


权衡之下,米诺咬咬牙选择了最便宜的白银会员——投入了第一个199元,但回本之后,她开始赌得更大,花999元买了钻石会员。



在赚钱面前,人很容易失去理智。/图虫创意


你想赚钱


他们想的是如何掏空你的钱包


然而,当钻石会员回本的时间还没到,米诺就开始发现了事情不对劲了。


有好几次它一打开点赞APP,就发现整个页面空白,提示正在“系统维护中”。正当她向朋友问情况的时候,才发现朋友也正在焦头烂额。


这时候她才回过神来,自己和朋友怕不是都被骗了——被骗的数额已经超过了4000元。


当时,在花999元充完钻石会员之后,米诺还被平台上“邀请朋友加入会员得佣金”的活动吸引了。



几乎每个做任务的平台都有邀请下线的功能。


但是她并没有真的邀请了朋友,而是拿着老公以及父母的手机,分别注册了另外三个账号,并用自己的钱充值了三个钻石会员,连同之前的费用,总共花费了4195元。


类似这类的平台,一般都会打出"加入会员,轻松躺赚"的口号。而在用户成功花钱成为新会员之后,平台则进一步鼓励用户邀请朋友发展下线。拉进来的新人所充值的会员等级越高,老会员的提成就越多。米诺一时被这样的机制冲昏了头脑。


回忆当初一步步入坑的细节,米诺想起了当时群里有人问这款软件运营多久了,管理员回复:“两年了,绝对正规。”随后抛出了一张简陋的营业证书。


紧接着另一位群成员发来了“今天有赚了上百块钱”的消息,并附上了截图,结果关于资质的问题也就不了了之。


后知后觉的米诺这才发现,这款软件是经过第三方下载的,根本找不到公司,更不用说营业执照了。



点赞做任务平台“抖加”APP流出的所谓“营业执照”,涉及造假。


和米诺一样被骗的点赞员,其实并不在少数。


据媒体报道,今年2月,长春金女士曾通过兼职群广告下载了点赞赚钱APP“明日之星”,自2月18日起陆续在该APP上购买了近4000元的会员卡。3月4日,“明日之星”突然在群中称公司服务器遭受黑客攻击,并在随后解散了所有做任务的群,完成"跑路"。


今年6月,河北张先生在朋友介绍下,下载了一款名为“爱分享”的APP。听到对方说充值越多,收益回报越大后,张先生便陆续充值了三笔总金额达4万元的款项。没过多久,"爱分享"也跑路了。



一场以赚钱名义骗钱的游戏。/图虫创意


对此,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闫创表示,国务院2005年就曾出台《禁止传销条例》,禁止通过发展下线,设置层级等行为来牟利。点赞员通过发展下线提成,这种行为其实一种传销,只不过方式不同而已。


对传销嗤之以鼻的米诺,万万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掉进了一个披着新外衣的传销天坑。


暴富梦喧嚣


骗局不止


其实,这是米诺当家庭主妇的第6年,她没有工作,于是每天的作息总围绕着孩子和家庭——几乎没有经济来源的处境,让她颇有些焦虑。


当初之所以入了点赞员的坑,无非是想用空余时间快速赚钱,“在家里好歹有点经济底气”。


而这也是所有点赞APP瞅准的人性弱点——几乎所有的点赞APP的宣传套路,都针对学生党和家庭主妇而设计,前者有时间但没钱,想通过快速的方式为自己挣得零花钱;后者急于赚钱补贴家庭,巩固自己的家庭地位。



所有软件都打着休闲赚钱的旗号。/东坡下载


于是,在点赞员的群里,你可以看到一种努力挣钱、发家致富的氛围。


像米诺所在的点赞群里,每天都会有人发出平台转账交易成功的截图,还有群友表示会和大家一起努力成长、赚钱。


群管理员也总分享各种暴富鸡汤。比如股神巴菲特的名言就经常出现:"一旦你有了省钱的脑子,就不会有精力培养一个挣钱的脑袋,所以,你穷得很稳定!他们坚信,兼职做好了收益完全可以超过主业。"


这一群人聚在一起,短暂而热烈地做着一场暴富的梦,于是即便是察觉到一丝丝不对劲,还是会说服自己赌一把:“这点小钱,在自己承受范围内,你就试试吧。”



暴富的愿望大家都有,但方法得对。/新闻眼


而正是这些极其容易被煽动的暴富梦,让这些点赞公司得以“不断跑路”,再不断卷土重来——由于这类APP开发成本并不高,这些公司很容易赚够一笔钱就跑,然后换个名字重新包装一下图标,把上次的游戏规则继续搬进来,就又是一个新的暴富工具。


截至目前,尽管各大短视频平台和有关方面已进行多轮打击,这些刷赞赚钱的APP仍旧肆无忌惮地涌现。


今年3月4日,在点赞平台“明日之星”跑路之后,就有用户在“明日之星”贴吧中发帖,“明日之星”跑路了,可以跟我做“优点”,去年十二月初的项目,现在还在运营,每天都有免费任务。可以下载看看,反正不花钱,观望一下也好。”


下一个走进暴富梦的受害者会是谁?我们不得而知,总之,没有贪念,就没有伤害。



那么首先做好自己喜欢的事情吧。/电影《蝴蝶》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4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